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博娱乐官网欢迎您

  • <tr id='7c0wL4'><strong id='7c0wL4'></strong><small id='7c0wL4'></small><button id='7c0wL4'></button><li id='7c0wL4'><noscript id='7c0wL4'><big id='7c0wL4'></big><dt id='7c0wL4'></dt></noscript></li></tr><ol id='7c0wL4'><option id='7c0wL4'><table id='7c0wL4'><blockquote id='7c0wL4'><tbody id='7c0wL4'></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7c0wL4'></u><kbd id='7c0wL4'><kbd id='7c0wL4'></kbd></kbd>

    <code id='7c0wL4'><strong id='7c0wL4'></strong></code>

    <fieldset id='7c0wL4'></fieldset>
          <span id='7c0wL4'></span>

              <ins id='7c0wL4'></ins>
              <acronym id='7c0wL4'><em id='7c0wL4'></em><td id='7c0wL4'><div id='7c0wL4'></div></td></acronym><address id='7c0wL4'><big id='7c0wL4'><big id='7c0wL4'></big><legend id='7c0wL4'></legend></big></address>

              <i id='7c0wL4'><div id='7c0wL4'><ins id='7c0wL4'></ins></div></i>
              <i id='7c0wL4'></i>
            1. <dl id='7c0wL4'></dl>
              1. <blockquote id='7c0wL4'><q id='7c0wL4'><noscript id='7c0wL4'></noscript><dt id='7c0wL4'></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c0wL4'><i id='7c0wL4'></i>

                相關詞條

                《中國影響力》電影大師講堂第2期—馮小寧講述電影裏的英雄形象

                英雄主義電影驅動著美國文化的發展,英雄主義電影的流行,體現出了英雄文化對美國社會的巨大影響與自身強大的生命力,...

                查看詳細譯文>>
                電影構圖

                電影構圖是結合被拍攝對象(動態和靜態的)和攝影造型要素,按照時間順序和空間位置有重點地分布、組織在一系列活動的...

                查看詳細譯文>>
                這不是演習!日本“二次元”拯救好萊塢!

                《哥斯拉》、《明日邊緣》兩部改編自日本“二次元”的好萊塢大片▓前後夾擊中國銀幕,掀起觀影狂潮。除了超級英雄大片這...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澳门皇冠 / 正文

                鐘誌榮談銀河映像音樂

                By 1905電影網2015 . 05 . 06 澳门皇冠銀河映像香港電影鐘誌榮電影配樂

                鐘誌榮談銀河映像音樂

                香港做電影配樂的時間實在太趕,如果有一個月的時間給你做音樂,已經是相對充裕了,所以,有時候我跟拍檔張兆鴻說,我們更像在工廠工作,很流水作業的。當然,跟杜琪峰合作的不同之處,是無論工作多趕,你也會做得開心,因為你感覺到他的電影裏有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而那種特質足以令你願意為他全情投入。

                羅:羅展鳳 鐘:鐘誌榮 


                羅:跟導演杜琪峰的合作是怎樣的一回事呢? 


                鐘:說來,在音樂事業上,是杜琪峰帶我入行的,當年他是吳倩蓮的經理人,更簽了她出唱片,當時公司的唱片部就只得我一個人及另一名助手,所以,我自己覺得,我與阿杜之間的關系頗微妙(哈哈大笑)。那█大概是一九九三、四年間吧,阿杜也開始找我做一些電影配樂,當時有一部叫《無味神探》,但回頭看,那時候還未懂得甚麽叫電影配樂,我當時不過是一個小夥子,才二十出頭,但阿杜也不怕,我怕甚麽? 


                《無味神探》電影海報《無味神探》電影海報

                羅:你們是怎樣認識呢? 


