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赢娱乐注册

  • <tr id='koFeI5'><strong id='koFeI5'></strong><small id='koFeI5'></small><button id='koFeI5'></button><li id='koFeI5'><noscript id='koFeI5'><big id='koFeI5'></big><dt id='koFeI5'></dt></noscript></li></tr><ol id='koFeI5'><option id='koFeI5'><table id='koFeI5'><blockquote id='koFeI5'><tbody id='koFeI5'></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oFeI5'></u><kbd id='koFeI5'><kbd id='koFeI5'></kbd></kbd>

    <code id='koFeI5'><strong id='koFeI5'></strong></code>

    <fieldset id='koFeI5'></fieldset>
          <span id='koFeI5'></span>

              <ins id='koFeI5'></ins>
              <acronym id='koFeI5'><em id='koFeI5'></em><td id='koFeI5'><div id='koFeI5'></div></td></acronym><address id='koFeI5'><big id='koFeI5'><big id='koFeI5'></big><legend id='koFeI5'></legend></big></address>

              <i id='koFeI5'><div id='koFeI5'><ins id='koFeI5'></ins></div></i>
              <i id='koFeI5'></i>
            1. <dl id='koFeI5'></dl>
              1. <blockquote id='koFeI5'><q id='koFeI5'><noscript id='koFeI5'></noscript><dt id='koFeI5'></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oFeI5'><i id='koFeI5'></i>

                相關詞條

                好萊塢怎樣談生意?

                在大多數情況下,買家會要求編劇寫作費用依照版權購買費的一定比例計算。盡管這是可以商榷的,但在實踐中大多會被接受...

                查看詳細譯文>>
                【試讀】莫裏康內:50年一瞬的魔幻時刻

                有一部電影因為陰錯陽差最後沒▓能合作,那部電影是《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導...

                查看詳細譯文>>
                構建謀殺:插入鏡頭與特寫鏡頭

                特寫鏡頭中的面孔是模糊的、可交流的、富有表現力的,它呈現了另一種緊張關系:愛普斯坦將面孔視為肌肉與軟骨的集合,...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澳门皇冠 / 正文

                譚家明訪談:在最壞的時代,繼續拍電影

                By 1905電影網2015 . 03 . 17 譚家明訪談父子香港電影大陸電影姜文

                譚家明訪談:在最壞的時代,繼續拍電影

                我挺喜歡《讓子彈飛》,姜文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不過我覺得也有些聰明過了頭(笑)。如果我是周潤發或者劉嘉玲就不會接演那兩個角色,那是兩個很不討好的角色,我有一種陰謀論,姜文把最好的角色都給自己啦。

                  上個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香港電影界湧現了一批新銳導演,在電影圈掀起了一股巨浪,為當時正處於低潮的香港電影業註射了強心劑,界內將這批人稱為“香港新浪潮”。作為其中代表人物之一的譚家明導演,早期的電影《烈火青春》《殺手蝴蝶夢》《最後勝利》都是當時新浪潮極具個人風格和先驅性的作品。06年,蟄伏17年的譚導再次復出執導的《父子》更是奪得07年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最佳藝術指導,最佳劇本等多個獎項。同時,他對王家衛杜琪峰的電影架構也有不可忽略的作用,為觀眾熟悉的《阿飛正傳》《東邪西毒》《黑社會》均出自他的“剪刀手”。


                “香港新浪潮”代表人物之一譚家明導演“香港新浪潮”代表人物之一譚家明導演
                  當年,譚家明、許鞍華徐克等那批“新浪潮”新銳導演的出現,不僅█完成了香港電影本土化的過程,更在整體上提升了香港電影的品質,開拓電影前所未見的新局面。當下,許鞍華,徐克等人仍在電影界內努力探索,在大學教書的譚家明表示自己也有拍攝新片的計劃,“從來沒有離開過電影圈。” 談到近年來華語電影的趨勢,譚家明從電影人角度點評了近來一些頗受矚目的華語片,言語之間不無流露出對華語電影、尤其香港本土電影未來的憂患意識。


                  4cats:首先談談去年一年的華語電影,尤其是香港電影這塊,有什麽讓你驚喜的電影麽?

                  PT:去年是香港電影的低潮期,從今年金像獎提名你就可以看得出來,沒什麽特別之作,去年我作為金馬獎的評委,在十幾天看了三十幾部電影,這三十幾部理應算是華語片的代表了吧,臺灣和大陸都有一些驚喜,而最弱的就是香港電影,作為香港電影人,我覺得這是令人擔憂的狀況。

                 

                  4cats:近年來不少香港導演“北上”拍片,這對香港本土電影的創作力會有什麽影響?

                  PT:香港回歸之後,內地和香港的關系越來越密切,從前可能只是一些技術上的合作,但是近年來不少香港電影工作者都移居到北京拍“合拍片”,這對香港本土的電影進程帶來了一定的影響。這些“北上”的香港電影人為了考慮大陸市場而失去了個人的特色,但是他們又真的明白大陸觀眾需要看什麽麽?事實上,大部分人不論從文化背景或是思維方式上,都還沒有完全準備好,拍出的電影一方面喪失了香港電影高峰時期的精神和風格一方面也不夠貼近內地的現實。


                  4cats: 究竟哪一些方面吸引了像彭浩翔、杜琪峰這樣的一批香港導演“北上”? 究竟是文化上的吸引還是資本上的吸引?

