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视讯

  • <tr id='eDk0qI'><strong id='eDk0qI'></strong><small id='eDk0qI'></small><button id='eDk0qI'></button><li id='eDk0qI'><noscript id='eDk0qI'><big id='eDk0qI'></big><dt id='eDk0qI'></dt></noscript></li></tr><ol id='eDk0qI'><option id='eDk0qI'><table id='eDk0qI'><blockquote id='eDk0qI'><tbody id='eDk0q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Dk0qI'></u><kbd id='eDk0qI'><kbd id='eDk0qI'></kbd></kbd>

    <code id='eDk0qI'><strong id='eDk0qI'></strong></code>

    <fieldset id='eDk0qI'></fieldset>
          <span id='eDk0qI'></span>

              <ins id='eDk0qI'></ins>
              <acronym id='eDk0qI'><em id='eDk0qI'></em><td id='eDk0qI'><div id='eDk0qI'></div></td></acronym><address id='eDk0qI'><big id='eDk0qI'><big id='eDk0qI'></big><legend id='eDk0qI'></legend></big></address>

              <i id='eDk0qI'><div id='eDk0qI'><ins id='eDk0qI'></ins></div></i>
              <i id='eDk0qI'></i>
            1. <dl id='eDk0qI'></dl>
              1. <blockquote id='eDk0qI'><q id='eDk0qI'><noscript id='eDk0qI'></noscript><dt id='eDk0q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Dk0qI'><i id='eDk0qI'></i>

                相關詞條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1:不熟悉十三燕 但我能體會他的處境

                我對十三燕很陌生,但是他的行當,我不陌生。因為他同是演藝的,一直也是個演員,不管是京戲、是話劇,這個還是同命相...

                查看詳細譯文>>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5:陳凱歌有爭議說明他不平庸

                有一段資料傳的特別廣,說這個王學圻特別誠懇的跟陳凱歌說,你們都出名了,你跟張藝謀,咱們再合作一部戲吧,那誰說,...

                查看詳細譯文>>
                何東專訪王學圻(三):拒絕與大S床戲 拍《黃土地》有榮譽感

                我記得原來《黃土地》裏沒有腰鼓這場戲,是他們去陜北安塞去采景,說我們這兒有腰鼓,他們看了,看完了回來也說:“學...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何東專訪王學圻(三):拒絕與大S床戲 拍《黃土地》有榮譽感

                By 1905電影網2015 . 03 . 25 王學圻黃土地張藝謀梅蘭芳陳凱歌幕後故事

                何東專訪王學圻(三):拒絕與大S床戲 拍《黃土地》有榮譽感

                我記得原來《黃土地》裏沒有腰鼓這場戲,是他們去陜北安塞去采景,說我們這兒有腰鼓,他們看了,看完了回來也說:“學圻,明天咱們去看腰鼓,太棒了!你得帶點手絹。”我說:“怎麽的?”“你會掉淚的。”我說:“為什麽?”“不知道為什麽。”後來我們去,果不其然,說不上什麽,他為什麽掉淚?藝謀他們也是一樣。太他媽棒了,這是中國人!”

                  何東:有的采訪問你,你能不能接受暴露的或者床戲?你說:“我演不了,首先我覺得沒必要,之前做過導演,我知道審查就很難通過。其次,畢竟是東方人,拍這種戲沒有西方來得自然,我覺得不美。《色·戒》拍得美嗎? 我不覺得。

                        王學圻:對,真是不好看,我是不喜歡,因為作為演員來講也很有,因為中國就講究關上燈,自然而然,屋裏你們愛怎麽折騰就怎麽折騰,這事兒應該是這樣的。關鍵咱們中國人沒有公開的習慣,你非這麽做吧,就看著亞洲人這麽做就很奇怪,不像外國人,覺得跟咱沒關系,“他們怎麽做,怎麽還那樣呢?”你覺得有欣賞成分在裏面。中國人自己做就覺得很別扭,很多戲我都會改了,《劍雨》也是一樣,本來是我跟大S在床上有戲的,後來接這戲我就在想怎麽改這個戲,後來改成這樣,跟吳宇森導演他們就說,“我們倆在床上就跟摔跤似的,多難看啊,也不▓敢玩真的,這樣做還能好一點。”大S也同意這樣的,就改成這樣的,我覺得還是亞洲人。


                《劍雨》劇照《劍雨》劇照


                  何東:你看你剛才說的這個曹驊鯉也沒這個,它簡單嗎?那戲多復雜啊!

                  王學圻:對,裏面甚至我跟她們三個沒有說一個“我愛你”,沒有一個。


                  何東:《黃土地》在你所有拍的影視作品中占一個什麽位置?

                  王學圻:《黃土地》是我最早拍的一部電影,當時沒有覺得什麽,只是知道它裏邊的內涵很感人,沒有覺得它將來對中國電影的地位和我所起到的作用。那麽,跟這幾個年輕的工作者,也知道他們在改變著電影的什麽,因為對電影不了解,他們那種興奮和那種喜悅,他們那種吃苦,有時候藝謀也說那種狀態是,“不可能再有那種狀態了,這是不可能了。”但是我知道,凱歌把以前咱們看到的事情,不是想的,他把它一分析,你就覺得它裏邊的內涵遠不止吃飯,農民一天最高興的時候就是喝小米粥的聲音。

                 

                  何東:你還轉了轉碗。

                  王學圻:對,最痛快的時候就是吃飯那個,而且也不是什麽好飯,就是小米子,小米粥。我記得原來《黃土地》裏沒有腰鼓這場戲,是他們去陜北安塞去采景,說我們這兒有腰鼓,他們看了,看完了回來也說:“學圻,明天咱們去看腰鼓,太棒了!你得帶點手絹。”我說:“怎麽的?”“你會掉淚的。”我說:“為什麽?”“不知道為什麽。”後來我們去,果不其然,說不上什麽,他為什麽掉淚?藝謀他們也是一樣,他解釋就是:“這幫農民,吃了,喔!喝了!喔!”就這人當他性情爆發的那種粗礦,太他媽棒了,這是中國人!”