                鐘:很微妙,我是演藝學院畢業生,可不是讀音樂,而是在戲劇學院讀導演系,也曾當過演員,那時候,就是有點隨波逐流,有甚麽也█就做甚麽,當年同班同學有麥兆輝,有一次,他跟我說,阿杜想找人幫手做唱片,於是問我可有興趣,就這樣,就入了阿杜的唱片公司工作,起初,沒想過會當上創作崗位,以為只是一些統籌事務,但阿杜是一個很有趣的人,他很放手的叫我負責去做,慢█慢就開始了。說回頭,我跟阿杜很多東西都是第一次,他跟我都是第一次做唱片,在這方面,我要很多謝他給我這些機會。當然,過程中也有跌碰,做錯了,阿杜也會責罵,但他還是繼續的讓我做。 


                羅:《槍火》配樂的創作過程是怎樣的呢? 


                鐘:做《槍火》前,我已有一段日子離開了阿杜的公司,當時全職到另一所公司做唱片音樂工作,突然一天,阿杜致電話我,說他有一部電影想找我試試做音樂,那就做了,基本上,只要是阿杜開口,很難說不的(一笑)。 


                《槍火》電影海報《槍火》電影海報

                       其實跟阿杜合作久了,會發現阿杜有一套工作模式,如果你留意,看阿杜的電影時,會發現他的電影音樂中有很多其它電影的影子,他心目中往往有一些reference(參考),不外乎是Beatles呀(披頭士)、Carry On Till Tomorrow呀、The Doors(大門樂隊)呀、總之大都是他那個年代的音樂。其實同阿杜合作,心情也頗尷尬,你一方面會明白他想要些甚麽,因為阿杜實在很強,他就是大哥;但另一方面,如果我全部都聽他說,又會沒有自己。我有時會跟他「包拗頸」,但未必每次也可以說服他,有時候,對付他的方法就是死也不要給他(哈哈大笑)。 


                        我記得做《槍火》時,阿杜用了一首國語老歌給我作reference,也不記得是《恰似你的溫柔》還是《往事只能回味》.我想,如果我抄了這首歌,似是而非的,其實可以呀,但另一方面又想,為何不嘗試一些新的東西呢?想撞擊出一些新點子,最後,就想到用Cha Cha這種beat(節拍)。初時▓給他聽,他也覺得很不錯,於是我慢慢再考究,就變成了《槍火》現在的主題音樂了。幸運的是,那首主題音樂阿杜很快便接納,於是整件事簡單得多,順暢得多,整個過程大概是兩至三個星期吧!最初阿杜把「粗剪」(rough cut)給我來開始創作,另一方面他也可以繼續做後期修改,兩方面平行進展,然後最終再來一次總修改。 


                羅:跟杜琪峰合作,有怎樣的體會? 


                鐘:我很喜歡跟阿杜合作的原因之一,是他的爽快。阿杜很重視一部電影的主題音樂,例如在《槍火》合作時,他先給我一首《恰似你的溫柔》,然後要求我也為電影創作一段近似的旋律,跟《恰似你的溫柔》的氣氛對位就成了的,那就是他想要的,只要你找著一首合他意的主題音樂,其它事情他▓就會放手,讓你全權處理、發揮。相比下,我跟其它導演合作時,有些導演在給我「粗剪」時,「粗剪」中已經滿滿的放了reference,包括一些「罐頭音樂」或其它人做的電影配樂作品,你依著他們的要求做就可以,好處是,只要你跟著做,應該不會有甚麽大問題,導演一定收貨。不好處,自然是滿足感減少了,你像音樂工匠多於一切,你不過是抄人家的東西,只是,抄得來要有技巧些,不要被人察覺吧!(哈哈大笑) 


                       所以,阿杜在《槍火》給我自由發揮的地方頗多,因為當他接納了我所作的主題音樂,後來的都放手給我了。另一方面,我記得當時的他很忙,根本沒時間要我修改甚麽,嘻嘻,如果要長時間替他工作,可能就痛苦多了。 


                電影配樂人  鐘誌榮 電影配樂人 鐘誌榮

                羅:可以再多談談為何你選上Cha Cha作為電影的主題音樂節奏? 


