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皇宫网站

  • <tr id='oDECAo'><strong id='oDECAo'></strong><small id='oDECAo'></small><button id='oDECAo'></button><li id='oDECAo'><noscript id='oDECAo'><big id='oDECAo'></big><dt id='oDECAo'></dt></noscript></li></tr><ol id='oDECAo'><option id='oDECAo'><table id='oDECAo'><blockquote id='oDECAo'><tbody id='oDECA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DECAo'></u><kbd id='oDECAo'><kbd id='oDECAo'></kbd></kbd>

    <code id='oDECAo'><strong id='oDECAo'></strong></code>

    <fieldset id='oDECAo'></fieldset>
          <span id='oDECAo'></span>

              <ins id='oDECAo'></ins>
              <acronym id='oDECAo'><em id='oDECAo'></em><td id='oDECAo'><div id='oDECAo'></div></td></acronym><address id='oDECAo'><big id='oDECAo'><big id='oDECAo'></big><legend id='oDECAo'></legend></big></address>

              <i id='oDECAo'><div id='oDECAo'><ins id='oDECAo'></ins></div></i>
              <i id='oDECAo'></i>
            1. <dl id='oDECAo'></dl>
              1. <blockquote id='oDECAo'><q id='oDECAo'><noscript id='oDECAo'></noscript><dt id='oDECA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DECAo'><i id='oDECAo'></i>

                相關詞條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 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我對十三燕很陌生,但是他的行當,我不陌生。因為他同是演藝的,一直也是個演員,不管是京戲、是話劇,這個還是同命相...

                查看詳細譯文>>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有一段資料傳的特別廣,說這個王學圻特別誠懇的跟陳凱歌說,你們都出名了,你跟張藝謀,咱們再合作一部戲吧,那誰說,...

                查看詳細譯文>>
                何東專訪王學圻(三):拒絕與大S床戲 拍《黃土地》有榮譽感

                我記得原來《黃土地》裏沒有腰鼓這場戲,是他們去陜北安塞去采景,說我們這兒有腰鼓,他們看了,看完了回來也說:“學...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2:為拍好《梅蘭芳》現學京劇三個多月

                By 1905電影網2015 . 03 . 25 王學圻梅蘭芳十月圍城陳凱歌幕後故事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2:為拍好《梅蘭芳》現學京劇三個多月

                京劇員勒頭專門是固定的老師,給他勒頭。那個紗是濕的,水紗嘛,勒完以後,它慢慢一幹就繃的更緊,因為它鼓█面繃的更緊了,太疼了。所以每次拍完一個,那個余少群本身是這行當的還勒暈了給。所以這個真是,那個時候也沒想到,這個人物到底怎麽演,顧不上了,就光跟著學京戲了就,確實這個戲,要說付出嘛,可能是我所有戲裏付出最多的一個。

                受陳凱歌之托:《梅蘭芳》付出最多

                 

                  主持人何東:那麽我看了《梅蘭芳》,您演的這個十三燕子,兩個字,我在電影院裏頭,特別是電影的前半段,我認為這個電影非常震動,有兩個字概括這表演,蒼涼。如果要沒有您這個閱歷,換一演員,您覺得行嗎?光會,光懂京劇,愛京劇都█沒戲,不是這個意思。

                  王學圻:是,因為他,十三燕身上多少有很多悲劇成份在裏面。這個悲劇又是他不可逆轉的,他那麽好強的一個,他都挽救不了自己這點事。就說明這個人生,作為他來講,這一生為之奮鬥的叫玩藝,叫它這東西。他是沒辦法,因為他有一種狠氣,但是這個事又不怨誰,你說這怨誰,他都不淒涼,那一種憤恨,他又不怨誰。他老,他這個東西又自己好強,但是體力又在這,他是很矛盾的。所以說他有一場戲專門設計他咳嗽,是吧,完了看見他咳嗽那種,還在強調自己要演。這個明顯的,人家這個場子沒人攔你,看這戲他自己還折磨,其實沒錯啊,他就坐那就琢磨。到最後,他還是在關照著,坐著,等你,去吧,好好演,這戲服不能弄臟了。他這維護一生中的東西,實際上很多,他是,他無能為力,他對這個是無能為力。不怨,孩子沒錯,人家成這樣,你能這樣。都沒錯的情況下,就是他確實沒辦法了。所以說你感覺到很蒼涼,這恐怕作為演員走過這個風風雨雨這麽多年,恐怕多少有點關系,應該越懂。


                《梅蘭芳》中王學圻的老生扮相《梅蘭芳》中王學圻的老生扮相


                  主持人何東:那您最開始、最初接這個角色的時候,畢竟你演了那麽多戲了,覺得難嗎?

