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途国际

  • <tr id='pGr1fd'><strong id='pGr1fd'></strong><small id='pGr1fd'></small><button id='pGr1fd'></button><li id='pGr1fd'><noscript id='pGr1fd'><big id='pGr1fd'></big><dt id='pGr1fd'></dt></noscript></li></tr><ol id='pGr1fd'><option id='pGr1fd'><table id='pGr1fd'><blockquote id='pGr1fd'><tbody id='pGr1f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Gr1fd'></u><kbd id='pGr1fd'><kbd id='pGr1fd'></kbd></kbd>

    <code id='pGr1fd'><strong id='pGr1fd'></strong></code>

    <fieldset id='pGr1fd'></fieldset>
          <span id='pGr1fd'></span>

              <ins id='pGr1fd'></ins>
              <acronym id='pGr1fd'><em id='pGr1fd'></em><td id='pGr1fd'><div id='pGr1fd'></div></td></acronym><address id='pGr1fd'><big id='pGr1fd'><big id='pGr1fd'></big><legend id='pGr1fd'></legend></big></address>

              <i id='pGr1fd'><div id='pGr1fd'><ins id='pGr1fd'></ins></div></i>
              <i id='pGr1fd'></i>
            1. <dl id='pGr1fd'></dl>
              1. <blockquote id='pGr1fd'><q id='pGr1fd'><noscript id='pGr1fd'></noscript><dt id='pGr1f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Gr1fd'><i id='pGr1fd'></i>

                相關詞條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 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我對十三燕很陌生,但是他的行當,我不陌生。因為他同是演藝的,一直也是個演員,不管是京戲、是話劇,這個還是同命相...

                查▓看詳細譯文>>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有一段資料傳的特別廣,說這個王學圻特別誠懇的跟陳凱歌說,你們都出名了,你跟張藝謀,咱們再合作一部戲吧,那誰說,...

                查看詳細譯文>>
                何東專訪王學圻(三):拒絕與大S床戲 拍《黃土地》有榮譽感

                我記得原來《黃土地》裏沒有腰鼓這場戲,是他們去陜北安塞去采景,說我們這兒有腰鼓,他們看了,看完了回來也說:“學...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By 1905電影網2015 . 03 . 26 王學圻梅蘭芳陳凱歌張藝謀幕後故事第五代導演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有一段資料傳的特別廣,說這個王學圻特別誠懇的跟陳凱歌說,你們都出名了,你跟張藝謀,咱們再合作一部戲吧,那誰說,我估計帶著鼻音,“可能嗎?”就是陳凱歌;然後你又把這話跟張藝謀說,他也樂了,說不可能吧;後來你2007年在中國電影報導接受專訪的時候,你說凱歌是藝術家,很文;藝謀一樂,不可能,是政治家。

                褒獎第五代:他們在堅█守中求改變


                  主持人何東:您沒去領金馬獎,於冬代您領了,當時有一番這樣的感言,王學圻是現在中國影壇極具分量的一個演員,他有一個外號叫“肩扛█第五代”,你怎麽理解評價這個於冬說的“肩扛第五代”的說法?

                《黃土地》海報《黃土地》海報

                  王學圻:因為▓我和他們合作的比較早,他們剛從學校裏頭就合作,那時候我也不知道他們是第五代,他們也不知道日後能成大師,那在一塊兒工作比較長,作品慢慢理解的比較多一點,他們要的什麽東西,他們的審美,他們的情緒,可能和以往電影不太一樣了,那慢慢我們能接受這種低調表演。

                 