                鐘:我自覺《槍火》裏的「江湖」,嗯,其實阿杜拍得頗浪漫,當中有關男人與男人之間那種無需多費唇舌的關系與感情,我自己看的時候,感覺那像一支舞曲。譬如當他們殺死敵人完成任務後,無論是一起走出來或一起喝啤酒,得得得得……(鐘開始哼起那段主題音樂),那種感覺就出來了,也不知怎樣形容,就是男人之間的舞曲吧。其實反過來想,我也可以把《槍火》的音樂做得很緊張,很有張力,很警匪片的,但那是另一種作法,出來又是另一回事了。我相信,其實當阿杜選了一首國語老歌做reference,就知道他並不是只要求純粹的緊張刺激,他要拍的是「情懷」,一種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情懷」。 


                羅:在《槍火》這部電影裏,配器方面你有怎樣的想法?可以聽到,主要是電子合成器音樂。 


                鐘:嗯,當找著最基本的cha cha節奏後,我就開始創作旋律。對,再之後就用電子合成器做音樂了,沒有太大budget(資金)是主要原因。當年,我只是在類近這個、甚至更原始的小型studio做出全片的音樂,基本上是一個很簡陋的制作,你問我,現在自己重聽,會有點「過不了自己」的感覺,但也有很多人跟我說,就是喜歡那種粗糙感。總的來說,那畢竟是一次創作的經驗與過程,你要我再做,我真的不能再接受當時的制作,起碼對那聲效方面的要求會再高一些,又或者,找樂手真人吹奏就最好了。你看荷裏活電影隨便也有全隊樂隊演奏嘛!當然,這樣比較也是不公平的。不過也可以做一個簡單的模擬,在香港做唱片,一首歌可以花上一星期雕琢,但電影配樂呢?說的可能是包括了三十多個cue(提示段落),要求卻是在兩至三個星期內全數完成。 


                       香港做電影配樂的時間實在太趕,如果有一個月的時間給你做音樂,已經是相對充裕了,所以,有時候我跟拍檔張兆鴻說,我們更像在工廠工作,很流水作業的。當然,跟阿杜合作的不同之處,是無論工作多趕,你也會做得開心,因為你感覺到他的電影裏有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而那種特質足以令你願意為他全情投入。 


                羅:傾談《槍火》的電影音樂時,電影拍攝進度去到哪裏?另我看杜琪峰一直也有找其它人做音樂,有想過為甚麽這部電影卻找你來主責呢? 


                鐘:阿杜找我的時候,電影已經拍完了。至於你另一個問題,我也不知道答案,想你要問他才成了.哈哈。如果猜測的話,我想以他的位置,他當然想每個人也試試,看看可有新火花吧。 


                羅:杜琪峰可有告訴你他對《槍火》音樂的看法? 


                鐘:沒有啊,不過,這要算是我跟杜琪峰合作中最順利的一次。我記得有次跟張兆鴻也是做他的電影,兩個月內做了七個demo(示範本)給他,阿杜都不太滿意,這個時候,困擾就來了,結果怎樣就不要說了,總之過程就極度痛苦。 


                《槍火》電影劇照《槍火》電影劇照


                羅:你自己又怎樣看《槍火》的配樂? 


                鐘:回頭看,我自己也很▓喜歡當中的idea(意念),說是音樂上的idea,然而,production(制作)方面我卻不太滿意,關於這方面,就是現在的我也常常學習怎樣去做。畢竟我不是讀音樂出身,而音樂這種藝術是真的博大精深,做得好,一點也不容易。 


                羅:怎樣看杜琪峰的電影創作? 