                  王學圻:我首先感覺到凱歌找我,我覺得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但是這個機會給到我,我就覺得影響在哪?梅蘭芳跟我█沒關系。這裏沒有我角兒,他那時候找我,我知道肯定有事,但是,這個我也不會唱京戲,我也不像梅蘭芳,這是什麽,不知道,對京劇不了解。

                 

                  後來一談到這事的時候,壓力大,大在哪呢?因為我記得當時說的時候,凱歌說一句非常感動人的話,就是當時選,我是第一個定下來了,定下來了之後就說,學圻,我拜托你了,這是凱歌從來沒有過的。所以我也很激動,我說我一定盡我的力量去把戲演好。但是下來我就覺得,他也說,你呢,沒關系,我們會找替身,一些技術上難的會找替身,但是張國榮沒有找替身,這話之意就是能不能你也別找替身,但是演員都好強嘛,但是也不敢說,京戲這東西不像別的。所以說,我就第一個任務,我就想太難了,雖然是個很好的機會,太難了。因為這個京戲行當,梨園行不像別的。梨園行真是,你說,上臺去,穿上戲裝扮相上,那不難。化妝,上去唱京戲的,絕不說你是護士,唱京戲的。難就難在他的生活戲。他待著像不像梨園行,尤其還是個伶界大王,因為上去一看,你不像唱京戲的,你像跑堂的那就沒法弄了。所以這種感覺確實很難,對我壓力很大。

                 

                  我記得大年初四就去學戲,找李舒老先生,李老先生一看,整個一個白丁啊,那就速成法,就開始一點點練。當時我記得,我就沒看本子,因為我不了解梨園行,本子我也白看。他大概的說說,就介紹了當時有譚鑫培這些老前輩們看█這些東西,那就先了解梨園行是怎麽回事,確實是▓從基本功(開始)。

                 

                  還得了解,還得跑基本功,身上還得有打戲,那時候還有打戲,還有那個耍刀,技術上真是不少東西,唱腔還得學,你還得怎麽能體現。原來我還說,能不能讓我再找點元老,京戲界老前輩,一些角們,他們的狀態什麽,角兒和一般人不一樣。原來還想看點這個,李舒老先生確實這一輩子對京劇行當(了解)也比較多,對過去也好,現在也好,也能聽他談一些梨園行的那些事情。每天我記得最痛苦就是帶著胡子,穿著高靴去跑那圓場。跑圓場是最枯燥的,但是老師說這是最能出功的一個基本功的訓練,所以每次一去就開始跑,那真是跑上三圈,就是汗流浹背,頭昏眼花,兩眼冒金星。這胳膊老架著一會就酸了,(李舒)說胳膊擡起來,擡起胳膊,讓你擡胳膊,擡起來,自己也不是小孩了,老怕人說。這樣的話,堅持練了有半個多月吧。突然老師說,功見長了,他可能感覺,那玩意有那意思了。所以中途凱歌中間請我去吃飯,他觀察到學圻有點變化了。


                《梅蘭芳》劇照,王學圻飾演十三燕《梅蘭芳》劇照,王學圻飾演十三燕


                  中間本來有個戲讓我去,他說別去▓了,剛學點回來沒了都,有可能,但它那個感覺不一樣。京戲那感覺,它是不自覺的在你身上開始有這種東西在出現了,跟他學了將近有了三、四個月的戲,練習到唱腔很難,我就聽著每句都一樣,那一個彎都一樣,上去,記不住就,有時候一個花腔,兩三天還學不會,很難。真是很痛苦,所以說根本就顧不上什麽,我怎麽演那個,已經顧不上了,滿腦子就知道戲校去,這個陶然亭的戲校,都是小孩,圍著那一幫孩子看著我,郭巨俠又來了,郭巨俠又來了。所以說就在那學,那時候也沒譜,一點也沒譜,就覺得到底怎麽著,但是我現在學京戲吧,把這幾個身段先學了,把這個唱腔先學了。

                 

                  等四個月以後,再看了本子,看了本子,在技術上我覺得,比如說唱腔上,我口形上對的很準,這點沒有負擔,所以拍京戲那部分,拍的很順,真的拍的很順。那部分,我覺得李老師下功夫確實有用,但是這個戲呢一直沒有想到能有這樣的結果,真是沒有想到。當時也沒有那麽多自己想象,我第一幹嘛,第二幹嘛,就是一腦袋霧水的就學京戲,就跑這圓場,怎麽耍這刀。我記得刀,有一次刀哐啷磕在眼眶子上,當時腫的跟小核桃似的。真是,所以說我就很佩服京戲演員,確實吃功夫,我就很佩服他們。到最後都弄完了,再扮相的時候,勒紗啊,哎呀,太痛苦了。你想想京劇演員勒上紗那麽疼,他後邊好像就一點位置系在那,你系不好就要掉。記得袁世海老先生在一趟戲上,他演戲,他一晃頭,那個帽就掉了,就是綁頭那個,勒頭那個,不是他原來勒頭的,是另外一個勒頭的。很重要、很重要的勒頭的那個。勒的狠了,勒的靠下一點,勒到脖子後面兩根大筋,你就會惡心上不來氣;勒往上一點頭就紮疼,就那一點地方,你合適的寸勁。

                 

                  主持人何東:寸勁?

