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娱乐开户46991

  • <tr id='p0V7Iu'><strong id='p0V7Iu'></strong><small id='p0V7Iu'></small><button id='p0V7Iu'></button><li id='p0V7Iu'><noscript id='p0V7Iu'><big id='p0V7Iu'></big><dt id='p0V7Iu'></dt></noscript></li></tr><ol id='p0V7Iu'><option id='p0V7Iu'><table id='p0V7Iu'><blockquote id='p0V7Iu'><tbody id='p0V7I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0V7Iu'></u><kbd id='p0V7Iu'><kbd id='p0V7Iu'></kbd></kbd>

    <code id='p0V7Iu'><strong id='p0V7Iu'></strong></code>

    <fieldset id='p0V7Iu'></fieldset>
          <span id='p0V7Iu'></span>

              <ins id='p0V7Iu'></ins>
              <acronym id='p0V7Iu'><em id='p0V7Iu'></em><td id='p0V7Iu'><div id='p0V7Iu'></div></td></acronym><address id='p0V7Iu'><big id='p0V7Iu'><big id='p0V7Iu'></big><legend id='p0V7Iu'></legend></big></address>

              <i id='p0V7Iu'><div id='p0V7Iu'><ins id='p0V7Iu'></ins></div></i>
              <i id='p0V7Iu'></i>
            1. <dl id='p0V7Iu'></dl>
              1. <blockquote id='p0V7Iu'><q id='p0V7Iu'><noscript id='p0V7Iu'></noscript><dt id='p0V7I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0V7Iu'><i id='p0V7Iu'></i>

                相關詞條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 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我對十三燕很陌生,但是他的行當,我不陌生。因為他同是演藝的,一直也是個演員,不管是京戲、是話劇,這個還是同命相...

                查看詳細譯文>>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有一段資料傳的特別廣,說這個王學圻特別誠懇的跟陳凱歌說,你們都出名了,你跟張藝謀,咱們再合作一部戲吧,那誰說,...

                查看詳細譯文>>
                何東專訪王學圻(三):拒絕與大S床戲 拍《黃土地》有榮譽感

                我記得原來《黃土地》裏沒有腰鼓這場戲,是他們去陜北安塞去采景,說我們這兒有腰鼓,他們看了,看完了回來也說:“學...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 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By 1905電影網2015 . 03 . 25 王學圻梅蘭芳陳凱歌幕後故事十三燕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 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我對十三燕很陌生,但是他的行當,我不陌生。因為他同是演藝的,一直也是個演員,不管是京戲、是話劇,這個還是同命相連的。他的這些思想與現在這些演員的思想狀態,和他的處境都有很親密的、密切的聯系,都能感觸到。你比如很明顯的這個新老接替,新老接替這個在演員現在是很多這樣的。

                體會“十三燕”:他的處境我了解


                《梅蘭芳》“十三燕”海報《梅蘭芳》“十三燕”海報

                  主持人何東:因為演《梅蘭芳》裏的十三燕,您獲得了這個新一屆的臺灣金馬獎的最佳男配角。有人在這個評獎之前就說,十三燕盤活了王學圻的整個演藝生涯,你對這種概括認可不認可?

                  王學圻:我認可,因為十三燕,雖然這個人物和我很陌生,但是他的行當,我不陌生。因為他同是演藝的,一直也是個演員,不管是京戲、是話劇,這個還是同命相連的。他的這些思想與現在這些演員的思想狀態,和他的處境都有很親密的、密切的聯系,都能感觸到。你比如很明顯的這個新老接替,新老接替這個在演員現在是很多這樣的。你看我們那兒有很多老演員非常優秀,真的非常優秀,沒有機遇,他一輩子就過去了。有的演員呢,非常好,但是年齡(到了),他得讓位了,他得過去。那麽這個過去,說實在真是很痛苦的。因為我呢,幸好我發現的比較早,這個問題。

                 

                  主持人何東:這話怎▓麽講?