                鐘:依我看,其實阿杜電影裏的主題是頗統一的,其中最重要是團隊精神,在《槍火》中,有句話我█很深刻,當中一場,黃秋生█正要處決「勾義嫂」的呂頌賢,那邊廂,吳鎮宇卻不容黃這樣做而欲插手,黃秋生當時響應一句:「不過是工作吧!(做嘢啫!)」我想,這句話多少說了阿杜電影中常見的訊息,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每個人就是做自己本位的事、應做的事,於是出現沖突與矛盾也在所難免吧,只要你看清楚你的最高任務,很多事情已經在高低或大小程度之下尋得答案,我覺得這方面頗貫穿於阿杜的電影。我自己很喜歡他的電影,尤其是他那些男性化電影,有團隊精神,寫實得來又帶點荒誕味道的。 


                《PTU》電影海報《PTU》電影海報

                羅:再談談其它跟阿杜合作的電影吧? 


                鐘:其實只有《槍火》跟《PTU》是我一個人主責當中的音樂,《PTU》也有點像《槍火》的情況,都是屬於一個小型Project,資金不多,變相我也只能一個人做,全片音樂也是在我的home studio完成。我想,《PTU》這部電影的音樂,idea是有的,但同樣地,聲效其實可以更好。 


                羅:那作為你的個人作品,你對《PTU》的配樂有何想法? 


                鐘:我覺得在《PTU》上,阿杜的確行前了一步,那一步在我看來就是他的電影不再那麽劇情化,再沒有那麽多話要說,但畫面上及視覺上,卻非常豐富,相比下,對白已經不是那麽重要了。《PTU》整體感覺就是很酷很型的,我做音樂時,就是想著如何用音樂來烘托出那種很酷很型的氣氛。 


                        當中有一個cue我自己█印象深刻,就是一班警察尋找疑犯那段,我把那個cue叫searching(尋找)。那班警察一方面害怕,一方面為著團隊精神硬著頭皮執勤,於是慢慢走上那幢舊樓,手上拿著電筒照明,我感覺他們的行動更像是舞蹈表演。我發現,阿杜在拍這場戲的時候,其實已經知道它是純動作、純音樂,沒半句對白,就是這段戲,他給我The Doors的〈The End〉作reference,哈哈。 


                        我很明白阿杜的用意,而且也很欣賞他有guts(膽量),對我來說,這是很好玩的一段,整整六分鐘呀,其實可以發揮的空間很大!不過,我也有不滿意的地方,overall每次音樂出場時,聲音總是比較細,甚至有時會表現得不太清晰,我認為是後期mixing(混音)方面出了問題,於是,很多時候,外圍的聲音比音樂的聲音要大,令我相當困惱。單就這方面的技術來看,跟荷裏活電影的水準還有一定距離。 


                羅:至於《向左走向右走》《大事件》《龍鳳鬥》三部電影的音樂,你跟張兆鴻的合作又是怎樣呢? 


                鐘:張兆鴻其實是我在音樂上的師傅,因為我始終都不是讀音樂出身,只能邊做邊學,我還記得做《槍火》的音樂時,因為還是無名小卒,沒想那麽多,直至《槍火》出來時有頗多聲音,多人註目,於是自己也開始有一點點壓力了,心想:「啊!原來真的有人會留意當中的音樂!」於是發現不如找師傅出馬(一笑),於是有了《向左走向右走》、《大事件》、《龍鳳鬥》三部合作作品,其中《大事件》與《龍鳳鬥》裏,張兆鴻在創作上比重更大。 


                        很有趣是,我跟張兆鴻其實各有強弱之處。大抵我是讀戲劇出身有關,對畫面的敏感度較高,我很擅長配置畫面上的音樂,譬如知道音樂何時開始、何時終結,甚至那個位置需要放甚麽情緒的音樂我也很理解,然而,有些時候,我想做的卻不是我自己有能力做到的,如果我駕馭不來,這時候就很需要張兆鴻的參與,他會很快把那段音樂創作出來。相反,你要他決定在哪▓裏放音樂,對他來說卻比較困難。 


                       譬如說,在《龍鳳鬥》中,阿杜很希望做一些懷舊音樂,一些近乎jazz的音樂吧,對我來說,我想師傅比我更稱職,事實上,整部電影的音樂也以張兆鴻為主力。至於《向左走向右走》一片,大家是一半一半吧,我自己寫了幾個主題音樂,而其它部分就由張兆鴻負責。 


                羅:很多人都喜歡你們創作的《向左走向右走》配樂,當中可有甚麽有趣的故事? 


