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8com

  • <tr id='95EUL6'><strong id='95EUL6'></strong><small id='95EUL6'></small><button id='95EUL6'></button><li id='95EUL6'><noscript id='95EUL6'><big id='95EUL6'></big><dt id='95EUL6'></dt></noscript></li></tr><ol id='95EUL6'><option id='95EUL6'><table id='95EUL6'><blockquote id='95EUL6'><tbody id='95EUL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95EUL6'></u><kbd id='95EUL6'><kbd id='95EUL6'></kbd></kbd>

    <code id='95EUL6'><strong id='95EUL6'></strong></code>

    <fieldset id='95EUL6'></fieldset>
          <span id='95EUL6'></span>

              <ins id='95EUL6'></ins>
              <acronym id='95EUL6'><em id='95EUL6'></em><td id='95EUL6'><div id='95EUL6'></div></td></acronym><address id='95EUL6'><big id='95EUL6'><big id='95EUL6'></big><legend id='95EUL6'></legend></big></address>

              <i id='95EUL6'><div id='95EUL6'><ins id='95EUL6'></ins></div></i>
              <i id='95EUL6'></i>
            1. <dl id='95EUL6'></dl>
              1. <blockquote id='95EUL6'><q id='95EUL6'><noscript id='95EUL6'></noscript><dt id='95EUL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95EUL6'><i id='95EUL6'></i>

                相關詞條

                韓國導演金基德專訪 共處於一個家庭之中 是對人類的終極考驗

                通過《阿裏郎》,金基德似乎完成了一次涅,但從采訪和他最新的電影《阿門》中,我們可以看到,金基德只是通過《阿裏郎...

                查看詳細譯文>>
                金基德:我關註的是歐洲

                金基德,韓國著名低預算導演,90年代在法國學習繪畫,影片帶有明顯水墨畫底蘊。以大膽和情色著稱,所以影片很多時候...

                查看詳細譯文>>
                韓國導演金基德:一直活在電影裏的人

                《阿裏郎》是我第一次制作的自編自導自演的半紀錄片作品。它屬於現實題材,是對自我的質問。對我來說,通過《阿裏郎》...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澳门皇冠 / 正文

                金基德《雛妓》:女性關懷還是男權泛濫

                By 1905電影網2015 . 03 . 27 金基德雛妓韓國電影

                金基德《雛妓》:女性關懷還是男權泛濫

                一個人存在於兩個世界,肉體之外和精神之內,兩個世界似乎永遠無法交匯,肉體世界本身是開放的河流,而精神世界卻是堅不可摧的城墻。

                本文原載於網絡

                作者:nostalghia


                  對於金基德的片子,看過的幾部(新片《時間》除外),都是逆著時間順序來觀賞的,先是《弓》,依次《春去秋又來》《漂流欲室》等,然後是《雛妓》。幾部片子拍攝時間的跨度相對來說比較平均,可以看出這個導演的一點脈絡。因此,看《雛妓》的時候,我第一直覺比他後來那些片子要溫和的多了。看來在探討禁忌問題,金基德在這個時候還只是扔出了一顆探路石,當然引起的波瀾卻是不小的。


                《雛妓》海報《雛妓》海報

                  強烈的象征主義是金基德電影的特征之一,正如在一次訪談中,他列舉對自己影響較大的導演中提到了我最為欣賞的前蘇聯導演塔科夫斯基,當然個人以為他的象征主義的運用雖然純熟,但遠遠達不到塔氏的藝術深度,並且反復地在他的一系列電影中出現相▓似的意象,例如大海,魚,神像,弓,燈塔等等,初看有些費解,我是帶著從中國古圖騰的角度去理解這些意象的(也是受了聞一多研究《詩經》的啟發),東亞文化的相似之處不言而喻。對色彩的精心掌控也是他的特點之一,看了他的幾部片子,所用的色彩提取出來無非是藍,紅,綠三種主色調構圖的反復運用。單純停留在電影平面美學的層次去看待這些象征意象的話,幾部下來未免會因起審美疲█勞,以為導演是在玩弄技巧,故作晦澀。而事實上,我覺得金基德很多電影雖然偏頗較甚,卻是直擊東亞社會文化的敏感點的,但是電影不是文字評論,他只能以象征主義來表達. 

