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321哈萨克网站大全

  • <tr id='iFvimR'><strong id='iFvimR'></strong><small id='iFvimR'></small><button id='iFvimR'></button><li id='iFvimR'><noscript id='iFvimR'><big id='iFvimR'></big><dt id='iFvimR'></dt></noscript></li></tr><ol id='iFvimR'><option id='iFvimR'><table id='iFvimR'><blockquote id='iFvimR'><tbody id='iFvim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FvimR'></u><kbd id='iFvimR'><kbd id='iFvimR'></kbd></kbd>

    <code id='iFvimR'><strong id='iFvimR'></strong></code>

    <fieldset id='iFvimR'></fieldset>
          <span id='iFvimR'></span>

              <ins id='iFvimR'></ins>
              <acronym id='iFvimR'><em id='iFvimR'></em><td id='iFvimR'><div id='iFvimR'></div></td></acronym><address id='iFvimR'><big id='iFvimR'><big id='iFvimR'></big><legend id='iFvimR'></legend></big></address>

              <i id='iFvimR'><div id='iFvimR'><ins id='iFvimR'></ins></div></i>
              <i id='iFvimR'></i>
            1. <dl id='iFvimR'></dl>
              1. <blockquote id='iFvimR'><q id='iFvimR'><noscript id='iFvimR'></noscript><dt id='iFvim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FvimR'><i id='iFvimR'></i>

                相關詞條

                華▓年與碎影:黃蜀芹訪談錄

                《圍城》是別人推薦給我的。在黃河邊拍《童年的朋友》。那陣子黃河邊上真挺熱鬧。黃河那邊是《黃土地》那個組,我們在...

                查看詳細譯文>>
                黃蜀芹與錢鐘書、楊絳的《圍城》情緣

                葛優的媽媽是北京電影制片廠的文學編輯,她聽說上海要拍《圍城》,她就托英達,然後英達來跟我說的,他就說北影的文學...

                查看詳細譯文>>
                王學圻做客《非常道》4:香港演員很能吃苦 謝霆鋒五天不卸妝

                我第一次跟香港演員合作,他們都很敬業,包括這個謝霆鋒的妝,他都不卸妝的,他就體會下殘疾人怎麽睡覺,四五天不卸妝...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黃蜀芹與錢鐘書、楊絳的《圍城》情緣

                By 1905電影網2015 . 03 . 19 圍城幕後故事黃蜀芹錢鐘書葛優陳道明呂麗萍

                黃蜀芹與錢鐘書、楊絳的《圍城》情緣

                葛優的媽媽是北京電影制片廠的文學編輯,她聽說上海要拍《圍城》,她就托英達,然後英達來跟我說的,他就說北影的文學編輯誰誰誰,名字我現在說不出來,她的兒子叫葛優,她希望你們把葛優弄來演個角色。我說你把照片拿來我看看,我不知道,那時候葛優是什麽樣的。

                原標題:看見他們,我就想到自己的父母 ——黃蜀芹與錢鐘書、楊絳的交往

                作者:顧春芳

                刊登於《檔案春秋》


                《圍城》《人·鬼·情》導演黃蜀芹 《圍城》《人·鬼·情》導演黃蜀芹

                      1990年,黃蜀芹剛拍完《人鬼情》不久,手頭正籌備下一部戲《畫魂》,劇本已經弄了好多年,卻還是停留在拍還是不拍的階段。就在這個等待的過程中,上影廠的編劇孫雄飛來找她拍一個電視劇。據黃蜀芹本人█回憶,當編劇孫雄飛提出大家合作拍攝電視劇《圍城》的時候,黃蜀芹還沒有想到這個劇指的就是錢鐘書先生的同名小說。她還以為是個打仗的戲,後來才知道是寫二十世紀30年代留學生回國以後的故事。《圍城》小說裏頭的這些事情,在黃蜀芹看來,太熟悉不過了,她說:“他們怎麽折騰,先回上海再去內地,再怎麽回上海。他們走的路線跟我爹媽是一樣的。”