                鐘:我記得阿杜當時希望我們以吉他作為片中的主導樂器,他希望能以民歌的情懷去做,你可以留意,電影中有一場避雨戲,配樂是根據Beatles的一首歌而寫出來的。阿杜認為吉他可以帶出一種很清新的感覺,有民歌味道,然而,對我來說,我看幾米的漫畫又覺得他的漫畫理應是屬性小提琴的,於是,這次我死也咬緊自己的意見,不肯給他想要的(哈哈大笑),我認為,既然金城武在電影中是拉小提琴的,為甚麽主題音樂不是以小提琴拉奏的呢?那次,跟阿杜僵持了兩個星期以後,我就再多做幾▓個demo給他聽,夾著畫面的,譬如開場,眾人手持▓雨傘走來走去,男女主角擦身而過,我的主題音樂就在當中出現,那次,終於幸運地說服了阿杜,令他不再堅持用吉他。 


                羅:怎樣看杜琪峰的音樂感? 


                鐘:阿杜雖然不是▓音樂人,但他對音樂的敏感度是真的高,他太知道自己想要甚麽,所以主觀很強,除非你真的可以找到其它東西說服他,否則他真的不會放過你。 


                《龍鳳鬥》電影海報《龍鳳鬥》電影海報

                羅:《龍鳳鬥》又是怎樣的一次合作? 


                鐘: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這部電影,阿杜找了外籍剪接師David Richardson幫手。基本上他在剪接過程中,已經把整部電影放滿了「罐頭音樂」,好方便他跟隨音樂節奏來處理畫面節奏,所以當我接到第一盒帶的時候,也是這個放滿音樂的版本,的而且確,David Richardson所找的音樂reference真的好,問題是,他這些音樂卻會影響我們音樂人的主觀印象。 


                        坦白說,我自己本身不太喜歡跟reference做配樂的,反而喜歡由零開始去想,包括用甚麽音樂,把音樂放在哪裏,我認為,只有那樣才可以達到最高的滿足感,但《龍鳳鬥》這個例子,因為剪接師一早已把片段放滿了很多經典音樂,我一看,就自問沒有能力再做出如此好的sound,畢竟那些全部是爵士樂大師的作品,最終,這部電影的大部份音樂也頗跟隨reference做,此外,David Richardson也為《大事件》做剪接,是故《大事件》這部電影音樂也是大致這樣做出來的。 


                羅:近年來,你只有《向左走向右走》曾出版電影原聲大碟,有想過都把其它作品出版嗎?


                鐘:對我來說,這很矛盾,我當然想出版CD,那畢竟就像自己的孩子。只是,如果一旦要出版原聲,那些音樂必須從新混音,而更現█實是,只怕市場不大,惟一可能性是做一張精選原聲大碟,當然,也要看可有人或公司投資,否則比較難完成這個心願。資金往往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正如每次做電影配樂,如果全部可以用真樂器演繹,那絕對是另一回事,現時大部份的電影音樂我都只能用上電子合成器做,《向左走向右走》要說是用得最多真樂器的電影了,因為當中拉小提琴的是主角嘛,你不能用假的吧,相反,這正正也是《槍火》的遺憾,Brass(銅管樂器)明明是當中的主角,由於不是用上真樂器,現時聽到那段旋律,也感到汗顏。 


                羅:不同電影音樂創作人有不同的立足點,韋啟良強調Point Of View(視點),特別從角色人物的角度出發,金培達很著重氣氛與畫面節奏的對位,你自己呢? 


