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赢娱乐平台

  • <tr id='O1E7hU'><strong id='O1E7hU'></strong><small id='O1E7hU'></small><button id='O1E7hU'></button><li id='O1E7hU'><noscript id='O1E7hU'><big id='O1E7hU'></big><dt id='O1E7hU'></dt></noscript></li></tr><ol id='O1E7hU'><option id='O1E7hU'><table id='O1E7hU'><blockquote id='O1E7hU'><tbody id='O1E7h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1E7hU'></u><kbd id='O1E7hU'><kbd id='O1E7hU'></kbd></kbd>

    <code id='O1E7hU'><strong id='O1E7hU'></strong></code>

    <fieldset id='O1E7hU'></fieldset>
          <span id='O1E7hU'></span>

              <ins id='O1E7hU'></ins>
              <acronym id='O1E7hU'><em id='O1E7hU'></em><td id='O1E7hU'><div id='O1E7hU'></div></td></acronym><address id='O1E7hU'><big id='O1E7hU'><big id='O1E7hU'></big><legend id='O1E7hU'></legend></big></address>

              <i id='O1E7hU'><div id='O1E7hU'><ins id='O1E7hU'></ins></div></i>
              <i id='O1E7hU'></i>
            1. <dl id='O1E7hU'></dl>
              1. <blockquote id='O1E7hU'><q id='O1E7hU'><noscript id='O1E7hU'></noscript><dt id='O1E7h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1E7hU'><i id='O1E7hU'></i>

                相關詞條

                好萊塢怎樣談生意?

                在大多數情況下,買家會要求編劇寫作費用依照版權購買費的一定比例計算。盡管這是可以商榷的,但在實踐中大多會被接受...

                查看詳細譯文>>
                【試讀】莫裏康內:50年一瞬的魔幻時刻

                有一部電影因為陰錯陽差最█後沒能合作,那部電影是《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導...

                查看詳細譯文>>
                構建謀殺:插入鏡頭與特寫鏡頭

                特寫鏡頭中的面孔是模糊的、可交流的、富有表現力的,它呈現了另一種緊張關系:愛普斯坦將面孔視為肌肉與軟骨的集合,...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澳门皇冠 / 正文

                不開腦洞,正經聊聊如何看懂《荒野獵人》?

                By 1905電影網2016 . 03 . 22 荒野獵人

                不開腦洞,正經聊聊如何看懂《荒野獵人》?

                《荒野獵人》從劇情上可以說簡單易懂:這是一個男人的求生與復仇的故事。但是要想看懂這部電影,你需要知道一些歷史背景才能GET到其中的影像寓意。


                本文原載於騰訊娛樂

                騰訊娛樂專稿(文/紅袖添飯 策劃/毛寧甘)


                        提醒:本文涉及相關劇透。需要交代的篇幅略長,但是絕對值得你耐心讀完。


                        《荒野獵人》終於千呼萬喚般在內地上映。在你進電影院之前,看這個標題別被它嚇到,單純▓以劇情論,該片可以說簡單易懂:這是一個男人的求生與復仇故事,過程雖然磨礪,但目標單一,無支線情節,沒有“開腦洞”的余地。


                        然而,從歷史背景,與電影語言來看,《荒野獵人》又是部充滿野心的作品;在簡單的情節背後,有著宏大而厚重的人文訴求,以及跨越幾個世紀、改變歐美大陸命運的歷史變遷。


                《荒野獵人》中文版海報《荒野獵人》中文版海報

                【透過歷史看電影】

                        《荒野獵人》故事發生的時代,對大部分當代觀眾而言,可能都有些陌生。所以,要真正理解導演的表現意圖,不妨對電影故事的歷史背景,作一番梳理。


                歷史上的休·格拉斯

                關鍵詞:復仇


                        稍微知道一些這部電影新聞的觀眾,都會在驚嘆小李子的“受虐”演技之余,可能都有個疑問:這麽“小強”般的人物,不可能在現實中存在吧?可真相偏偏這般有趣:《荒野獵人》的主人公休·格拉斯,歷史上的確有這號人物;更為關鍵的是,影片中他的大部分經歷,也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1823年,加入“洛基山脈皮毛公司”不久的格拉斯,在一次獵取河貍皮的征途中,被灰熊攻擊受了致命傷。如同影片描繪的一樣,為了給他一個正當的“基督徒的葬禮”,兩名隊友留下來陪他最後一程。


