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来AG旗舰厅

  • <tr id='EaFkey'><strong id='EaFkey'></strong><small id='EaFkey'></small><button id='EaFkey'></button><li id='EaFkey'><noscript id='EaFkey'><big id='EaFkey'></big><dt id='EaFkey'></dt></noscript></li></tr><ol id='EaFkey'><option id='EaFkey'><table id='EaFkey'><blockquote id='EaFkey'><tbody id='EaFkey'></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aFkey'></u><kbd id='EaFkey'><kbd id='EaFkey'></kbd></kbd>

    <code id='EaFkey'><strong id='EaFkey'></strong></code>

    <fieldset id='EaFkey'></fieldset>
          <span id='EaFkey'></span>

              <ins id='EaFkey'></ins>
              <acronym id='EaFkey'><em id='EaFkey'></em><td id='EaFkey'><div id='EaFkey'></div></td></acronym><address id='EaFkey'><big id='EaFkey'><big id='EaFkey'></big><legend id='EaFkey'></legend></big></address>

              <i id='EaFkey'><div id='EaFkey'><ins id='EaFkey'></ins></div></i>
              <i id='EaFkey'></i>
            1. <dl id='EaFkey'></dl>
              1. <blockquote id='EaFkey'><q id='EaFkey'><noscript id='EaFkey'></noscript><dt id='EaFkey'></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aFkey'><i id='EaFkey'></i>

                相關詞條

                胡金銓的武俠電影美學

                胡金銓跟20世紀三四十年代的知識分子及文藝青年一樣,經過抗日及內戰後,心態多少存有普羅色彩,憎恨當權者的專橫腐...

                查看詳細譯文>>
                張大春:胡金銓說笑

                一九九七年一月中,胡金銓導演心臟手術失敗,病逝於臺北榮民總醫院。他生前的朋友聚在一道說起來,每個人都會想起一部...

                查看詳細譯文>>
                “考據狂”胡金銓

                2012年是武俠電影一代宗師胡金銓誕辰80周年,“胡說:八道——胡金銓·武藝新傳”主題展於7月3日-8月26日...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張大春:胡金銓說笑

                By 1905電影網2015 . 03 . 26 胡金銓軼事張徹張大春

                張大春:胡金銓說笑

                一九九七年一月中,胡金銓導演心臟手術失敗,病逝於臺北榮民總醫院。他生前的朋友聚在一道說起來,每個人都會想起一部他發願而未能成就的作品。有人說他的《華工血淚》沒能拍成,最屬遺憾。有人說他還想拍《徐光啟傳》,才跟大陸某電影制片場談出一點眉目,就鬧出個敏感事件,計劃當下泡湯。

                  天底下做戲的人都是一個樣兒。他們看上了一個甚麽玩意兒──那怕只是一張臉孔、一片景色、一段生活瑣碎、一個無足為奇的故事都會像著了魔似地受了莫大的感動要把它寫下來、演起來、拍出來。


                香港大導演張徹(右一)及其四大弟子(從左至右,依次是姜大衛、狄龍、王鐘、陳觀泰)香港大導演張徹(右一)及其四大弟子(從左至右,依次是姜大衛、狄龍、王鐘、陳觀泰)

                  從前有個電影導演叫張徹,很是博聞雜學,一度迷上了「杭城地藏王」、「藏王幫」的題材,原本想要讓他的弟子陳觀泰領銜演出一部名為《杭城風雲》的電影,到處請人打聽「地藏王」在宗教、神話和民間傳說裏的各種細節。消息傳出,來了個自稱是「杭城藏王缽嫡傳弟子」的人物,宣稱此事甚秘,非單獨約見導演不可,但是要一萬塊錢港紙「填缽兒」(化緣)才肯說。張導演答應了,和對方約在半島酒店的一個房間裏晤談。


                  彼人生得是形容猥瑣、樣貌醜怪,渾身還散發著一股魚腥泥臭,一見面就要錢。張導演立刻如數掏出──只不過是大致上相當一萬港元的美金,都是百元鈔,而且只有多、沒有少。對方前前後後翻來覆去點了好幾遍,硬說少一張百元鈔,張導演拿回去再數,果然少一張,只好給補上。那「藏王」又算一遍,赫然還是少一張。張導演依樣將所有的鈔票抓回手裏再數一遍,果然還是少了。如是者一連十二次。


                  張導演在第三次以後就知道來者耍了手法,但是他想親眼看破對方的機關,就算被當成肉頭也無所謂。一路這麽數下去,還是不信邪──雖然他肚子裏明白:身上就只剩一百塊錢了,卻還是準備豁出去再數一遍;孰料那「藏王」幹脆伸手道:「你口袋裏還有一百,掏出來就是了。」張導演依言掏了錢,交給「藏王」。「藏王」隨即一擡屁股,朝房間的大面窗戶大步走去,道:「讓你看了十三回都看不出,還當導演呢!我看你根本是個騙子!」說時人已經鉆進窗玻璃裏去了。


                胡金銓拍攝《山中傳奇》時的工作照胡金銓拍攝《山中傳奇》時的工作照
                  張導演█大驚,起座開窗一看,外面是空的,臨街俯首,不過是幾十公尺峭壁也似的樓面,那「藏王」不見鬼影,而自己身上連一個蹦子兒都不剩了。那一部《杭城風雲》畢竟沒拍成,直到好幾年之後,張徹也才敢把這件事向幾個較為親近的朋友坦白說出,我則是從胡金銓導演那兒聽來的。


                  與胡導演一同工作,完全是基於聊這些事的樂子。你明知整件事不合乎自然律,卻不得不信以為真。


                  一九九七年一月中,胡金銓導演心臟手術失敗,病逝於臺北榮民總醫院。他生前的朋友聚在一道說起來,每個人都會想起一部他發願而未能成就的作品。有人說他的《華工血淚》沒能拍成,最屬遺憾。有人說他還想拍《徐光啟傳》,才跟大陸某電影制片場談出一點眉目,就鬧出個敏感事件,計劃當下泡湯。也有人說他晚年鐘情於動畫片,策劃《劉海戲金蟾》,光是原畫手稿就有近千張,卻苦於沒有資金,連腳本都出不來,才是賫誌以歿。


                  我跟胡導演合作過兩個計劃,一個是香港徐克《笑傲江湖》,一個是臺制魯稚子的《將邪神劍》,前者拍不到幾場戲,徐克收回去自己導了,本子作廢。後者█還沒開拍,胡導演便因一再要求追加預算而遭到撤換,本子給接手的丁善璽改得體無完膚、不成面目,從歷史宮廷劇變成了武打色情劇。可我先前領過稿費,拿人手短,沒有申覆的權利。倒是胡導演給我打了個越洋電話,劈頭就問我:「對吳三桂有沒有興趣?」


                  「聊的興趣很大,寫的興趣沒有。」我說:「我不想寫一個小人的故事。」我在電話裏對胡導演說。

                  胡導演哈哈大笑起來,道:「滿世界都是小人;不寫小人,你還能寫甚麽呢?」


                  蘋果日報2011.5.15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