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平台网址

  • <tr id='gFC5FR'><strong id='gFC5FR'></strong><small id='gFC5FR'></small><button id='gFC5FR'></button><li id='gFC5FR'><noscript id='gFC5FR'><big id='gFC5FR'></big><dt id='gFC5FR'></dt></noscript></li></tr><ol id='gFC5FR'><option id='gFC5FR'><table id='gFC5FR'><blockquote id='gFC5FR'><tbody id='gFC5F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FC5FR'></u><kbd id='gFC5FR'><kbd id='gFC5FR'></kbd></kbd>

    <code id='gFC5FR'><strong id='gFC5FR'></strong></code>

    <fieldset id='gFC5FR'></fieldset>
          <span id='gFC5FR'></span>

              <ins id='gFC5FR'></ins>
              <acronym id='gFC5FR'><em id='gFC5FR'></em><td id='gFC5FR'><div id='gFC5FR'></div></td></acronym><address id='gFC5FR'><big id='gFC5FR'><big id='gFC5FR'></big><legend id='gFC5FR'></legend></big></address>

              <i id='gFC5FR'><div id='gFC5FR'><ins id='gFC5FR'></ins></div></i>
              <i id='gFC5FR'></i>
            1. <dl id='gFC5FR'></dl>
              1. <blockquote id='gFC5FR'><q id='gFC5FR'><noscript id='gFC5FR'></noscript><dt id='gFC5F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FC5FR'><i id='gFC5FR'></i>

                相關詞條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 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我對十三燕很陌生,但是他的行當,我不陌生。因為他同是演藝的,一直也是個演員,不管是京戲、是話劇,這個還是同命相...

                查█看詳細譯文>>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有一段資料傳的特別廣,說這個王學圻特別誠懇的跟陳凱歌說,你們都出名了,你跟張藝謀,咱們再合作一部戲吧,那誰說,...

                查看詳細譯文>>
                何東專訪王學圻(三):拒絕與大S床戲 拍《黃土地》有榮譽感

                我記得原來《黃土地》裏沒有腰鼓這場戲,是他們去陜北安塞去采景,說我們這兒有腰鼓,他們看了,看完了回來也說:“學...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4:香港演員很能吃苦 謝霆鋒五天不卸妝

                By 1905電影網2015 . 03 . 26 王學圻十月圍城黎明幕後故事謝霆鋒曾誌偉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4:香港演員很能吃苦 謝霆鋒五天不卸妝

                我第一次跟香港演員合作,他們都很敬業,包括這個謝霆鋒的妝,他都不卸妝的,他就體會下殘疾人怎麽睡覺,四五天不卸妝啊,這一般受不了,那麽大熱天的,太敬業了。到最後武打的時候,他找的武士還真打他,真打,一拳拳打,打打打,打倒了。後來那個導演說,哎呀,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擔心他以後會不會打下後遺癥了,他說不真打他太假,所有打的都太假。

                點評香港大腕:很認真會演戲

                 

                  主持人█何東:包括一個唱歌的李宇春在裏邊,我看到片花裏有,爹,原諒孩子不孝,一勒那個,整個的房子就炸了。

                  王學圻:對,動作戲拍的非常漂亮,非常好,真的。


                《十月圍城》李宇春劇照《十月圍城》李宇春劇照


                  主持人▓何東:故事要好,再加上動作的內容。

                  王學圻:是,有人物,而且人物很感人,他們都還是很感人的,到最後很緊張,很感人。而且演員們都是,我第一次跟他們合作,都很敬業,你看他們那個誰,那些妝,包括這個謝霆鋒的妝,他都不卸妝的,他就體會體會下人睡覺怎麽睡,殘疾人怎麽睡覺,四五天不卸妝啊,這一般受不了,那麽大熱天的,太敬業了。到最後武打的時候,我聽導演講,他找的武士還真打他,真打,一拳拳打,打打打,打倒了。後來那個導演說,哎呀,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擔心他以後會不會打下後遺癥了,真是,他說不真打他太假,所有打的都太假。

                 

                  所以說我對他們也是第一次感覺到,所以說我覺得但非有點成績的感覺,那都不是說隨便得來的,真的是,原來覺得人家可能是,小夥子唱兩句,折騰折騰,不是,都是不容▓易的,那真是用汗水換來的,真是不容易。

                 

                  主持人何東:您剛才說的,我看了謝霆鋒的幾個電影,真是不得了了,他演電影是拼命的。

                  王學圻:對,那認真到一定程度。

                 

                  主持█人何東:真帥啊,看著連眼淚都看出來了。

                  王學圻:這個片子,你看他也是這樣,他專門找自己的,別人不敢打他嘛,找自己的拳師,一拳一拳打,所以說這個。所以這些演員,原來我就沒覺得什麽,但是後來覺得哎呀,這麽多為了這個在犧牲自己很多很多的東西,而這麽敬業,這麽刻苦,我們內地也很少見。