                       但是,《圍城》的作者錢鐘書先生曾言“拙作上熒屏不相宜”。黃蜀芹和孫雄飛明白,要拍《圍城》,必先拜訪錢鐘書夫婦。對於拍還是不拍這個問題,當年的黃導真是顧慮重重,她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態說:“我真的很怕,萬一拍不好,惹得老先生不滿意怎麽辦?或者錢、楊夫婦不同意我們拍攝這部作品又怎麽辦?” 據說當時深居淺出的錢鐘書不接受任何人的采訪,也曾用他一貫的幽默:“你覺得雞蛋好吃,何必非要看看是哪個雞生的?”婉言拒絕過許多人。這使得黃蜀芹怎麽也不敢上門求見,多虧編劇孫雄飛有主意,他想到柯靈曾經與錢鐘書交往甚深,兩人情誼非同一般。於是,他請出柯靈親自提筆引薦。懷揣著柯靈的介紹信,黃蜀芹一行登上了赴京的飛機,叩開了北京三裏河錢鐘書先生的家門。

                 

                       大學者終究是氣度不凡,雖然淡泊名利、言辭犀利、冷僻孤傲,但內心卻有著摯誠樸實、平易隨和、善解人意的真性情。他們非但沒有拒絕遠道而來的客人,相反熱情周到地接待了他們。黃蜀芹事後回憶對錢鐘書夫婦的第一印象時說道█:“他們夫妻二人為人坦率、淡泊,絲毫看不出傳說中的傲慢狂妄,相反的,對於我們這些小朋友真是非常平易和藹。他們從不會敷衍,更不客套,不啰嗦,是非常本質化的知識分子。看見他們,我就想到自己的父母,也是那麽超脫率真。或許因為他們都曾經留學英國的緣故吧。”

                 

                       柯靈那封熱情洋溢的介紹信,老友間真摯的感情和相互信任,打消了兩位老人的顧慮。尤其是當他們得知眼前的這位女導演正是黃佐臨的女兒時,立刻就答應了小說改編權的授予問題。因為黃佐臨先生在“孤島”時期曾經無私地幫助過錢家。1940年,錢鐘書和楊絳的生活一度非常困難,盡管兩人都兼了很多課,家庭教師、小學教員,還要自己動手做煤球、劈柴燒火,什麽工作都做,生活非常拮據。就在這時,黃佐臨的苦幹劇團看中了楊絳寫的兩個劇本《稱心如意》和《弄假成真》,佐臨先生親自擔任這兩出戲的導演,把楊絳的戲搬上了舞臺。隨後,還將一筆豐厚的稿費及時地送到錢家,解了錢楊夫婦“籌米籌錢”的燃眉之急。所以,對於黃佐臨的人格和才華,他們感同身受,而且多年來對於他的幫助也始終銘記在心。就這樣劇組獲得了小說《圍城》的改編權,也成就了日後中國電視劇史上的一部精品。

                 

                《圍城》小說作者錢鐘書先生及其夫人楊絳先生年輕時的合影《圍城》小說作者錢鐘書先生及其夫人楊絳先生年輕時的合影

                        說起“孤島時期”,對於父輩們的交往,當時還是小女孩的黃蜀芹還有著清晰的記憶。她說,上世紀40年代初,自己曾經跟隨父親去長城電影院█的排練現場,在去的路上,也會時常看到錢鐘書和楊絳兩人在復興路上散步,父親也總是會停下來,和他們說上一會兒話。父輩們曾經擁有那樣的深情厚誼,所以錢鐘書和楊絳把黃蜀芹看作自己的晚輩。在後來和黃蜀芹的通信中,他們一直親密地稱呼她為“蜀芹賢侄女”。

                 

                        在拍攝《圍城》的過程中,兩位先生曾多次寫信給黃蜀芹,鼓▓勵她創作的信心。由於在一次意外中腿骨骨折,黃蜀芹只能坐著輪椅指揮拍攝。錢鐘書和楊絳聞悉此事後立刻去信慰問,楊絳的信中說:“看的時候,一半是感激,一半是抱歉(因為害你傷了腿不得休息)。”錢鐘書的信中說:“尊體過於操勞,未得恢復,愚夫婦均極掛念,我尤覺得是拙著牽累尊體,內疚更深。惟有祝吉人天相,早日病除,無任大願。”他們把黃蜀芹的工作和受傷看成是自己的過失和責任,高尚純凈的人格可見一斑。在得知黃蜀芹的病情有所好轉之後,錢鐘書不顧手指腱鞘炎的折磨,又去信祝賀,歡呼雀躍之情躍然紙上:“得知‘高壓氧’治療見效,尤使愚夫婦心上一塊石頭的一大片落地。衷心祝你早日康復。”,楊絳先生對黃蜀芹說:“我只希望你的腿早早復元,早日能活蹦亂跳,可以看見你。我對拄著拐杖的你,五體投地地佩服,對活蹦亂跳的你,該是不知多麽高興又佩服了。”

