利来官网

  • <tr id='bpU8F1'><strong id='bpU8F1'></strong><small id='bpU8F1'></small><button id='bpU8F1'></button><li id='bpU8F1'><noscript id='bpU8F1'><big id='bpU8F1'></big><dt id='bpU8F1'></dt></noscript></li></tr><ol id='bpU8F1'><option id='bpU8F1'><table id='bpU8F1'><blockquote id='bpU8F1'><tbody id='bpU8F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pU8F1'></u><kbd id='bpU8F1'><kbd id='bpU8F1'></kbd></kbd>

    <code id='bpU8F1'><strong id='bpU8F1'></strong></code>

    <fieldset id='bpU8F1'></fieldset>
          <span id='bpU8F1'></span>

              <ins id='bpU8F1'></ins>
              <acronym id='bpU8F1'><em id='bpU8F1'></em><td id='bpU8F1'><div id='bpU8F1'></div></td></acronym><address id='bpU8F1'><big id='bpU8F1'><big id='bpU8F1'></big><legend id='bpU8F1'></legend></big></address>

              <i id='bpU8F1'><div id='bpU8F1'><ins id='bpU8F1'></ins></div></i>
              <i id='bpU8F1'></i>
            1. <dl id='bpU8F1'></dl>
              1. <blockquote id='bpU8F1'><q id='bpU8F1'><noscript id='bpU8F1'></noscript><dt id='bpU8F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pU8F1'><i id='bpU8F1'></i>

                相關詞條

                好萊塢怎樣談生意?

                在大多數情況下,買家會要求編劇寫作費用依照版權購買費的一定比例計算。盡管這是可以商榷的,但在實踐中大多會被接受...

                查看詳細譯文>>
                【試讀】莫裏康內:50年一瞬的魔幻時刻

                有一部電影因為陰錯陽差最後沒能合作,那部電影是《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導...

                查看詳細譯文>>
                構建謀殺:插入鏡頭與特寫鏡頭

                特寫鏡頭中的面孔是模糊的、可交流的、富有表現力的,它呈現了另一種緊張關系:愛普斯坦將面孔視為肌肉與軟骨的集合,...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哈內克談哈內克

                By 1905電影網2016 . 05 . 19 邁克爾·哈內克歐洲電影

                哈內克談哈內克

                因為我不是父母親帶大的。我在阿姨家長大,在鄉下的一大片農場。那是位於維也納南邊五十公裏遠的一座小城,維也納新城(Wiener Neustadt),我的電影《旅鼠》就發生在那裏。


                        您經常說,傳記不能解釋作品……

                        是的,因為我們把一部電影所提出的問題和導演的生平扯上關系,以這種方式局限問題的範圍。我們對待書也是這樣。而我,我一直都想直接在作品裏探尋、對質,而非到別處去尋找解釋。這就是為什麽我拒絕回答與生平相關的問題。沒有比聽到像"電影拍得如此陰暗的哈內克,是哪一類怪人?"這種問題更讓我惱火的。我覺得這很蠢,也不想展開這類錯誤的辯論。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會問您關於青少年時期的問題……

                        所有人都會失望的,因為我沒有一個悲慘的童年。我是個很正常的人。也許難以相信,但是真的。

                        您的父親是劇場導演和演員,母親則是演員。沈浸在藝術環境裏,應該對您有所影響……

                        其實沒有,因為我不是父母親帶大的。我在阿姨家長大,在鄉下的一大片農場。那是位於維也納南邊五十公裏遠的一座小城,維也納新城(Wiener Neustadt),我的電影《旅鼠》就發生在那裏。

                世圖出品《哈內克談哈內克》世圖出品《哈內克談哈內克》

                        不過,您阿姨喜歡音樂。難道您早年沒有被音樂氛圍影響嗎?

                        倒不完全。不過既然家裏有個音樂家,也不無▓可能。我父親是德國人,戰爭末期他直接回國,後來卻再也回不了奧地利。我母親於是和一位猶太作曲家亞歷山大·史坦布雷赫(Alexander Steinbrecher)再婚,他因為納粹迫害一度逃到英國,回到維也納後成為"樂長"(Kapellmeister),也就是城堡劇院(Burgtheater)的樂團總監。

                        您對音樂很著迷……

                        但不是因為我的家庭。更精確地說,是和音樂本身的相遇點燃了我的熱情。我還小的時候,我阿姨便希望我學鋼琴,就好像在那個年代,只要是布爾喬亞家庭的男孩都得學琴。一開始我覺得很討厭。甚至想放棄。應該說,當我練習時,我阿姨總在我身邊不斷重復說著:"錯!錯!錯!"不過有一天,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是諸聖節,我應該已經十歲了,家裏所有人都去了墓園,我不想和他們一起。我從廣播裏聽到一首曲子,覺得非常棒。播放完畢時,他們說是韓德爾的《彌賽亞》。這對我來說是個啟示,因為在此之前,我只對流行樂和暢銷歌曲有興趣。自此之後,我老是在聽古典樂,再過一陣子,應該是我十三歲時,看了一部電影《莫紮特》1,雖然很爛俗,男主角卻是很有才華的演員奧斯卡·華納(Oskar Werner)。等我從電影院回到家後,我拿出自己所有的儲蓄,跑去買了莫紮特全部的奏鳴曲樂譜。我像瘋了一樣開始練習,完全▓停不下來。我對音樂的熱情就從那時開始。

