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官网

  • <tr id='HHhstJ'><strong id='HHhstJ'></strong><small id='HHhstJ'></small><button id='HHhstJ'></button><li id='HHhstJ'><noscript id='HHhstJ'><big id='HHhstJ'></big><dt id='HHhstJ'></dt></noscript></li></tr><ol id='HHhstJ'><option id='HHhstJ'><table id='HHhstJ'><blockquote id='HHhstJ'><tbody id='HHhst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HhstJ'></u><kbd id='HHhstJ'><kbd id='HHhstJ'></kbd></kbd>

    <code id='HHhstJ'><strong id='HHhstJ'></strong></code>

    <fieldset id='HHhstJ'></fieldset>
          <span id='HHhstJ'></span>

              <ins id='HHhstJ'></ins>
              <acronym id='HHhstJ'><em id='HHhstJ'></em><td id='HHhstJ'><div id='HHhstJ'></div></td></acronym><address id='HHhstJ'><big id='HHhstJ'><big id='HHhstJ'></big><legend id='HHhstJ'></legend></big></address>

              <i id='HHhstJ'><div id='HHhstJ'><ins id='HHhstJ'></ins></div></i>
              <i id='HHhstJ'></i>
            1. <dl id='HHhstJ'></dl>
              1. <blockquote id='HHhstJ'><q id='HHhstJ'><noscript id='HHhstJ'></noscript><dt id='HHhst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HHhstJ'><i id='HHhstJ'></i>

                相關詞條

                好萊塢怎樣談生意?

                在大多數情況下,買家會要求編劇寫作費用依照版權購買費的一定比例計算。盡管這是可以商榷的,但在實踐中大多會被接受...

                查看詳細譯文>>
                【試讀】莫裏康內:50年一瞬的魔幻時刻

                有一部電影因為陰錯陽差最後沒能合作,那部電影是《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導...

                查看詳細譯文>>
                構建謀殺:插入鏡頭與特寫鏡頭

                特寫鏡頭中的面孔是模糊的、可交流的、富有表現力的,它呈現了另一種緊張關系:愛普斯坦將面孔視為肌肉與軟骨的集合,...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日本電影六█面體之周防正行

                By 1905電影網2015 . 04 . 08 周防正行日本電影

                日本電影六面體之周防正行

                作為作家導演和作者導演的中和,周防正行不僅貢獻出來異色非常的《變態家族》和文藝腔十足的《五個光頭少年》、《五個相撲少年》,在主流上的貢獻也足以讓周防正行載入日本電影史冊。我們對周防正行導演生涯整體上的捕捉可以看出,周防正行並不是一位成功的作家導演或者作者導演,但卻是一個習慣摸索現象與心理的導演。

                本文原載於金羊網

                作者:王之軍


                        從法國電影新浪潮開始▓,電影界對導演的類型做了一次新的劃分,作者導演和作家導演的概念被引入到電影界當中,並且沿用至今。但是,作者導演與作家導演的區別卻不同於類型片之間的差別那麽明顯,同樣也不是理念上的差別。周防正行在日本電影導演中應該算介於兩者之間。大學期間學習法國文學的周防正行在拍電影的同時自然也不斷繼續自己的文學創作,入行之旅與其他導演不同的是,周防正行是因為參加了蓮實重彥的電影課程而開始萌生拍電影的想法,相對來說,周防正行的電影之路要比其他導演順利得多。


                周防正行周防正行

                        如果我們細數周防正行二十多年拍攝的這些作品,不難發現一個規律,每一個時期,周防正行的電影風格都大不相同,但是又按照時間的遞進不斷改變著,極富規律。這可能和周防正行最初始的經歷有關———不是電影專業畢業,也不是混跡電影公司的學徒。從處女作《變態家族》當中,我們就隱約可以察覺到周防正行未來的路。甚至可以說,周防正行的作品在對電影不斷的吸納和接觸中,進行著模仿性的改變。《變態家族》可以被稱為是在電影語言上對小津安二郎作品模仿得最淋漓盡致的作品,至今都很難從“偷師”小津安二郎作品的影片中找出第二來。但周防正行在電影語言上已經不是“偷師”那麽簡單。懷著致敬的態度,周防正行幾乎照搬小津安二郎不同時期電影語言的特點,結合在一起,創造出了一部在技術上完全脫胎自小津安二郎的影片。盡管也是在描述日本的家庭,可是周防正行的《變態家族》在立意上就完全背離了小津安二郎的影片,外殼是小津,內在卻是一部十足的粉紅電影(Pink Eiga)。


                        通常,粉紅電影的拍攝極盡簡約。從之前我們提到的神代辰巳的作品中就可以看出。但是簡約之中滲透出來平穩的拍攝手法和嚴肅的制作態度絲毫不亞於那些主流電影。周防正行的《變態家族》可以被稱為是日本電影史上高水準的粉紅電影,並且很多時候被冠以小津安二郎“變奏”的名稱。同樣是在簡單的室內環境,封閉的空間裏,運用有力的鏡頭調度,周防正行把粉紅電影▓拍出了時間的延展和空間的無限。可以說,小津安二郎造就了《變態家族》這個粉紅電影的新世界。