                 

                《十月圍城》劇照,曾誌偉飾演警長《十月圍城》劇照,曾誌偉飾演警長

                  主持人何東:《建國大業》之後呢,我的一個朋友形容,他說是中國電影界的一個春晚,我聽完一樂,所以它集中那麽多明星。但《十月圍城》,它不是一個應景█的故事大片,是一個真正的故事片,其中確實大牌雲集。那麽,當你,陳可辛黃建新找完你,知道這麽多香港的名人介入之後,你當時有壓力嗎?或者不適應?

                  王學圻:對,也有,因為有些東西在文化上有差異,首先文化差異就是可能有時候咱們講的很樂的事兒,他們覺得沒什麽可笑的,這一點是應該有的,還是有的,也想到。

                 

                  再一點語言,語言就是有時候一說起來那個話,他放慢你還聽得懂,放快就聽不懂,但是拍的當中,我沒想到他們特別尊重你,像曾誌偉,他拍戲當中,拍他自己的時候,感覺好,肯定就說了,廣東話比較好,他就跟我打個招呼,王老師,一會兒我拍我先說,我這個白話廣東話,我說好好好。拍我的時候,他跟我對詞,仍然是用普通話在跟我對,很尊重人,所以這一點我真的感觸非常深。

                 

                  主持人何東:那你以前演戲呢,我看演那麽多戲,大都是與內地的演員合作,而這一次就是說黎明甄子丹梁家輝、曾誌偉、謝霆鋒,都有重要的對手戲。我在這兒采訪了不少演員,好演員最高興的事兒,莫過於高手之間的那個,演戲的過程中,別不會演戲的,你就瞎了,就是你王老師也會吐嚕了。

                  王學圻:對。

                 

                  主持人何東:那麽在這些演員,剛才這個這麽多演員合作,有沒有讓你特別過癮的幾場戲呢?

                  王學圻:還是有的,真是有。剛才你說的好演員在一起拍戲為什麽過癮,就像打乒乓球似的,他打過去▓還能打回來,你抽過去了,人家還能接回來,他就能打出精彩球來。如果是你抽過去,那邊根本就啥也沒有,兩盤就完了,你沒什麽看頭,這也就好。有一些戲,真是包括不管是跟曾誌偉,還是跟那個梁家輝,有些戲在一塊兒演,確實是,你這樣演,我就會那樣演,我那樣演。沒有一種就是說互相的我瞧不起,都是互相的在挖,我這樣可█以更好一點,我那樣更好一點,這樣能夠擦出很多火花出來,對戲上有時候還會出來很新鮮的東西。拍當中呢,全組看著那個現場,也都能感覺到那▓種氣氛,讓人演戲,他們都會把他們帶進去,把觀眾帶進去。

                 

                  有些咱們內地演戲,很多▓你演你的,外面該喝茶(喝茶)、該說話的說話。你能感覺到這個組裏一安靜,絕不是因為制片主任喊安靜啦,安靜啦。不是,是演員的戲演的出神入化,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會很安靜的看。(別的戲)有時候你聽到現場,拍著戲了,還在喊別說話了,怎麽還說話,那戲肯定不行了,沒法看,都不能看


                《十月圍城》劇照,黎明飾演劉郁白《十月圍城》劇照,黎明飾演劉郁白


                  主持人何東:那您,我覺得就是說這種次數不是特別多,就是第一次和香港這麽全演員,全明星的演員班底合作,這麽一個電影拍下來,你認為他們的職業精神和表演態度有沒有內地演員應該學的地方?

                  王學圻:有,太多了,真是太多了,一個是他們,原來我以為他們肯定都不能吃苦,我覺得他們都不能吃苦。但是沒想到都那麽能吃苦,那三伏天啊,那都是棉襖棉褲啊,這是一個。再一個,所有的演員,你像黎明也好,那敬業之極,那穿那個破衣服,把自己造成那樣,咱們內地恐怕有些演員都做不到,嫌臟,他不是。真往地上躺,真穿得破衣邋遢,是吧,真弄成那樣。而且你看有一次,我記得我在那兒拍戲,他拍著戲也不知道有什麽事兒,拍完他那段,他就走了,燈光弄完之後呢,我記得他的詞讓導演一對,副導演一對,我就可以拍了。他都換好衣服又回來了,回來不說,又躺到原來的地方,剛才躺什麽樣,現在還躺著,躺著說就躺著說,跟我對詞,這就是你想不到的,你坐那兒就完了,不行,剛才什麽度還是什麽度,跟我對,穿著自己的衣服,因為他底下有事兒,馬上要走,他還要把這個事兒做完,所以這一點真是,他說應該的這是,他說王老師,真是應該的。所以說有些咱們光看人家這樣那樣的,都不白給。