                 

                      《圍城》的片子完成後不久,樣帶便送到了錢、楊夫婦家中,這時候黃蜀芹又有些忐忑不安了,她不知道老先生會對自己的作品有何評價。然而沒過多久,錢、楊夫婦就寄來了充滿肯定與贊揚的信件,信中說電視較之小說沒有走樣,夫妻兩人一直看到了半夜,欲罷不能,劇中的那些人和事,仿佛又把他們回到了那個時代,帶回到了上海。這封來信真是讓作為導演的黃蜀芹興奮開心了許久。

                 

                       盡管這樣,黃蜀芹還是提筆回信給錢楊兩位先生,對自己的作品進行了一些自我批評。對於作品中的不可避免的某些遺憾,錢鐘書非常包容,他寬慰黃蜀芹:“我是八旬老翁,和你不同,白居易詩雲:‘幸免非常病,敢當本分衰’,在拇指因多寫字兒積久牽制不便,正是‘本分衰’,理所當然;電療已稍好,樂得借此推卻許多索請題簽的麻煩……愚夫婦除一二小節外,實在很滿意。對於藝術作品也許不能要求完善無疵。記得《紅樓夢》裏史湘雲說話‘咬舌子’,脂硯齋評語說什麽‘真正的美人方有一陋處,如太真之肥,飛燕之瘦,西施之病’等。外國詩人也說:‘faultlessly fauty , splendidly null’。只有不創作(包括導演、表演、繪畫etc.)的人,才會不創作壞東西。”楊絳給黃蜀芹講藝術研究院的學者們對於電視劇《圍城》的好評,講有一位學者看了《圍城》,因為高興而不慎從桌子上笑得摔下來的故事,以寬慰黃蜀芹惴惴不安的心情,給予了她莫大的精神支持。

                 

                《圍城》海報《圍城》海報

                        黃蜀芹一直最放心不下的,還是角色是否能符合錢先生的最初的藝術感覺。對此,錢鐘書也在信中表示:“愚夫婦及小女皆甚佩剪裁得法,表演傳神;蘇小姐、高校長、方鴻漸、孫小姐、汪太太等角色甚佳。其他角色亦配合得宜。此出導演之力,總其大成。佩服佩服!” 又信及:“詩情變成畫意,一定非要把詩改了不可;好比畫要寫成詩,一定要把▓畫改變,這是不可避免的,這種改編是藝術的一條原則。”“媒介物決定內容,把杜甫變成畫,用顏色,線條,杜詩是素材,畫是成品,這是素材與成品、內容與成品的關系。這裏一層一層的關系,想通這個道理就好了,你的手就放得開了。藝術就是這樣,我們每個人都是成品,每一本書都是成品,所以你放心好了。”

                 

                是英達推薦的葛優

                      《圍城》的拍攝,應該是異常愉快和順利的,比較遺憾的是由於當時拍攝資金的限制,沒有能夠同期錄音。由於《圍城》的小說已經深入人心了,所有演職人員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也許是出於對作者錢鐘書先生的敬意,全體人員都非常認真。比如當時有一位█上海人藝的女演員徐金金,她分█到的角色是一個小寡婦,一個不太起眼的小角色,她到《圍城》攝制組等了整整一個月,還沒拍上她的戲,所以一直在劇組做準備。等到拍她的“小寡婦罵街”這場戲的時候,小寡婦罵李梅亭那些人,她就用蘇州話罵,罵得痛快,罵得藝術,拍完之後,全場安靜了那麽幾秒鐘,然後全體人員熱烈鼓掌,就覺得這個演▓員演得太好了,就那麽一場戲,大家█對她都特肯定。據說在當年█的《圍城》劇組,每拍完一場,現場就會集體鼓掌。

                 