                  當時凱歌就覺得他說這種低調表演可能是一時還被人不認識。我記得那時候就寫過一回文章,就是這種表演說是可能不會一時被廣大人民接受,但是他們就希望這樣的表演,還希望這樣的演員能夠在他們的作品裏頭出現,他們說我們有我們自己的明星,我們自己的這個演員。所以說一切好像都是嶄新的,只是我跟他們合作比較多,再一個,可能接受他們這種藝術觀念也好,還有審美觀念也好,可能更早一點,再說,也適應比較強一點,也早了一點。那時候我就記得我們到江岸拍《黃土地》,那個陳凱歌錄音錄一個黃河的聲音,白天聽不見聲,夜裏兩點我們去了,把我叫起來去黃河邊兒上了,那是黎明錄音,你站在黃河邊兒上,黃河真是在咆哮啊,那麽大聲啊,當時夜裏聽▓,真是那麽大聲。他感慨萬千,他說這是黃河的中遊,就是中間部分是它的中年狀態,雖然看著這個上面波瀾不驚,底下蘊藏著非常有),所以說他們不一樣,他們這種東西。所以我呢,只是說我和他們合作比較多,再一個呢,接受他們的這種審美和表演的方式也早了一點,那麽這一天真是這樣的。

                 

                  主持人何東:那麽稍微▓翻一下您的簡歷啊,《黃土地》開始,我剛才采訪之前我講了,就是說很少有這種電影,就是你一閉眼睛,一個高坡信天遊起來,這個人站在那兒。有的電影看完,包括我們,看完就看完了。那麽您、陳凱歌、張藝謀李少紅胡玫何平這一溜都合作過了,那麽作為一名跟第五代導演可以說合作最多的主演演員,你對他們第五代當下的總體評價是什麽?

                  王學圻:現在我覺得我們國家的這第五代還是中流砥柱,恐怕還是中流砥柱,新生代有,但是力量不足以能把他們替換掉,估計他們還有一段時間。再加上他們從學校出來的那股子勁兒,我覺得他們始終沒怎麽變,而且他們現在開始應變能力了,他們不固守自己。所以有時候說到他們某個作品的遺憾也好,我說這種嘗試應該讓他們有遺憾的地方,有不成功的地方,或者是不如▓意的地方。

                 

                  他畢竟在變,要求變革自己,要求自己也在努力變化自己,不墨守成規這些遺老的東西。所以說我就覺得在目前我們影壇上這第五代導演這些領軍人物來講,我覺得還是一個我們中國影壇的主力軍。那新生代的力量也有,但是他們也在這個,就是說更現代的這種狀態中來創作自己的東西,也想有自己的風格,自己的視點,跟他們的力求不太一樣。但是一樣的是什麽呀?那種認真和刻苦的狀態,那種吃苦,還有一個熱愛電影的感情,我覺得這是一樣的。

                 

                  主持人何東:有一段資料傳的特別廣,說這個王學圻特別誠懇的跟陳凱歌說,你們都出名▓了,你跟張藝謀,咱們再合作一部戲吧,那誰說,我估計帶著鼻音,“可能嗎?”就是陳凱歌;然後你又把這話跟張藝謀說,他也樂了,說不可能吧;後來你2007年在中國電影報導接受專訪的時候,你說凱▓歌是藝術家,很文;藝謀一樂,不可能,是政治家。那麽在你看來,電影藝術家和電影政治家不同的█地方在哪兒?

                  王學圻:這個後來何群給它演繹了,何群因為說,最可樂就是何群說的,問凱歌,說王學圻問凱歌很誠懇的說你們再合作一個,凱歌就笑了笑說,可能嗎;完了跟藝謀也說了一遍,我真說這個話的,完了藝謀說,不可能吧;這是後來亂了,等到問何群,何群說,一笑“扯淡”。後來何群說,合著我是一個潑皮,人家一個藝術家,一個政治家,這麽過來█的。實際上這個政治家和藝術家,只能代表他們對待自己喜歡的東西、作品有關系,這個有關系。