                 

                  主持人何東:您的意思就是說沒一個白給的。

                  王學圻:對。

                 

                  主持人何東:都是滾出來的。

                  王學圻:你看那個甄子丹,他戴的那個頭套是光的,光光頭,那粘上就會一點兒氣都不帶出的,實在不行紮幾個眼,就把那個水流出來了,汗流出來了。那一戴就是一天啊,坐到那兒,眼睛哭成那樣,真是不▓容易,打起來一絲不茍,那真是。

                 

                  主持人何東:而且我覺得他很尊重,他跟您第一次碰面,還是王老師承讓。

                  王學圻:對,很尊重,也非常謙虛。

                 

                《十月圍城》劇照《十月圍城》劇照

                  主持人何東:我發現這兩年,就是這五六年吧,香港的導演北上的特別多,但是最初看了幾個,他們登陸咱們內地的電影呢,有點不尷不尬,怎麽說呢?有點像華僑進五七幹校了,開始無所適從。但是從去年開始,有點緩過來了,一步一步緩過來,一部一部的片子能看得出來。而這個《十月圍城》呢,不僅投資大,陣容強,還凝聚了陳可辛他們這一波的人的創作、拍攝,公映和票房的巨大期望,有的人甚至,我看評論上說,把這部片子的成或敗,看成是香港電影能否在內地重新崛起的一個試金石。你如何看《十月圍城》在這個層面上的意思?

                  王學圻:《十月圍城》啊,從它的構想到它的實施,它可能都是抱著這個目的來的,你就單看那個景,一比一的黃埔大道,我是不知道,你像他們來,像黎明他們幾個,曾誌偉還有梁家輝他們,他說真的是一模一樣,一比一的景。他說那個時候我們想拍,十年前就想拍,我們沒有錢,沒有地方,現在又有地方,又有錢。他從他的構想和他的架勢,他恐怕就是這個目的,我就不說別的,你光看他這個招牌掛的,就是各種招牌,四五千塊兒就掛那兒,四五千塊兒招牌。你看那個景,你隨便看一個窗戶,你能感覺到這個家裏邊有幾口人,幹什麽的,家裏這個女同誌勤快不勤快,每個窗戶你都能感覺到,甚至樓頂,蓋不上的頂,你說這家是賣瓢的,一看掛著瓢,晾著籽兒什麽的,他都設計的每個窗戶是幾口人,是男性是女性,你一看那個精細勁,你在那兒一站就知道,你確實有感覺。那個就是說從制作,從它的景的制作,到它的構想,我覺得剛才您說這個,那是毫█無疑問有這個準備。

                 

                新片聯手吳宇森: 沒來及趕去金馬獎


                  主持人何東:王老師,我問一下金馬獎的現場,您為什麽沒有親臨?是事先完全不知道,還是因為拍片子,你走不了?

                王學圻:金馬獎,因為它本身這個期限和我要辦手續的期限就不太夠,本身就不太夠。就是因為我在部隊嘛,因為部隊這個正常手續需要三個月,那麽後來緊著辦、緊著也趕不上。因為它手續必須得一道道走,所以說就非常遺憾沒有去成。

                 

                  主持人何東:你也正好在拍《劍與江湖》(即《劍雨》),就是剛才您說那個手續呢,也比較復雜沒去領獎。我在北京看見了吳宇森,他說,他是您的影迷,那麽有過現在的合作,你怎麽看這個吳宇森導演?

                王學圻:吳宇森導演,我覺得確實是一個我很佩服的一個導演。因為他的片子,從最早的到他後來這些《變臉》的片子都看過了,他▓把男人拍的,確實是男人那個勁拍的非常到位,這是一般很難拍出來的。所以說,我覺得有這個機會,我很希望跟他合作,而且很謙虛,沒想到那麽謙虛。對待這個,也是非常喜愛,對待稍微有點成績的,他認為好的,他是那麽的喜愛,真是一點也不裝,不做作。好,就是喜歡,怎麽喜歡,就怎麽喜歡。他一點也不那樣,所以我當然也希望將來有機會能夠多次合作,因為他的片子都是一些男人比較硬朗的一種,而且就是關鍵他那股子勁掌握的很好。那次開玩笑,我說吳導把男人那股勁拍的很好,(他說)“哎喲,我拍女人,拍的也很好。”


                  來源:鳳凰娛樂


                【查看更多】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2:為拍好《梅蘭芳》現學京劇三個多月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3:《十月圍城》的李玉堂很精明也幼稚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4:香港演員很能吃苦謝霆鋒五天不卸妝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