                      《圍城》當中集合了三代演員,從最老的到最年輕的。對於《圍城》演員的挑選,黃蜀芹當年的要求是“要做到幾十年不後悔”。現在看來基本做到了。當時陳道明已經演了電視連續劇《末代皇帝》,但是其他人基本上沒有演過電視劇。當時,呂麗萍還沒有演過電視劇,但是她是上影廠的演員,一個北方來的女孩子,覺得環境挺陌生,不願意在上海呆,她和黃蜀芹的個人關系很好,而且在《童年的朋友》中,他已經跟黃蜀芹合作過一次。

                 

                       對於陳道明,當時我只看過他的《末代皇帝》,跟他本人也不認識、不熟悉。我覺得他的可塑性很大,不是只能演一種單一類型的角色,會多面一點,所以找了他。一開始,他也很謹慎,他先跑來,跟你們聊一聊,看你們的想法是不是跟他合拍。然後看看攝制組成員的籌備工作,態度非常認真。後來接觸的過程中我證實了自己最初的對陳道明的印象。陳道明日常行為跟方鴻漸這個人物還是有很大差距,不完全一樣。所以說,陳道明是個█很好的演員,他能夠塑造好方鴻漸。方鴻漸的性格跟他本人差別很大,但是他能夠找到那種狀態,進入那個狀態,而且進入得很快。我記得,到開拍的時候,他已經完全進入角色了,他從拿到劇本到進入角色非常快。


                《圍城》劇照《圍城》劇照


                       那時候大部分人還不是非常出名,現在都是了不起的演員了,象葛優英達呂涼李媛媛史蘭芽等等。葛優的媽媽是北京電影制片廠的文學編輯,她聽說上海要拍《圍城》,她就托英達,然後英達來跟我說的,他就說北影的文學編輯誰誰誰,名字我現在說不出來,她的兒子叫葛優,她希望你們把葛優弄來演個角色。我說你把照片拿來我看看,我不知道,那時候葛優是什麽樣的。《編輯部的故事》好像1990年那時候還沒出來吧,那是在《圍城》之後,大概1992年出來的。那麽就這樣,看了他的照片,覺得可以演那個教授,我們因為前面已經開拍了。葛優就出演作家錢鐘書筆下的李梅亭,算是一個文人中的小人。因為這個角色前面已經定了人的,但是葛優挺合適,就改讓葛優演了,所以是英達推薦的葛優。

                 

                英若誠扮演三閭大學的校長

                       戲裏,扮演高松年的是文化部當時的部長英若誠,著名劇作家沙葉新扮演的是那位臉“圓如太極”的曹元朗先生,著名電影導演吳貽弓扮演了那位周經理。有人問我,究竟是怎麽做到的,能把老中青三代演員都聚集到這部戲裏,而且都那麽有名的演員?其實,這都是巧合和機緣。

                 

                      英若誠就是英達的父親,來跟我說,其實是英達告訴我,說他爸爸在清華念書的時候,錢鐘書是他的英文老師,而且他知道錢鐘書的分量。所以就叫英達帶▓話給我們,意思是說如果有角色需要他來出演的話,他一定會參加,以此來表達對大師的敬意。後來他真的來了,飾演了三閭大學校長“高松年”一角,在我看來,他的自薦和熱情,表達了他對經典的尊重和對大師的致敬。但是真正決定讓老人家來這個角色的時候,我是有些顧慮的,一是擔心他的身體,而是他是文化部長,幾乎是天天開會,那倒時候怎麽拍呀?英達就說,你們放心,老頭就是要拍,你就給他演一個,然後說好不許請假就不請假。這樣才打消了我們的顧慮,讓英若誠扮演三閭大學的校長,不陰不陽的那個高松年戲雖然不多,但是這位先生非常敬業,他來了以後,果然什麽事情都不安排,一心一意在劇組,我們於是就搶他的戲,一個禮拜以後基本上就拍完了。樣片出來,英若誠果然把這個面不善心不慈、世故狡猾的校長表現得入木三分。