                  王學圻:因為我感受到,因為我在接替到我的上一屆的時候,我就感覺他非常痛苦。其中有兩個例子。一個例子是我演一個話劇叫《凱旋在子夜》,我演童川,男主角。當時有個老演員是當年的臺柱子,他在裏面演一個老戰士。我記得很清楚,在人藝演出,換場的時候我拿一毛巾擦擦臉,我就把毛巾投幹凈,我一看他在那坐著呢。我說“您熱嗎?給你毛巾。”他拿了還楞著,他說“哎喲,你還給我毛巾呢?”我說怎麽。他說“你還記得嗎?當年我演戲的時候,你給我毛巾。”我想起來了當年演那個戲,他演主角。我呢,演一個紅軍戰士,因為熱,他粘著胡子,我帶著膠水,還拿一毛巾。又弄涼了,擰幹凈上場,上場以後粘了一粘,他把毛巾拿著擦擦汗給我。一背身,拿膠水▓把胡子粘粘,完了給我,他再接著演戲去。我是每次都給他毛巾,帶毛巾。所以他接毛巾他就說,哎呀,你還給我毛巾啊。他說,學圻,倒退十▓幾年,我也能演。我說,對,再過幾年我也演不了了。我感覺到他這種感慨,他確實是,你不到那演,沒有經過演員這個份上,你體會不到,這是我一次很深的感觸。

                 

                  還有一個呢,在工人俱樂部,虎坊橋演《九·一三》,一個老演員。我們基本都在大化妝室,我那時候演群眾,大化妝室,就自己拿一小盒對一小鏡子在那畫。我就感覺旁邊有一個人,開始也沒註意,半天他也不畫,我才過去問他,就是上一次演戲的老演員,也是臺柱子。說“學圻,曾幾何時,我是不█是也在那屋?”小化妝室,就主要演員,後邊很多化妝師幫他化妝。我說,對。“現而今,啊,這叫什麽”,感覺他那種狀態。

                 

                  我確實印象太深了,所以我就跟團裏邊那人講,新來演員以後,我就跟他們講,你們願意在空政待著嗎?願意。那好,那你們演話劇,讓領導知道你們,也好提級,分房子,跟這待住。這樣我騰出來呢,我去外面拍著電影、拍著電視,咱們都好。我呢提前走了,這樣我走了五年以後,真走了五年。後來有人說,王師傅你演不了話劇了,趕上空軍那是50周年吧,我又回來演那個叫《和平之役》,那時候演那心態就跟被逼下臺去,那是兩碼事了。就是我回來了五年我還能演,和我演不了讓我走。我說,我決不那樣做。

                 

                  但是演員跟體育運動員不一樣,運動員呢,他是年輕的時候易出成績,隨著年齡大了,成績一點點沒了,誰也不怨,怨自己年齡大了。他心甘情願,我是跑不了了,年輕我能跑,而演員不是。年輕什麽都不懂,越老越懂,但是越老越懂,演出機會越來越少,就越想演。可是年齡和狀態都已經不行了,但是他知識積累了很多,實踐少了。這和運動員不一樣,不甘心。所以為什▓麽老是說,藝術壽命長一點,像我們為什麽做運動,盡量保▓持藝術壽命長一點,把自己這麽年積累下來的經驗或者是好的東西,再實踐到更多角色中去,實際上他是跟運動員正好相反。

                 

                主動走出圍城:參演影視劇很困難


                王學圻寫真王學圻寫真

                  主持人何東:你說來容易,您剛才講的這個,我明白這個道理,就是說我意識到,我完全意識到這個問題了,我就出去了,對吧?

                  王學圻:對。

                 

                  主持人何東:那麽你剛開始出去容易嗎?

                  王學圻:不容易,當時因為都在那個年齡吧,影視也是一塊新的鍛煉,其實我覺得我在舞臺,我能演,我是主動給你了。這角色▓我能演,但是我主動出去了,那麽領導上也能理解我,他能讓我出去。如果說真憋到那一天,你看他們好多老藝術家都是一直演,一直演到最後演不了了,再換。

                 

                  它有一個新老█接替,十三燕就有這感覺。他心裏頭實際上不服這個畹華(梅蘭芳),他有一場戲,我記得兩個大人嚇唬一小孩,說咱們座上看讓他們比試比試,行嗎?想著把他嚇唬住,就不比了。這十三爺也說,我這沒事,就看畹華了。其實把孩子嚇走了嗎?這畹華說,謝謝爺爺。哎喲,他答應了,嗨,其實他心裏還是有點怵這事。

                 

