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电子官方网

  • <tr id='GdeykK'><strong id='GdeykK'></strong><small id='GdeykK'></small><button id='GdeykK'></button><li id='GdeykK'><noscript id='GdeykK'><big id='GdeykK'></big><dt id='GdeykK'></dt></noscript></li></tr><ol id='GdeykK'><option id='GdeykK'><table id='GdeykK'><blockquote id='GdeykK'><tbody id='GdeykK'></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deykK'></u><kbd id='GdeykK'><kbd id='GdeykK'></kbd></kbd>

    <code id='GdeykK'><strong id='GdeykK'></strong></code>

    <fieldset id='GdeykK'></fieldset>
          <span id='GdeykK'></span>

              <ins id='GdeykK'></ins>
              <acronym id='GdeykK'><em id='GdeykK'></em><td id='GdeykK'><div id='GdeykK'></div></td></acronym><address id='GdeykK'><big id='GdeykK'><big id='GdeykK'></big><legend id='GdeykK'></legend></big></address>

              <i id='GdeykK'><div id='GdeykK'><ins id='GdeykK'></ins></div></i>
              <i id='GdeykK'></i>
            1. <dl id='GdeykK'></dl>
              1. <blockquote id='GdeykK'><q id='GdeykK'><noscript id='GdeykK'></noscript><dt id='GdeykK'></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deykK'><i id='GdeykK'></i>

                相關詞條

                《中國影響力》電影大師講堂第2期—馮小寧講述電影裏的英雄形象

                英雄主義電影驅動著美國文化的發展,英█雄主義電影的流行,體現出了英雄文化對美國社會的巨大影響與自身強大的生命力,...

                查看詳細譯文>>
                電影構圖

                電影構圖是結合被拍攝對象(動態和靜態的)和攝影造型要素,按照時間順序和空間位置有重點地分布、組織在一系列活動的...

                查看詳細譯█文>>
                這不是演習!日本“二次元”拯救好萊塢!

                《哥斯拉》、《明日邊緣》兩部改編自日本“二次元”的好萊塢大片前後夾擊中國銀幕,掀起觀影狂潮。除了超級英雄大片這...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澳门皇冠 / 正文

                專訪達內兄弟 “我們的電影比 現實更樂觀”

                By 1905電影網2015 . 05 . 20 澳门皇冠達內兄弟比利時電影羅塞塔現實主義

                專訪達內兄弟 “我們的電影比 現實更樂觀”

                讓-皮埃爾·達內堅持認為,他們只是做了本分的事情,影片最終催生出法案“純粹是運氣”。“只是█國家借我們獲獎的東風,給法案起名為‘羅塞塔’,我們沒有任何企圖要(參與政治)通過法案。”弟弟盧克接著說:“當然,我們希望我們的電影能和人們對話,影響他們,但我們從未想過要改變世界。”

                      1999年,達內兄弟執導的《羅塞塔》在戛納獲得金棕櫚大獎;同年,比利時通過一項名為“羅塞塔”的《青年就業法案》,旨在保護像影片中主人公這樣的失業年輕人。今年,達內兄弟帶著《單車少年》來到戛納。


                達內兄弟 達內兄弟


                達內兄弟第六次來到了戛納。


                  這兩個比利時老頭都已經頭發花白,哥哥讓-皮埃爾·達內臉色紅潤,神采奕奕,弟弟呂克·達內則稍稍胖些。走紅地毯時,他倆都穿著得體的黑禮服,接受兩邊媒體和觀眾的“頂禮膜拜”。


                《羅塞塔》電影海報《羅塞塔》電影海報

                  此前,兄弟倆每次來戛納必有所斬獲,1999年的《羅塞塔》和2005年的《孩子》曾兩奪金棕櫚大獎,2002年的《兒子》與《羅塞塔》分別將男、女主角送上戛納影帝、影後寶座,2008年的《羅爾娜的沈默》則獲得了最佳編劇獎。達內兄弟是戛納歷史上為數不多兩獲金棕櫚大獎的導演。


                  在中國,達內這對兄弟組合導演遠沒有美國的科恩兄弟,甚至沃卓斯基兄弟(曾拍攝過《黑客帝國》系列——編者註)的名字如雷貫耳,只有一小撮文藝青年和紀錄片愛好者,如獲至寶地將他們作品的DVD塞進放映機,沈浸於他們陰冷色調下的運動鏡頭所創造的“現實世界”。