                《梅蘭芳》劇照《梅蘭芳》劇照


                  主持人何東:題材反映。

                  王學圻:對,題材反映,大家喜歡這個,喜歡那個。有些那個導演很敏感,就是在政治方面的喜歡,這種政治東西,宮廷的戲,什麽這些東西。有些人是藝術上更敏感,你比如說凱歌,他就拍了一個空鏡頭,一個牛在那兒閑著吃草,這個老漢端一大碗在那兒喝粥,牛悠閑地在搖著尾巴。他就會掉淚,他說農民這一生中是最痛快的時候,他會這麽想,那他是個藝術家,他會感受到這樣的,他聽見那個聲他會掉淚,太痛苦了,喝的那個粥,他是這樣的。那有些呢,有些人覺得這種心理戰術,勾心鬥角,權力之爭,他覺得是過癮,毛骨悚然甚至於,有些人可能喜歡這個東西,不一樣。

                 

                力挺陳凱歌:被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主持人何東:那麽從那個《黃土地》到《梅蘭芳》,你跟陳凱歌有四度的合作,一路見證他整個的過來。在《梅蘭芳》的劇組,你曾經用那個“忍辱”二字形容凱歌這個狀態,作為觀眾,如何理解你說的這個“忍辱”?

                  王學圻:這個呢,凱歌因為他準備《梅蘭芳》準備了一年多的時間,他談的,他說確實我對待這個梅蘭芳的忍辱,我感受非常深。這個我說明還是一個,作為一個人來講,有他的激情,有他的這▓個目標,有他這種狀態,但是呢他還得有他的方法,還有自己的磨煉,恐怕是自己的這種磨煉和遇事的狀態,還有包括方方面面的外界各種各樣壓力在一塊兒,可能都會影響到創作,或者你怎麽對待,如果你被這些擊跨的話,你就啥也弄不了。那麽如果你會正確對待,那就會一步一步走上成功,這個我覺得作為一個人來講,恐怕這種閱歷,為什麽說閱歷,一個人閱歷大的話,他就會,演員最大的財富就是個閱歷,是吧?你閱歷強的話,對你的表演就有幫助,實際上演員閱歷強的話,對待自己的工作就更能夠不像以前那種初出茅廬的鋒芒畢露的。

                 

                  實際上你要達到這個目的,你未必是直沖,我可以繞一點,我也可能成功。你直沖呢,你就成不了,你繞呢,你能成,你還能總結出很多經驗出來。我想他們恐怕也是在這個很多不斷的年輕導演,年輕的藝術形態裏面,也在衡量自己過去的這種藝術審美,和這種自己的喜歡東西,也在不斷的權衡判斷,包括他們拍的作品看出來,各種風格不一樣,這樣那樣的,我估計也在不停地探索,也在沒有說我就守著自己一個東西,那你說凱歌的《黃土地》,我沒有再看到很多更多的《黃土地》那樣的,它只是一種模式,他在找一種東西,再根據現在我們需要什麽東西,他再去領會需要的是什麽,他自己也是一樣,從中能得到很多▓收益。所以《梅蘭芳》對他來講,他確實是很沈下來的一兩年,他在琢磨這個事兒,對梅蘭芳大師,他佩服他這種忍辱的狀態,他可能對自己也想的很多吧。

                 

                第五代導演領軍人物陳凱歌第五代導演領軍人物陳凱歌

                  主持人何東:有一個事兒你怎麽理解,就是說為什麽媒體獨獨對陳凱歌非常挑剔和刻薄呢?