                 

                《黃土地》海報《黃土地》海報

                  何東:這個電影在你心裏的位置。

                  王學圻:在我心裏的位置還是很重要的,歷歷在目,他們為了奮鬥,為了自己的理想,尤其是第一次,我經常說,我第一鏡的時候,跑到半山腰上,當時我就覺得我不能再拍電影了,這麽累,我說這他媽的再拍電影就是孫子!當我跑下來的時候,看見凱歌在含著眼淚和他們每個人握手,“謝謝,謝謝你們!”看著我過來,就抱著我,“學圻,謝謝你!”我覺█得這事兒太他媽崇高了,還得拍,一下這種榮譽感就有了,張藝謀也很激動。

                 

                  還有一個就是拍“憨憨送我”,早戲,早上一早起來,起來之後,那時候那個鏡頭,長焦鏡頭,還喊米數呢,走過來,“十米,二十米……”走了變焦,量好了,說準備要拍了,這時候下雨了,停不了,這時候凱歌█把衣服給了我,藝謀把衣服給了憨憨,“你們倆上車裏去吧”,我們跑山底下車裏邊,那個延安的山是一棵樹都沒有,組裏全站那兒,沒有一把傘,就有一把小傘給機器打著,全站那兒淋著,太感人了。


                  何東:葉挺的孫子,我的好朋友葉大鷹說,“王學圻一臉正氣,你在他旁邊待久了吧,你心虧,跟做了壞事似的。”我這個節目的年輕人說,“王學圻身上有一種自知,不假謙虛,也不狂妄。”這種清醒來自於哪兒?是不是你經常會反思你自己?

                  王學圻:很熱愛這行的時候,也希望被人認可,這一點是真的。但是,往往都是在這個時候,12月份,是給自己打氣的時候,明年的時候可能會跟你今年不一樣,但是一年一年地,每一年我都在說自己,就像我有一個好戲沒上成,自己跟自己說,“下月就好點兒,心裏就舒服點兒了!”實際上是一樣,演員真的,有些東西機遇跟不上的時候,真的心裏就很失落,非常難受,非常糾結,只有靠時間,誰說都不管用。

                 

                  凱歌中間也有兩部戲我沒有去成,我理解他,但是作為我來講,確實很痛苦,那幾個月就很痛苦。過了三四個月以後,恐怕真的好一點,提起來不再那麽心痛的感覺。實際上也是這樣,實際上演員如果沒有這個支撐著你,想變化自己,那你說他不就是混日子了嘛,真是。

                 

                  何東:你最近在一次《道士下山》的訪談▓中特別提到了一句臺詞:“能悟到生死輪回,無非花開花落,心有定境,不住因果,還有什麽不快樂呢!”

                  王學圻:當時看劇本也沒覺得什麽,就是拍的時候,等拍完了,全組人大夥兒一下就很安靜了,很肅然起敬那種感覺,所以說,我那場戲拍完之後,大夥兒誰要一較勁,“花開花落,花開花落!”人要活到這個份兒上,能把生死看得這麽淡淡的,那你就能解釋自己人生中的一切東西,你就不會自己去較勁、去別扭、去玩命,不可能。


                王學圻寫真王學圻寫真

                  鳳凰娛樂:再次采訪王學圻,有什麽不同的感受?

                  何東:我上次采訪對王老師特別莽撞,然後呢,我覺得他是一個內心對別人、對周圍都很謙和的人,這次我就特別註意了。這麽多年,他的作品不過時。所以我會想,根據王學圻這些作品,什麽叫時髦?什麽叫時尚?好多時尚的東西,我現在都想不起來了,但是你看《黃土地》、《梅蘭芳》,一錘子一個角色,特別棒!

                 

                  鳳凰娛樂:王學圻為何能夠與三代電影導演都保持很好合作?

                  何東:他只在埋頭耕耘,等到這些東西都長完了以後,你看完了嚇一跳。他沒有像很多演員挑一個什麽東西或者挑挑揀揀,他沒有,他一路走。他被這些大導演發現,都是偶然中的偶然,但是他沒有落下一部。

                 

                  鳳凰娛樂:王學圻為何能做到這麽多年都緊跟時代?

                  何東:以不變應萬變,典型的古典主義者。

                 

                  別人也會說我“你落伍了,你落伍了”,我聽著吧,好像特害怕,結果你就不動吧,包括這些網絡語言變來變去,變來變去,還不出想定了自己要做的和該活的路子,這麽走下去就完了。我覺得他沒有特別大的骨子裏的趕什麽東西,但是反而覺得他時髦。


                  來源:鳳凰娛樂


                【查看更多】

                何東專訪王學圻(一):“夾著尾巴”做人演戲 《梅蘭芳》是個機會

                何東專訪王學圻(二):為拍張黎的戲險喪命 軍人教育孩子太粗糙

                何東專訪王學圻(三):拒絕與大S床戲 拍《黃土地》有榮譽感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