                  達內兄弟鐘情於紀錄片的拍攝方式,關註社會底層人士。他們的影片場景常常設置在蕭瑟的秋天,常常會有一個不務正業的父親,一個被拋棄的兒子,或是一個掙紮在困頓生活中的女人。他們的電影沒有說教,沒有憐憫,沒有惺惺作態的多余評論,幾乎就是把生活還原給觀眾。


                  這一次,他們帶來的是《單車少年》。影片中,12歲的小男孩塞裏爾被父親拋棄,寄養在孤兒院,但他不相信這個事實。


                     一次偶遇讓他認識了孤兒院邊上美發店的莎曼塔,她幫他買回了之前父親送給他的自行車,好心帶養他,陪他過周末。可塞裏爾生性焦躁不安,與莎曼塔無法安寧相處,並在小流氓的教唆下襲擊路人,盜取錢財。不過,最終賽裏爾理會了莎曼塔的一片真心,迷途知返,開始過上新的生活。


                《單車少年》電影海報《單車少年》電影海報

                  和達內兄弟以往電影不同的是,《單車少年》是一個發生在夏天的故事,色調蔥郁,並頭一次使用了配樂。影片在戛納首映當晚,全場觀眾起立鼓掌長達8分鐘之久。《村聲》雜誌評論,這是本屆戛納開幕以來最溫暖的電影。


                鏡頭對準瑟蘭粗糙的庶民世界


                  達內兄弟讓人相信,最好的電影永遠在自己身邊。


                  達內兄弟生活的地方,是比利時瓦隆區最工業化的城鎮瑟蘭。瑟蘭原是礦產與冶金的工業重鎮,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比利時面臨工業調整和重組,大量工廠關閉,工人失業,整個城鎮的空氣汙染、溫飽及治安問題接踵而至。達內兄弟則始終將鏡頭瞄準這裏。除了《羅娜的沈默》,達內兄弟幾乎在█瑟蘭拍攝了所有的影片。“我們無法想象在別的地方拍攝。”兄弟倆說。


                  達內兄弟出生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哥哥皮埃爾比弟弟盧克大三歲。60年代瓦隆區頻頻爆█發工人運動時,兄弟倆正處於躁動的青春期。父母是中產階級,禁止他們看電影電視。17歲那年,哥哥皮埃爾一怒之下,跑到布魯塞爾學習表演,並在學校認識了比利時著名的劇作家亞芒德-加蒂。兄弟倆對加蒂的所作所為很感興趣,於是他們也賺錢買了一臺相機,學著加蒂那樣給人們拍照。他們對工人的世界很感興趣。


                  “大多數工人住的地方沒有公共區域,也就沒有地方讓他們聊天、交流。於是我們決定拍下一部分人的生活,給另一部分人看。”弟弟盧克在2006年接受《衛報》采訪時說。


                  他們一般在工作日拍攝素材,在周末把拍好的片子拿到教堂或咖啡館放映。學哲學的盧克畢業後,兄弟倆便成立了專門的制

                作公司,為比利時電視臺拍攝紀錄片。波蘭移民、二戰時的抵抗運動、工人罷工是兄弟倆當時拍攝的主要題材。在制作了60多部紀錄片後,他們開始嘗試新的表達

                方式,但鏡頭依舊對準瑟蘭粗糙的庶民世界。


                  1999年,達內兄弟完成了他們最具代表性的劇情▓類電影《羅塞塔》。影片講述的是一個名為羅塞塔的少女,和酗酒成性、自甘墮落的母親住在拖車裏。她十分需要工作,卻一再被老板無理由辭退。為了求得一份工作生存下去,她甚至不惜背叛唯一的朋友。當她最後決定開瓦斯自殺時,卻發現拖車裏的煤氣沒了,還必須得自己起身去更換沈重的瓦斯罐。手提攝影跟拍帶來的畫面,讓人們深陷一種密切關註的焦慮,觀眾甚至可以聽到女孩的呼吸,看著她用電吹風治療自己的痛經,用廢棄的半個玻璃瓶釣魚,以及最後艱難地抱著煤氣罐往前走的背影。


                  這部《羅塞塔》最終讓比利時政府意識到鄉鎮社會青少年失業問題的嚴重性。 1998年的就業數據顯示,比利時有超過一半的25歲以上年輕人,在大學畢業後6個月仍然沒有找到工作。1999年11月12日,比利時部長委員會發布了《青年就業法案》草案,保護像影片中羅塞塔這樣的少女。法案規定,企業必須為大學畢業生提供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或者延長畢業生在學時間,直到他們取得相應的職業資格證書,甚至具體到無論是公共還是私營企業,每招25名工人就必須包括一名25歲以下的年輕工人。後來,因為《羅塞塔》在戛納電影節上大放異彩,法案的名字也被叫作“羅塞塔”。