                  但是好在什麽?十三爺就好在他這個,指導他一輩子的行為就是這個輸不丟人,怕才丟人。這點精神,他確實是讓畹華學到這個東西,他也是一輩子為這句話,而自己完成最後的歷史使命。十三爺,這個他有些心態上,包括說要改戲,戲在我這,那種霸道,他都有。可是他呢?他承認他梅蘭芳是好苗子,這點很不容易,這點確實是一般的很不容易。那梨園行裏面如果出這麽個好苗子,他能承認到,那其實是我的地位開始動搖了。這點我覺得十三燕很可愛,所以說,比現實中的可能有些演員可愛,就可愛在這一點。有些現實中他不承認,年輕的,他覺得就是你越不動喚越好。那你現在不行,社會就要發展,它新老接替,就永遠這樣了。

                 

                  主持人何東:我家就住在燈市口,原來那空政的院子旁邊,它原來是自成一個系統,院子不大,有自己的食堂。

                  王學圻:對。

                 

                  主持人何東:您呢,肖雄呢,劉莉莉他們都在這個院子,大家打打招呼,吃飯,它跟外邊不太相幹,就有點像機關該吃該喝,你知道嗎?

                  王學圻:對。

                 

                  主持人何東:咵,您意識到這個東西以後,就等於把您放在三環路,自己找食兒去了。這個東西剛開始容易嗎?

                  王學圻:不容易。

                 

                  主持人何東:得適應嗎?

                  王學圻:得適應,因為最早我就說,我們越來越覺得那個時期的演員之間的情感,那種凝聚力一演可以演半年,下部隊回來演出就覺得是一家人。而現在完全不一樣了,現在是整天碰不著誰的面,誰跟誰。因為那時候下部隊就一個話劇,部隊熱烈歡迎,現在下部隊,你下不了了,也沒法看了,人家也沒工夫看了。人家劇█場都承包了,你沒法弄,所以很多都變化了。

                 

                王學圻寫真(圖/他生活)王學圻寫真(圖/他生活)

                  那麽在那個集體裏頭,到現在這個集體確實不適應。相比之下那個集體的情感上,我們享受的可能更多一點,就是相互之間的情感像一家人似的,單位的這種氛圍比現在要濃的多,就是我是那個單位的,或者我們集體是那個單位的,現在就少。現在很多回去,有時候不認識。有時候我回去看見了年輕人:“喲,王老師,您也來考試來了?”我說,對,我也來考試來了,以為我也來考這團呢。有時候門房老大爺就說“同誌,您找誰啊?”我說我找王學圻,“王學圻可能不在家,拍戲去了”。我說,那我找找試試吧。“你找,好像不在,不在”。所以就是人跟人這種關系還是疏遠了,不像那時候,你去的時候,院裏頭除了拍戲就是拍戲,沒別的事。

                 

                  主持人何東:那麽這一段出去,從您到三環路、四環路自己找食兒,回來再看這地方也另有一番意思了吧?

                  王學圻:是,回來以後我就覺得從業務上,影視、話劇畢竟是不太一樣。在拍戲上作為我們的導演們,其實導演們,他們那時候,我感覺到還是不太希望演員出去,因為在家裏好。所以說一演戲、拍戲,我最明顯的就是演點電視、電影,臺詞就說的不像樣了,這哪是話劇啊。所以這個就是,還是一個那時候到底是話劇、電視怎麽演,話劇怎麽演,回來就覺得好像,就像洋學生從城裏回來,你不能那麽演了,得這麽演。導演說怎麽不能這麽演啊,你不知道話劇就這麽演,就產生很多這種截然不同的這種表演方法,就不適應。

                 

                  主持人何東:那麽王老師剛才說其一,沒說其二。也有很多,就是他一直沒動地方的漸漸老去。掌握,他有很強的基本功,比如人藝,但是再看他演別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王學圻:是,這個尤其在電影上有一些老演員,非常老的演員,他就說這句話。我就記得於是之老先生都說過,哎呀,我真佩服這年輕人,拿起來就敢演▓去。他得把詞全背熟才行,習慣了。拿起來就敢演去,拿著詞不背也敢演去,他就不適應這個,因為他適應自己把它背好以後,默好以後。(不默)這詞那就是不適應。有些老演員他們也是在團裏面,尤其是我們演完話劇回去和他們一塊演出去,風格上,就明顯不太一樣,這個確實是不像以前。以前像你說,再早前沒這事,年年都一樣,都不出去,沒人出去,也沒有可演的東西。


                  來源:鳳凰娛樂


                【查看更多】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2:為拍好《梅蘭芳》現學京劇三個多月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3:《十月圍城》的李玉堂很精明也█幼稚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4:香港演員很能吃苦謝霆鋒五天不卸妝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