                鐘:我想我的傾向是多以導演或作者的Point Of View(視覺)或立場去看一件事,我試舉例說,譬如《PTU》那個6分鐘的cue,我感覺自己是用音樂來comment(評價)這班傻人,無論是死的▓死,傷的傷,當中有一小段音樂是突然靜了,我想以音樂表現那份荒謬與悲劇性.又例如在《向左走向右走》中,電影開始時由小提琴奏出的那段主題旋律,你試聽聽,旋律中包含了一種疏離感,就是表達都市人在「石屎森林」裏,有一種雖近還遠的關系,我不懂得怎樣用語言說出來,但音樂卻有一種魔力,把這種感覺說出來了。 


                        但話說回來,不是每一部電影也可以給予你這樣的空間去表現這種體味,我愛稱之為一種「文學性」的特質。就是從作品中,你會感受到作者本身有自己的價值或態度,是一種比較有距離的閱讀,高一點的閱讀。 


                羅:你是怎樣捕捉電影畫面與音樂的節奏,那是很抽象的一回事吧? 


                鐘:那的確是很抽象▓的。就以《槍火》為例,片中有一場是講述眾殺手捉了一個對敵的爪牙在屋內禁錮,當時,他們同在等一個電話,當電話來了,他們知道要辦事,就是把那個爪牙殺掉,至於我的主題音樂,是待他們完成殺戮,一起外出時才響起的,觀眾自可以感受到那種團隊完成任務的氣氛,這首歌也是一首團隊主題曲。相反,其實我也可以在他們接電話前做一些很懸疑的音樂█氣氛,但我沒有這樣做,我比較喜歡comment那件事,用wide shot(寬鏡頭)去看這班傻佬,多於用音樂營造氣氛。 


                《向左走向右走》電影海報《向左走向右走》電影海報

                羅:這些年來自己最滿意的原聲作品是…… 


                鐘:我想是《槍火》、《PTU》及《向左走向右走》三部吧。 


                羅:可以說說你喜歡的外國電▓影與配樂嗎? 


                鐘:我自己其實頗喜歡北野武的電影,而有趣是,北野武的電影跟杜琪峰的電影也有某程度的相似,都是剛陽味道很重的。至於配樂上,我發現久石讓落音樂的地方其實不多,我想,只要那部戲拍得好,主角始終是戲。反過來,我遇到很多香港導演,他們往往怕電影中太少音樂出現,一█部電影要用上40、50個cue 甚至70個cue也試過,這明顯是主客調轉了,以《PTU》為例,整部電影中的音樂不過是9個cue而已。音樂是點晴,而不是借它來煽情的。一部電影好看與否或好笑與否,都不是惜音樂可以解決的,音樂絕對不是萬能。 


                       是故我特別喜歡用音樂來comment電影中的事件,我認為這樣做是最好的。我喜歡避開了一些鋒芒太露(譬如很緊張或很煽惑)的場面,反而待那個場面完結了,我才開始放置音樂,其實有點是用來echo(呼應)那件事件,以作總結或評論,音樂一出,反過來表現了人生的荒謬感!我的音樂喜歡發揮這樣的作用。 


                羅:配樂的旋律方面呢?你重視旋律嗎? 


                鐘:很重視,而這方面其實也是阿杜教我的。他最初教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做好電影中的那首主題音樂,最好能夠令人一聽到那段音樂,就能夠聯想起那部電影,基本上我是完全認同的。 


                羅:最欣賞的配樂是怎樣的呢? 


                鐘:比較喜歡法國電影的配樂,小而精的,風格化的,而不是荷裏活那種甚麽音樂也放在電影裏的,此外,北野武的電影音樂也一樣可以做到,總而言之,這些電影的主題音樂一旦出場,你就大概知道導演想說些甚麽,有怎樣的看法。 


                羅:可以說幾部你喜歡的電影配樂作品麽? 


                鐘:Wim Wenders(維姆·文德斯)的The Million Dollars Hotel(《百萬美元酒店》)吧,還有宮崎駿及北野武的電影音樂! 


                本文收錄於世紀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銀河映像,難以想象》一書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