                        可隊友等不耐煩,就將他草草掩埋然後不負責任地走了。生命力強大的格拉斯,自己爬出墳墓,歷經千辛萬苦,才回到人間世界。


                        電影與歷史,最大的差異,主要在兩個方面:一是格拉斯的過往人生,歷史上基本無記載。


                        所以,關於他的波尼族印第安人妻子、及其混血兒子,都是電影主創的虛構,主要是為了提升故事情節的戲劇性。


                        因為電影與歷史的另一大不同,是歷史上回到皮毛公司的格拉斯,不管出於什麽原因,“原諒”了當初拋棄他的隊友,沒有電影所表現的“復仇”篇章。


                        簡而言之,電影在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人與自然”抗爭的故事基礎上,大大加強了“人”的因素、及人與人關系帶來的復雜性。值得註意的是,這種看似為戲劇性添加的復雜,恰恰對應了格拉斯個案之外的歷史整體面貌。


                皮毛交易:一盤跨越大西洋的世紀生意

                關鍵詞:波尼族,裏族,通婚與殺戮


                        《荒野獵人》裏從事皮毛獵取生意的格拉斯,歷史上一般稱之為“山人”(Mountain Men),因為他們當時主要在█洛基山脈的水域及森林中,獵捕河貍,取其皮毛進行交易為生。根據歷史記載,《荒野獵人》描繪的時期,正好是河貍皮毛交易的鼎盛時期,一度有3000至5000“山人”從業。不過,所謂盛極必衰,1820-1840年間,正好也是北美河貍皮毛獵取、交易的最後輝煌。


                        在諸多歐洲列國在北美的殖民地中,法國人是最早從事河貍皮毛交易的。因為對區域地理不熟,歐洲人開始都依賴不同印第安部族,特別是那些靠近河道樞紐的部落,充當了河貍皮毛交易的“中間人”。甚至在河貍皮的價格體系中,越是印第安土著穿過的、被汗水浸透變軟的皮毛原件,在歐洲賣的價錢越高。一線基層的白人皮毛獵人,也多與印█第安部族女子通婚,以獲得土著經驗與技能的支持。這種通婚誕生了許多統稱Métis的混血兒,他們長大後成為技能與資源更豐富的新一代皮毛獵人。《荒野獵人》給主人公安排的印第安家庭,雖然與歷史上的格拉斯個人經歷不符,卻是對當時慣例的真實寫照。


                        而北美印第安人在皮毛交易中,從白人那裏獲取了金屬制品和熱武器,卻對自身生活的改善有限,更多的是讓部族沖突傷亡率更高。


                        印第安部族在各國殖民地的交鋒中被分裂分隔被殺戮,並在彼此戰爭中消亡。像《荒野獵人》裏涉及到的波尼族、裏族是就是印第安人其中這樣兩個民族,彼此相互對抗。主角格拉斯的妻子和兒子以及途中救助他的印第安人均屬波尼族,而被法國人抓去的女子和其父親是裏族人。


                        以上是對《荒野獵人》歷史背景籠統的介紹,這背後還隱藏著更為復雜的歷史交錯。簡單知道了這些歷史背景才對人物動機有基本的認識,進而才能清晰get到電影裏埋藏的更多的寓意細節。


                【通過畫面看寓意】

                        和其前作《鳥人》一樣,《荒野獵人》是一部影像風格很強烈的作品。與一般強調敘事的電影不同,本片除了突出主人公逃生經歷之艱險、讓觀眾更有臨場感之外,通過夢境、空鏡等視覺元素的安排,讓電影的節奏,時不時跳出單純的情節演進。那種極限環境下的“出戲”,向觀眾傳遞的,是導演強烈的表達欲望。很多精心構圖的畫面,也就有了更深層的寓意。


                        下面按“夢境”與“非夢境”場景,分析下特定畫面及其象征意義:


                【那些夢境】

                關鍵字:樹木、飛鳥與信念崩塌

                        在主人公的夢境中,死去的親人——特別是妻子的形象——反復出現。作為敘事元素,它們是支撐主角求生、並完成復仇的精神動力。作為連貫的影像元素,它們又體現出角色在精神上的迷失,夢境中與親人團聚的畫面,不僅是情感需求,更深層是對自身靈魂歸屬的探求。在隨後的夢境中,妻子的形象同化為“天使”,守護著主人公,直至最後他完成使命;結尾安然離去的鏡頭,也像是“在天國等待團聚”。


                        開場的夢境中,出現一顆枝葉繁茂的樹,樹旁的妻子和還處於孩童狀態的兒子,看起來都很平安喜樂。這無疑代表主角記憶中的幸福時光,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樹”的意象,在這裏和“伊甸園”近似。


                        當主人公受傷後、影片第二次出現的夢境中,樹旁沒有妻子與兒子,暗示親人最終命運。同時,妻子關於“風暴、樹枝與樹幹”的畫外音,又賦予“樹”新的意象,成了“外界強加的磨礪”與“自身頑強生命力”博弈的象征,成為主角活下去的核心動力。註意片中兒子遇害的場景中,鏡頭搖到主角仰視樹林的主觀鏡頭,樹木劇烈不安的搖曳,體現主角內心的波瀾,也是一種“人在做,天在看”的指向。