                  王學圻:我覺得我個人認為有兩種,一種是陳凱歌他的文學特別好,再一個口才也特別好。這一點呢,我覺得作█為媒體來講,我想就是說對陳凱歌的這種東西,你要說是從好的地方說,我覺得對他也是一種愛護,就是說也在幫他說一些東西,你沒有想到的,像這些東西。

                 

                  所以再說一點就恐怕是不錯,這個作品那麽多人說,我覺得有不同意見,這個作品就不平庸。如果你出來一個東西沒人說,說誰拍一個什麽,說拍一個什麽,是嗎?沒有人說,連說都懶得說了,你說你這個作品。他作品有爭議,爭議就不平庸,本身就不平庸,不平庸才有爭議,才值當他們吵,才值當咱們說三道四的,他要不值當你說,你說這個作品要不得了。所以說我就覺得這個還是對他的作品期望值很高的一件事,包括不管藝謀也好,凱歌也好,還是希望他們好,觀眾還畢竟是多的。但是越這樣呢,就是婆婆越多呢,恐怕這個菜越難做倒是真的,但是不管怎樣,他們能堅持到今天,而且不斷的大夥兒也能感覺出很多成績出來,也是很不容易的。


                自認很冷靜:已經沒機會犯錯


                  主持人何東:中國有一個成語叫大器晚成,您就是一個典型。

                  王學圻:謝謝。

                 

                  主持人何東:那麽想問,這麽多年來,您當了這麽多年演員,演了這麽多的戲,您一直堅持,始終沒變的是什麽?

                  王學圻:我始終從小就是確實喜歡這個行的,中間我也導過戲,但是我權衡下來呢,我覺得還是演員好,導戲呢,也不是說我一點本事沒有,那我也拿過大獎,是吧,國際獎。但是從喜歡來講,我覺得還是演員,我是喜歡演員。這點上,我覺得作為一個演員,我是沒有變,因為我覺得首先演員對我來講是一種非常偉大而幸福的事兒。

                 

                  我跟多次媒體也說,因為我清楚▓感受過,我沒想到一個演員█能夠喚起一個年齡很大的老者對他的童年的回憶,和對他向往的人的回憶。你比如說我前天也跟他們說過,我演李富春,當時演完之▓後,首次放,在資料館,他唯一的女兒李特特來看,白發蒼蒼的老太太,我很緊張,因為這是看她的父親。等看完之後,也沒說什麽,就吃飯,在一桌上吃飯。老太太老看我,我就有▓點毛,我得有點什麽詞兒來說說,哪兒不合適了。等吃完飯了,老太太就站那兒看我半天說“小王,我能抱抱你嗎?”我真的,我非常感動▓,我說作為演員,我一輩▓子我選對了,我能喚起她對她父親的懷念,她真的抱了我,哎呀,真是,你說能把一個白發老太太,他們覺得哪點兒像她父親了,或者哪點兒笑像了,不可能全像,不知道哪一點她就能承認你,她對他有一種幸福的回憶。你說作為演員,還有什麽比這更幸福的事兒了?所以我覺得這一點我沒有選錯。

                 

                  主持人何東:您現在因為有空政文工團的將軍的軍銜,最初你連演反面人物都猶豫,從《天地英雄》開始,何平那個,那個詭詐之人,藍鼻子綠眼睛的。

                  王學圻:對。

                 

                  主持人何東:到現在你轉換各種角色,你怎麽看中國現在文藝開放的變遷?

                  王學圻:一個是作品越來越不表面化、臉譜化了,他每個人物都給予很深刻的理解,都往人上寫了,往現實中,你覺得我見過這人了,你相信他的所作所為了,現在作品我們都寫得比較深入了。再一個,作品寫的多元化了,不像以前我們反映的,現在人們的欣賞能力也高,不是說你這好人就是好到家了,你這壞人就是生下來就是這個壞痞子,他不是,他是有他的變化,有他的這種轉變。

                 

                《天地英雄》DVD封面《天地英雄》DVD封面

                  所以說現在的作品,我覺得不管是好的也好,還是反的也好,寫的都讓人能夠幸福的。你覺得能夠似曾相見過,或者能感受到是這樣的。因為有些演的壞人,你不可能,你沒見過,沒想過,現在很多反面寫的,他有時候有一點他自己的人性方面的東西,但是他的信奉,他的信仰,他的作為,代表他的憤怒的一些東西。但是像以前呢,就是簡單。