                《圍城》劇照《圍城》劇照


                       張口閉口就是“兄弟我在英國的時候”的那位教育部官員扮演者為著名演員李天濟,他還是中國電影史上的經典影片《小城之春》的編劇。曾經出演過《烏鴉與麻雀》中飾演國民黨軍官候義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不是大家一起進過牛棚嘛,李天濟被弄到牛棚裏,後來我也被弄到牛棚裏,什麽原因我就不講了。然後跟李天濟這些人關系挺好,解放以後,還一塊兒折騰過劇本。所以我跟李天濟是很熟的,我和他一起蹲過牛棚,後來住得也不遠,常常串串門什麽的。我覺得,他那個長相,很有特點,《圍城》我們算過有一百多個演員,都是有名有姓的,因為他們是旅行小說,總搬地方嘛,搬一個地方出來一群新人,搬一個地方出來一群新人。那麽一定要有特點,你如果長相都一樣的,概念裏的知識分子戴一個眼鏡,相貌堂堂的,人家記不住的。所以李天濟,我覺得特別適合演裏頭的一些角色。


                錢鐘書先生對蘇文紈大加贊賞

                       我對李媛媛有很好的印象。我看過她好多舞臺劇,包括莎士比亞的戲,她裝扮上以後特有魅力,刻畫人物角色的能力很強。但是生活中為人特別樸實,不宣揚自己,不重名利,非常好的一個人。人非常好,而且戲非常好。那個蘇小姐,其實挺難演的,這個角色要有高貴的一面,又要有俗不可耐的一面,是《圍城》裏面被讀者所熟悉的一個重要的角色。這就是錢先生的功力、筆力。蘇文紈很難找,因為現在的演員裏,有這種貴族氣的人不多,貴族氣再加俗氣,都要有。所以我就想到了李媛媛。我認為她適合演蘇文紈,她有一種特殊的氣質。其實她的戲份並不多,但非常重要。後來看來很成功,觀眾反應很好,錢鐘書先生對蘇文紈大加贊賞,說媛媛塑造得很成功。

                 

                       呂麗萍是個很用功的演員。她中戲畢業以後,分到了上影。然而,她一直不太適應上海的生活,反正是不愉快,但我跟她處的很好。我在導演《圍城》前拍過一部電影《童年的朋友》,我找她演一個小童養媳。我們一直在陜北那邊,在黃河邊上住了兩個月,這樣有過接觸和了解。之後,她常常到我家來串門,她一個小姑娘自己在上海,我覺得她那個時候挺難。她很用功,不惹事,很出色。現在,呂麗萍跟我聯系得最多,還一塊兒去看戲。


                《圍城》劇照《圍城》劇照


                       十六歲的史蘭芽飾演了唐曉芙這個“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純美恬靜的少女。史蘭芽姣好的面容,善睞的眼神,青春的活力,知性的氣質非常符合角色。方鴻漸透過別墅的窗戶,看見草地上奔跑的唐曉芙,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史蘭芽把一個都市中生活優越的富家小姐的“青春”和“脫俗”刻畫得異常生動,第一美人“汪太太”由於慧扮演。汪太太之美,美在肌膚勝雪,美在少婦風情。不過,汪太太也是朵帶刺的玫瑰,她對汪處厚說:我就不相信,你還年輕過!對趙辛楣說:你的膽子,只有芥菜子這麽大!對高校長說:你█這麽帶勁幹嗎?吃醋也輪不到你呀!於慧演得嫵媚、辛辣,高貴而犀利。

                 

                        宋憶寧打破自己的形象,在嘴裏塞了棉花,又架起了老花眼鏡,把頭發剪得又短又平,演了“三民主義老小姐”、大學生的女指導範小姐。以至於看過《圍城》的觀眾,很少能夠把她認出來。蓋麗麗的“朱古力”鮑小姐,放浪而絕情。因為天生皮膚白皙,和人物的形象有距離,為此,拍戲時每次都要渾身上下塗上棕色油彩,梳成長波浪的發式,光化妝就要幾個小時。有一次拍黎明時的戲,蓋麗麗化完妝後坐到天亮,整夜不眠,非常敬業和認真。當年因為在《咱們的牛百歲》中飾演“牛百歲”而紅遍大江南北的演員梁慶剛,扮演只有五分鐘戲的侯營長。為了這個角色,“牛爺”(人們對他的愛稱)竟然剃了個“禿瓢”。這種精神,眼下已經很少見到。

                 

                       1940年█代的電影紅小生顧也魯被請來扮演口吃並心懷叵測的韓學愈教授。他舉重若輕,嚴的活龍活現。他非常註意細節,在處理韓教授口吃說不出“歡迎光臨”的那個“臨”字時,他“光”了半天,讓方鴻漸給補上了“臨”字,令人發笑,覺得他演得太好了。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