                        片中多次出現鳥的畫面。夢境中兒子小時候拿著黑鳥,小鳥從妻子胸口飛出(同時也是向佐杜洛夫斯基的《聖山》致敬),後來在河邊……可以說,鳥在片中具有通神的靈性,它們一方面可以代表死亡,或者死後的靈魂;另一方面,又可以傳遞死者的善意,代表親人的看護,甚至是直接幫助——比如那只被主人公烤來充饑的鳥。


                        在主角接受印第安人療傷的夢境中,出現了一座破敗的教堂,殘留的壁畫上,描繪的是耶穌受難的情景;這一方面表明主人公原有的基督教信仰體系的坍塌,另一方面,則讓在此情景中出現的兒子(靈魂),有了“聖子”的味道,畢竟,兒子也是為救他而被害的。


                        在此夢境中,主人公緊緊抱住兒子,下一刻則發現抱住的是一顆光禿禿的樹。再聯系此前“樹”的意象之變化,可以看出主人公心傷過往幸福的完全破碎,也是格拉斯選擇擁抱更為親近自然的印第安原始信仰。


                        聯系到主角的身份,他一方面是擁有資深探險經歷的、展現“開拓精神”的“文明人”,同時又與相對“野蠻”的印第安人共同生活了很久、乃至後者的影響不僅以血脈的方式延續、更深入其靈魂。可是,這兩種不同的精神源泉,在影片的情境下,顯然是沖突的;主人公的一系列極限經歷,只不過讓這一矛盾,表現得更為突出。


                        夢境中多次出現的野牛頭骨堆,是印第安部族祭祀重要場地;和鳥的意象一樣。格拉斯多次夢到,既表明死亡的陰影仍徘徊左右,又暗示他內心對土著崇拜的向往、至少是好奇,開始不知不覺地依從印第安人更為原始、同時也更為自然的思維。影片最後,他遵循印第安朋友在靈魂深處的忠告,將復仇對象交還是由印第安人代表的“神之手”……


                【那些現實】

                關鍵字:還魂與執念

                        片中不時遊離出敘事主線的畫面,對理解影片也有重要作用。


                        比如影片對自然環境的描繪,幾乎具有人類角色同等的分量。森林、雪原、河水……這些自然條件,一方面給主角的復仇之路,增添無數艱險;另一方面,又讓他借助這些自然元素逢兇化吉。主人公本是以獵取動物為生,卻一次次借助動物元素(熊皮、馬腹等)求生。


                        從人與自然的關系來看,擬人化的自然,其實就是“泛神論”。註意到片中留下來照顧主角的隊友Bridge曾在水壺上刻下的標記,那個螺旋狀圖形,就是泛神論的標記。他們背棄主角逃離時,留給主角的唯一物件,就是那個水壺;除了“水”是最重要的生命元素這點考慮外,刻畫著泛神標記的水壺,也象征著主人公其實有著“自然之神”的庇佑。主角此後一次次“復活重生”似的畫面,也讓人不得不進行宗教聯想。


                        弱肉強食,是自然界的法則。被文明拋棄的主人公,生存下去的唯一念頭,也被壓縮到最原始直接的復仇動機。被熊所傷,讓他幾近喪命;他身邊保留的熊爪,又是這種致命念頭的外化。註意到他在片中,曾兩次刻寫仇敵的名字,第一次用的就是熊爪。


                        而關於動物,電影中還出現了狼群圍攻一頭野牛的鏡頭。野牛孤立無援,牛群快速散去不去相救。如果把野牛理解為印第安人的話,狼群則代表了白人,白人肆意殺害印第安人,印第安人卻內部廝殺不團結,而另一方面,看到這個場景也如同格拉斯當下遭到拋棄和背叛的沈淪境遇,看之唏噓。


                        有時候,片中表現的畫面,初看很難解析其用意。比如那道墜落隕石劃出的那道“天火”。有趣的是,在導演的前作《鳥人》中,也有類似▓的影像。除了▓同樣表現主角某種“燃燒的意誌”,《荒野獵人》中的隕石痕跡,還聯系起主角與仇敵,他們應該同時看到了,而鏡頭運動,像是表明“天火”是在向主角指點仇敵的方位。


                        影片尾聲,主人公查探被仇敵陰險殺害的隊長時,背後極遠處的雪山,恰恰在那一刻發生雪崩。這種“自然之威”,既與主角此時內心的震怒共鳴,恐怕也表明上天對主角復仇行動的默許:仿佛其仇敵之前還不夠壞,硬要加上一條人命、來讓主角的行動更合乎自然法則。


                        需要說明的是:影片主創在炮制這些畫面時,自然有其考慮;但影片拍出來後,不同的人可能會有不同的理解。加上導演有時候就是想呈現一種模糊多義性▓的意境,以上詮釋,遠非標準——或者說根本就沒有標準解釋。意會而不言傳,其實是種美好的境界。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