                 

                  想起妓女,我們可能會想到這樣的形象:濃施脂粉,目光空虛,時髦的衣服遮不住身軀的疲憊。而《雛》中那個妓女正好相反,略施粉黛,衣著飄逸,色彩鮮明而不俗艷,處處給人清新的感覺。相對於那些把妓女作為一個道具的其他影視作品來說,金基德把電影放在了對其的個體關懷上,電影在兩條平行的線索展開,一條是妓女貞花在慧美家開的旅館謀生的經歷,另一條是尚在校園的同齡少女慧美與其男友之間的糾紛以及她對貞花的敵視。貞花長得苗條漂亮,而慧美則身體粗壯,象一個男孩子,我想導演之所以這樣挑選演員,也許一開始就要把觀眾的意識傾向到雛妓貞花那邊。但是導演的陰謀卻是蓄意全部用在了慧美身上,這個陰謀,直到電影結束才恍然大悟。

                 

                  金基德一開始就和我們玩象征主義,烏龜和金魚都已經先出場,魚是欲望的象征,在中國古代,捕魚的隱喻是性行為。金魚的美麗和烏龜的醜陋也同樣形成了類比;貞花的美,卻在一個自稱是他的哥哥的虐戀者的折磨下綻放。接下來,我們看到,貞花的到來給慧美一家帶來的變化,除了慧美不過不失的母親外,其他人的態度無疑是尖銳的,慧美的父親從貞花身上發現了美,這種美足以撩動他內心沈寂多年的欲望,他在墻上畫魚來作為對欲望的單純表達,貞花作為欲望的載體,替他完成了這部藝術品,他和貞花做完愛,貞花捏破了裝金魚的容器,欲望終於不堪承受忍耐而瞬間釋放;慧美的弟弟,處在青春期的悸動,從▓貞花身上,他得到不是單純欲望的發泄,而是人性自然之美。

                 

                  再來說說慧美,這是一個受著良好的東方█傳統教育的女子,把自己和男友在婚前的關系始終保持在“精神戀愛”的層次,以像貞花這樣的女子為不潔,甚至於她的東西都是不潔的,她並非是克制自己的欲望,而是尚停留在潛意識中,從她一次次和男友的矛盾沖突就可以看出,傳統思想停留在意識中覆蓋了潛意識中的欲望。在她和男友的矛盾激化到爆發的層次上,她開始反思,質疑自己所苦苦恪守的道德準則,在一個夜裏,她拿起了弟弟常用的接線機,聽到了貞花和客人的聲音,她的內心█不安了。她的手開始探索身體的敏感;她看見燈塔上貞花和心上人的情景,她的內心飛揚起了難以名狀的美感。又一個夜裏,當她一反常態的時候,男友卻願意完成她之前的願望,留到婚後。這個情節,再好不過的闡釋了那個原理:人性的鐘擺總是在道德和欲望兩個極點不斷擺動的。故事的結局,在一個純潔的雪夜,一向以貞花為恥的慧美,代替了貞花,完成了一次“接客”。她們衣衫單薄,顯然這不是冬季之雪,而是欲望純潔化的精神之雪。


                金基德金基德


                  電影在這裏結束,我的質疑卻展開了,《雛妓》這部片子是金基德早期作品,相對於後面《欲室》,《弓》,這部片子尚還內斂。對於一個導演的定義常常是別人的理解,而非導演自己的闡釋。正如提起金基德,很多人就會說:“男權”。日韓的“男權”與法國的“女權”已經成為標誌,我一直以為很多法國女性電影的“女權”是處在一種悲哀的境遇下的,無論凱瑟琳·布蕾亞的片子還是《悲情城市法國版》,都是受男權角力走向極端的女權。女性看電影受到三重影響而導致誤讀:男性的導演,男性的演員,男性的意識形態。看金基德的片子,個人感覺這種味道尤其嚴重,雖然他的電影往往以女性的演員為主,如果說金基德的電影有特色的話,女主角的表演不可或缺。金基德致力於對人性中欲望的挖掘和釋放,但是很難說這種對女性個體的剖析是關懷還是把玩,這是我作為▓女性觀眾不能理解的部分。

                 

                  金基德把電影的重點放在對女性欲望的解讀上,但是這個過程卻離不開男性的行為引導,恰似“女為悅己者榮”。貞花在電影中承受的虐戀和錯愛,從社會學上說,是在一個卑微的層次,但從生理上說,似乎都合乎她的欲望,而慧美最後也走向了貞花的世界。導演想說,這不是一個女人,而是所有的女人。金基德的剖析是女性欲望冥冥中的知音,還是把女性的精神也拿來把玩呢?當現代男性越來越熟知女性身體的敏感點的時候,是不是金基德來超越肉體而把玩精神了。

                 

                  一個人存在於兩個世界,肉體之外和精神之內,兩個世界似乎永遠無法交匯,肉體世界本身是開放的河流,而精神世界卻是堅不可摧的城墻。金基德在肉體的世界,向精神世界發起攻擊,對欲望的挖掘已經觸及墻基,動搖著這座城墻。一旦精神的世界失守,是末日還是天堂,有誰能體會呢?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