                 

                  你比如我就說(《天地英雄》)來講,他寫這個人物寫的,他是個響馬子,強盜,但是他不愛財。那個說可汗給你個橙吃,他不要,他不要財。這個說那我要他女兒當我婆姨,他說行,行了吧,他還說和統治整個疆土相比,一個女兒算得了什麽,看不起可汗,什麽東西,連女兒都不要了,你看這個人多復雜化,是吧。他愛財,我告訴你你太有財了,你把這個活給我吧,咱倆分了就完了,你不聽,不聽舍不得殺他。舍不得殺他呢,他把名義看的比命重,說不用你了,不用了,大開殺戒,我說到的,我信譽,我得辦到。再一個很有情感,他會音樂,知音律啊,他有情感,他對待這個情感,有自己迷茫的時候拉二胡,有自己歡快的時候,有自己不振的時候,很豐富這個反派寫的。所以說我們看到的,寫得非常豐富這個人物。

                 

                  主持人何東:您也不年輕啊,聽說在十三燕之前,已經在考慮,剛才說您在空政邁出一步,又再邁出第二步,就是不準備沖得那麽猛了。那麽此前演了那麽多的戲,十三燕子確實是一個王學圻的表演時代開始了,這個(成了)明星。那麽我很想問你一句話,您怎麽看待人的命運這件事兒?

                  王學圻:要是從我個人講呢,我覺得只要有你自己的信仰目標,你就堅持不懈的走下去,在走當中不斷的修正,還要不斷的忍受各種寂寞還有打擊。但是你要堅信自己的目標是正確的,你就堅持走下去,至於它的成敗,不用考慮那麽多。如果說你每天在考慮成敗,你走不了,那只有你喜歡這個,那我就做這個,我做了就踏踏實實的做,好好的做,認真的做,不放過一點機會去做,這個幸福、這個成功就會等著你。

                 

                  所以說凱歌最後說,也許學圻你這一輩子可能就是等著十三燕的角色呢。我覺得可能,不能說那麽懸乎,起碼有它的道理在裏面。如果說沒有這麽長的時間積累自己的表演,沒有在我人生中的這種坎坎坷坷,剛才您說的這個,那十三燕這種蒼涼也好,悲傷,體會不到。實際我自己能體會到,那我走過來,確實很不容█易。那話說回來了,每個演員走到這步上,都會很不容易,只是你把自己的不容易,我怎麽能轉換到我自己喜歡的事業上去,讓它為事業服務,這恐怕是自己要做的一個工作。

                 

                  主持人何東:我最後還有一個疑問,蘇東坡說,“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成語的解釋,厚積薄發是什麽呢?大量充分的積累,“薄發”,少量的放出,形容只有準備充分才能辦好事情,因為這十三燕紅的太厲害了,跟著我估計這李玉堂也是大火。那麽找你演戲的會越來越多,可是你很記得陳可辛跟你說,接戲要慎重。那麽你現在面對你自己的現狀,你怎麽控制自己的節奏?

                  王學圻:一個是我現在很清醒我自己是半斤八兩,這個我知道,雖然很多朋友,會來很多戲,我覺得自己勝任不了的,或者是完成不了的,我也會放棄的,就像那個老司機,越開膽越小。因為我沒有這個犯錯誤的時間了,我只能就是把它做好,我沒有這種機會犯錯誤,不像年輕人,我跌倒再爬起來,你等我跌倒再爬起來太難了,所以說我下邊雖然多,但是作為我來講呢,恐怕會更謹慎,接好每一部戲,演好每一個角色。就是還有一個,要冷靜的知道自己是半斤還是八兩。


                  來源:鳳凰娛樂


                【查看更多】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2:為拍好《梅蘭芳》現學京劇三個多月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3:《十月圍城》的李玉堂很精明也幼稚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4:香港演員很能吃苦謝霆鋒五天不卸妝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