                        當然,我曾夢想成為鋼琴家。幸運的是,我的繼父常聽我練習。他譜寫的作品都▓是些類似喜歌劇的歌唱劇(Singspiele),也有藝術歌曲。他有好幾首曲子在奧地利反響熱烈,只是今天有點被遺忘了。他是個十分有教養的人,曾經是那種鋼琴天才兒童。當我開始試著編些短短的曲子(我很確定自己想寫一首彌撒曲,其實做得非常幼稚),他告訴我,願意這樣做很好,不過我最好別再想著要當作曲家。

                        所以說,您首次創作欲望和音樂有關?

                        是的。然後到了青春期,我轉向寫詩,就跟那年代的眾多青少年一樣。

                        您還記得您的靈感來源嗎?您看很多書?

                        我一直都看很多書,因為那時候還沒有電視。

                        您是個什麽樣的青少年?您喜歡生活在大自然裏嗎?

                        家族的地產在鄉下,但我們在城裏也有一棟房子,同樣是在維也納新城,我在那邊長大,因為學校都在那裏。青少年時期,我在鄉下感覺很受挫,在那裏沒什麽事好做。但我也從未覺得無聊,我一直在看書、聽音樂。和我那一代人一樣,我沒有計算機、也沒有電視。但是我們會一起做很多事,像是打乒乓球或下棋。

                        您常常運動嗎?

                        對。因為我那時有點瘦弱,父母親便詢問我們的家庭醫師,可以做些什麽幫助我發育。他建議我練劍術,我很滿意他給的這個建議。我一直練到十六七歲,劍術練得還不錯。

                        您會參加比賽嗎?

                        對,而且很喜歡。不過後來我就沒那麽多的時間了。滑雪則是另一個我很早就開始的運動,每年冬天我們都會到巴德加斯坦(Bad Gastein)滑雪。雖然可以說是奧地利布爾喬亞家庭的標準度假模式,但我滑得挺好的。我甚至在市政府舉辦的比賽得過一次獎。直到今天,我仍然熱愛滑雪。我和我太太經常去阿爾貝格(Arlberg)山區的曲爾斯村(Zürs)滑雪。

                        您在維也納▓新城有很多朋友,您常常出去玩嗎?

                        我不太記得小時候的事。不過,我大概十歲十一歲時進了一所大學校,之後都和一幫男孩一起混。那年代的學校男女不同班,要到快滿十七歲時,才在舞蹈課裏受邀接近彼此。我的家族在離維也納新城幾公裏處擁有的地產毗鄰一座湖,意謂我會在那裏度過每個夏天。鄰居孩子全是出自當地的布爾喬亞家庭,男孩女孩都有,我們全玩在一塊兒。

                        童年時您去過丹麥,那是什麽樣的機緣?

                        那是段很悲傷的記憶,我曾在討論布列松(Robert Bresson)的《驢子巴特薩》(Auhasard Balthazar)的論文裏提及1。那時戰爭剛結束,我大概五歲或六歲。當時有些戰勝國規劃了一系列課程幫助戰敗國的孩子,因為我長得瘦弱,我阿姨和我母親認為,送我去參加能幫助我。她們覺得盛產牛油的丹麥,對她們瘦小的男孩有所幫助。但是她們無法想象,將一個從未離家的五歲小孩,送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外國家庭裏代表什麽。這對我真的是一大打擊。以至於三個月後我回到家,有好幾個星期沒和任何人說話。

                        您在那裏做什麽呢?

                        什麽都沒做!人們試著和我說點德文、解釋情況,可是我覺得自己完全弄不清楚狀況。我記得有一個翹翹板,座位前有金屬的扶手桿,我一頭撞上,撞斷了一顆牙。這段寄宿期間真正留在我心裏的只有一件事:去看電影的記憶。那家電影院很長,每扇門一打開就連到馬路上,我在那裏看了一部關於非洲的電影。電影放映完,我發現自己一下子就回到大街上,天▓正下著雨,而我無法理解,我怎麽這麽快就從非洲回到了丹麥!



                本文摘自▓於《哈內克論哈內克》
                作者: [法]米歇爾·謝於塔 / 菲利普·魯耶 
                出版社: 世界圖書出版有限公司
                譯者: 袁唯 
                出版年: 2016-4
                頁數: 326
                定價: 68.00元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