                《羅塞塔》電影劇照《羅塞塔》電影劇照


                  哥哥讓-皮埃爾·達內堅持認為,他們只是做了本分的事情,影片最終催生出法案“純粹是運氣”。“只是國家借我們獲獎的東風,給法案起名為‘羅塞塔’,我們沒有任何企圖要(參與政治)通過法案。”弟弟盧克接著說:“當然,我們希望我們的電影能和人們對話,影響他們,但我們從未想過要改變世界。”


                  在2002年日本國內反對死刑的運動中,達內兄弟的《兒子》又被當作活動的一部分,他們也應邀去往日本。他們在那裏找到了拍攝新片《單車少年》的最初靈感。“一個青少年法庭的法官告訴我們,一個年輕的男孩被他的父親送進了孤兒院。父親說這只是短暫的,沒想到他卻也再也沒有回來。”達內兄弟在接受本報特約記者采訪時說道,“這個男孩等啊等,每天晚上,他都會爬上屋頂看著外面,等待父親來接他。這個故事打動了我們。我們便以它為藍本開始寫劇本。”


                在惡的土壤裏開出寬恕之花


                  從上世紀60年代至今,除了達內兄弟,比利時唯一獲得國際認可的導演只有安德雷·德爾沃。盡管兄弟倆的影片拍攝地都在比利時,但對於是否一定要拍擁有“比利時”國家民族印記的電影,兄弟倆卻不置可否。


                  他們更感興趣的,是探討社會底層人群間的微妙關系。“《羅塞塔》裏,他們面對的是最具體的問題——失業。影片中,鏡頭靠得很近,很晃,最多的是面部特寫;到了《孩子》,鏡頭遠了一些,平穩了一些,探討的是人性自身的覺醒;到了《羅娜的沈默》,用的是固定機位,畫面更加穩定,更像旁觀者的視角。”影評人衛西諦在接受《外灘畫報》記者采訪時說道。


                  手持攝影、小成本制作、起用無名演員,一直是達內兄弟作品的標簽。新片《單車少年》的畫面色彩明亮了許多,破天荒起用了比利時著名女演員西西·迪·法蘭絲,並頭一次在關鍵處插入了配樂,但它的內核依舊是一個達內兄弟式的愛與救贖的故事。


                在電影節上的達內兄弟在電影節上的達內兄弟


                  “達內兄弟很註重細節,”西西·迪在接受采訪時說:“他們會事無巨細地告訴你怎麽表演,具體到每一個動作、每一場戲的情感。所有的東西都在他們的控制內。我不能即興表演,一點點也不允許。” 西西·迪的上一部影片,是美國導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2010年執導的《從今以後》,她如此比較達內兄弟與伊斯特伍德的導演風格,“給克林特拍戲,一般一次就過。他不會到化妝間來看,也不會在開拍前排演。我甚至能夠自己寫一些臺詞。”


                  在許多影片人看來,達內兄弟似乎對人性中的“惡”很感興趣。無論是為了獲得工作,對唯一的朋友差點見死不救的羅塞塔,賣掉孩子的半熟爸爸布魯諾(《孩子》),還是《羅娜的沈默》裏那個幫助謀殺親夫的女主人公,攝影機似乎總是站在“惡”的這一邊。


                  “‘惡’總是更加有趣。站在‘惡’這一邊的人,是能夠改變的。”盧克在一次接受采訪時說。而他們也選擇在影片中寬恕主人公的“惡”:羅塞塔終究沒有見死不救,並在開瓦斯自殺未遂後獲得了朋友的原諒;布魯諾也在監獄裏痛哭流涕,與孩子的母親達成了和解。


                  “這種寬恕貫穿著達內兄弟所有的電影,”衛西諦說,他反感那些單純展示“惡”的作品,而達內兄弟的作品則總是能在惡的土壤裏開出寬恕之花。


                  達內兄弟曾經這樣解釋:“我們想知道罪惡感是否會帶出一種新的人性。人類在鑄下無法修補的事情之後,會不會試圖找回自己,也再找回別人。在我們拍過的影片裏,我們比真實中的我們要更加樂觀。”


                來源:外灘畫報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