                  王學圻:寸勁,勒好的那個,他們那個京劇員勒頭專門是固定的老師,給他勒頭。那個紗是濕的,水紗嘛,勒完以後,它慢慢一幹就繃的更緊,因為它鼓面繃的更緊了,太疼了。所以每次拍完一個,那個余少群本身是這行當的還勒暈了給。所以這個真是,那個時候也沒想到,這個人物到底怎麽演,顧不上了,就光跟著學京戲了就,確實這個戲,要說付出嘛,可能是我所有戲裏付出最多的一個。

                 

                  主持人何東:但是你把所有人都給蒙了,就是都看完這個電影的人。我接觸到的,以為京劇修養最深的,就是王學圻。結果你告訴我,是現學的?

                  王學圻:現學的。


                《梅蘭芳》劇照《梅蘭芳》劇照


                  主持人何東:我想聽聽懂京戲的人,看完了電影對你什麽評價?

                  王學圻:那天拍完以後,凱歌就問李老師,就說李老師,說學圻這個演的怎麽樣?李老師說,好。說怎麽好法?一不小,二不俗。

                 

                  主持人何東:什麽?

                  王學圻:一不小,二不俗。凱歌回來跟我█說,非常高興,我聽完真是。老師第一次誇我,一不小氣,二不俗氣。這都是京戲演員,他真是不容易,他說你看他。

                  後來凱歌跟我說,李老師真是沒表揚過我,後來看完表揚過我。確實,我很感謝李老師,李老師與他的要求,他的教學方法很科學,他也抓住你的特點,所以原來我是接這個戲的最難就是這個。

                 

                被黃建新忽悠 :迷糊入主《十月圍城》

                 

                  主持人何東:因為看了十三燕的表演,陳可辛黃建新,然後陳德森,三個導演好像在決定《十月圍城》,要拍這個片子之後,第一個定的就是你,還專門飛到了成都。

                  王學圻:對,那時候我在成都拍《77封陣亡通知書》,當時黃建新來電話,說你下邊安排的什麽,我說就要定。他說先別定,他說有這麽一戲,非常重的戲。他說今天晚上,我和陳可辛就從香港還是從哪兒飛過來的,我說好吧,我也沒當回事。

                 

                王學圻在《十月圍城》中飾演李玉堂王學圻在《十月圍城》中飾演李玉堂

                  等到晚上半夜了,他說我們在哪哪哪,你來吧。我覺得他們是真的,我以為就這麽一說,誰知道呢,因為我生平第一次導演到現場看我。

                 

                  主持人何東:黃建新從來不開玩笑的。

                  王學圻:是,就去了。去了以後,他們倆見到我本人以後,就開始說這個《十月圍城》,其實我也沒聽懂,因為他們倆很多不標準的話,但倆人你一▓句,我一句,說的非常興奮,我就感覺到那個興奮狀態,我覺得這個故事肯定很有意思,而且對我可能有點滿意。

                 

                  他們那麽興奮,我就聽,等聽完了,好,反正也沒聽明白。回來之後,黃建新說行,我說那行。本子我也沒看,我說要是覺得我合適,我看非常真誠,一看就很真誠的想跟你合作。我說好,就這麽著,沒兩天就定了。因為他定了以後,還得跟這些演員協調,香港演員,但是我也不知道有那麽多演員,還得跟演員協調合作的狀態。

                 

                  主持人何東:那你問沒問,就是說陳可辛、黃建新,怎麽就從十三燕看出李玉堂來了呢,

                  王學圻:後來我問過那個陳可辛,他說,看了十三燕演的,正好我們這有一個李玉堂,覺得非常合適,具體怎麽著我也沒有問他們,他們覺得非常合適。原來記得他們考慮也是港臺的演這個李玉堂,後來想到,就是說因為這個片子有一半的文戲,而且內地喜歡看文戲,想做一個實驗。又有武戲,又有文戲,想把這個做的更有點情節,有點人物。這樣他們就想著在內地找一個,當時我也不知道有這麽多演員,這個本子是這樣的,不知道。他們後來就趕上這麽一個,我也不知道最近拍成什麽樣了,不知道,因為也沒看。


                  來源:鳳凰娛樂


                【查看更多】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2:為拍好《梅蘭芳》現學京劇三個多月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3:《十月圍城》的李玉堂很精明也幼稚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4:香港演員很能吃苦謝霆鋒五天不卸妝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