                        在經歷了《變態家族》的成功之後,周防正行得到了業內的認可,這其中就包括蓮實重彥。1989年開始,周防正行進入他個人電影生涯的第二個時期,也是最為重要的一個時期。嶄露頭角之後,正是1989年和1992年的兩部“少年”奠定了周防正行在日本電影當中不可動搖的地位。1989年周防正行以和尚為主題拍攝了《五個光頭少年》。這部講述少年僧人生活與修行的影片,成功地將周防正行推向日本電影的主流陣營中。走向明確,題材新穎,加上幽默風趣的故事根基,周防正行開始了主流輕喜劇之旅。


                        1992年,周防正行拍攝了他電影生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五個相撲的少年》。這部曾經以《大相撲》為名在中國上映的日本影片,不僅繼承了之前《五個光頭少年》的風格和立意,周防正行更是在原本輕喜▓劇和略帶青春色彩的基調之上,引入了勵誌的作用。從這點上看,周防正行雖然在創作不同風格類型的影片,但手段基本與《變態家族》一致,看似毫無瓜葛的元素組合在一起,不僅在影片的風格上多元化,也迎合了不同階層與對象的欣賞品位。正因為如此,《五個相撲少年》為周防正行贏得了當年日本學院獎五項大獎,值得一提的是這其中兩項獎分別是最佳男主角和最佳男配角。從這兩項大獎中,我們也可以看出周防正行掌控和調度演員的能力。這種能力在未來周防正行其他時期的影片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僅繼續維持周防正行主流導演的地位,還使得周防正行得到了國際上的認可。


                《五個相撲的少年》劇照《五個相撲的少年》劇照

                        從那部更多人熟悉的《談談情,跳跳舞》中,我們可以看到周防正行對演員表演的把握。導演的含義是建立在指導演員的基礎之上,甚至可以說,一個好的電影班底,導演只需要在拍攝過程中做到有力地控制演員,完成演員在鏡頭內的調度即可。1996年的周防正行,完全具備擁有一個一流攝制班底的能力。役所廣司主演的這部《談談情,跳跳舞》描繪的是日本最普遍的一個現象,中年男人在社會壓力和家庭壓力的驅使之下所不得不面對的“中年危機”,役所廣司避免了對社會現狀的深思和批判,反而借由一個主流的,帶有一點點浪漫喜劇色彩的方式為中年危機找到一個合理的釋放空間,也是一個標桿式的理由。役所廣司飾演的公司職員,一見鐘情式地把家庭與工作上的壓力放到交際舞當中。役所廣司為一條主線,在表演上也盡量靠攏在中和的體現中,而兩條副線,草刈民代飾演的舞蹈老師,體現了影片浪漫主義色彩的一面。在《五個光頭少年》中就有過出色演出的竹中直人在本片中扮演的光頭男子的形象,作為喜劇甚至“鬧劇化”的體現,豐富了影片整體的表演風格。可以說,《談談情,跳跳舞》的電影語言是平凡的,不夠典型的,但是該片在表演的體現上卻達到了一個近乎經典的高度,除卻演員本身的能力,周防正行對演員的掌控和調度是影片表演具備高水準最為主要的原因。


                        1996年之後的十年,周防正行進入半退休的狀態。除了在2004年美國米拉麥克斯公司翻拍了《談談情,跳跳舞》理查·基爾主演)之外,似乎看不到和周防正行有關的電影事件。但這段時間卻成為周防正行文學創作的高峰。十年之後的2007年,周防正行重執導筒拍攝了《即便這樣也不是我做的》。這部社會題材的影片在題材的選擇上並不新穎,日本社會題材影片正是在周防正行十年蟄伏期中進入主流視線的。但是作為一位在老一輩導演風格熏陶下的電影導演,周防正行廣泛吸納新的社會現象從而放入到自己影片的能力是不能小看的。正是這部題材“過時”的《即便這樣也不是我做的》讓十年蟄伏後的周防正行又進入到日本主流電影幹將的行列之中。10億日元的票房足以證明周防正行對主流市場的掌控能力是天生的。


                        作為作家導演和作者導演的中和,周防正行不僅貢獻出來異色非常的《變態家族》和文藝腔十足的《五個光頭少年》、《五個相撲少年》,在主流上的貢獻也足以讓周防正行載入日本電影史冊。我們對周防正行導演生涯整體上的捕捉可以看出,周防正行並不是一位成功的作家導演或者作者導演,但卻是一個習慣摸索現象與心理的導演。這恐怕也是周防正行可以長久立足在日本電影界的重要原因。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