                  PT:是資本的吸引,市場的吸引,所以我認為他們的focus不太對。杜琪峰算是比較晚起步北上的香港導演,他在香港本土創作的電影非常有個人的魅力,我不知道他北上之後還會保留多少個人精神,我還沒看他最新的合拍片子(記者註:杜琪▓峰導演,韋家輝等編劇的《單身男女》是本屆香港電影節的開幕影片)。以吳宇森為例,我個人認為《英雄本色》時期是他的創作最高峰,而去了好萊塢之後▓,雖然制作條件和環境變得更專業優厚,但是並沒有給他充分的發揮空間,意識形態的限制反█而使得一個藝術家不能忠於自己的藝術創作,這是很可惜的。我也同樣擔心北上拍片的這些香港導演。

                 

                  4cats:這些“合拍片”的弱點究竟在哪裏?

                著名華人導演李安著名華人導演李安
                  PT:對文化的認識不夠透徹。電影是一項文化活▓動,不是因為你有多少資金,有多麽強大的技術支持就能決定電影的質量。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氣質,你必須去了解和體味當地的文化,成為當地的一部分,然後才能拍當地的故事,而不是做一個局外人。這樣的融合需要花很長時間,目前華語導演裏,我認為已經能比較好融入異地文化的只有李安,他不但能融入美國本土文化而且已經學會在美國的文化氣候上創造自己的個人風格。他是唯一在好萊塢成功的例子。現在香港導演去內地同樣面臨這樣的困境,他們想去迎合內地觀眾的口味,但是我想他們自己並不知道觀眾到底想看什麽。作為內地的觀眾,是希望看到香港導演去拍一個“內地”風格的影█片或者風格模糊的“合拍片”,還是希望看到更多香港特色的電影呢?


                  4cats:內地的電影審查制度是否也會對香港導演的創造力有一定限制?

                  PT:作為一個藝術創作者,我反對所有審查制度。每一個藝術家都有 self-discipline ,對自己的作品有自我的反省和自我批評,這種自我機動性不應被外部強加的體制力量所牽制。現在內地很多的題材都不夠開放,這對大陸導演和香港導演都是一種局限也是對藝術表現力的損害。藝術家不能暢所欲言。


                  4cats:去年似乎也有一些香港導演關註本土,有一些是懷舊題材,有一些是當代的城市題材。

                  PT:都不太好。有的片子講懷舊,但懷舊不是用老套的手法講故事,而且講的故事還很虛假,導演甚至說故事就是自己的親身經歷,我感覺很失望。還有的片子表現城市年輕人的戀愛,但整部片子裏只看到導演在耍小聰明,自以為是幽默,在我看來都是smart-ass (滑頭),看不到導演對對象的關心、對事件的立場,導演的態度顯得冷漠又刻薄。一些電影裏對女性角色的設置也充滿了剝削性。我認為一個導演的情操,氣質,質素很重要。你是真的關心你的對象還是只是利用嚴肅的社會題材來販賣色情暴力?如果是探討房價問題,那我覺得有些電影還不如電視劇《蝸居》探討的深刻。電影不能拿來愚弄觀眾。

                 

                  去年的港片裏只有一部我覺得還可以,是郭子健《打擂臺》。這部片子還可以看到傳統功夫片的feeling, 雖然制作█上粗糙了一點,但是可以看到作者的創作力量。

                  總體來說我認為香港電影的環境確實不如內地,尤其是在創作力這一方面,導演不夠了解生活,創作出來的作品都很單薄。


                  4cats:這部片子裏也請了內地演員郝蕾參演。

                  PT:郝蕾是一個非常好的演員(原文是“好演員”譚特別來電強調,加一個“非常好”)。之前看《頤和園》我就很喜歡▓她的表演,這部片子裏她的表現也很好,最後獲得最佳女配角是實至名歸。《觀音山》裏的張艾嘉範冰冰表演都不錯,我看的臺灣剪輯版裏範冰冰更突出些,很可惜,不知道為什麽竟然連金馬提名都沒有得到。聽說內地的版本張艾嘉的戲份增加了。


                內地著名演員郝蕾內地著名演員郝蕾

                  4cats:內地電影裏你比較推薦哪一些?

                  PT:去年我看了兩部大陸電影印象很深刻,一部是劉傑《碧羅雪山》,他之前的《透析》也很不錯。假如《碧羅雪山》有提名最佳劇情片,我一定投票給他。他很巧妙地把一些敏感的話題隱藏在主旋律的形式下,實際上卻是對主旋律的一種顛覆。我覺得他很了不起,超過很多名聲在外的大陸導演,可惜這部片子一直沒有上映,聽說DVD都沒有發行。


                  大陸的主旋律影片的價值觀都很千篇一律,比如家長代表著一種既定體制,永遠是正面形象,是不能反抗的。這也是我覺得劉傑的幾部片子很難得的原因。

                  去年還有一部片子《決戰剎馬鎮》不錯,是一部很奔放的片子,林誌玲在裏面的表演也不錯。去年金馬獎我本來想提名這個導演最佳新人導演,不過後來給了一個臺灣本土的片子《臺北星期天》


                  4cats:去年內地有一些票房大贏家的片子你怎麽看,比如《唐山大地震》

                  PT:我不喜歡這部片子,徐帆的表演也很誇張,之前金馬獎不把最佳女主角頒給她是有道理的。

                 

                  4cats:馮小剛在微博上有替徐帆抱不平,質疑金馬獎的評委眼光有問題。

                  PT:(笑)那是很沒氣度的,不會有人回應他。

                 

                  4cats:不過徐帆後來在香港電影節的亞洲電影大獎拿了最佳女主角,《大地震》也拿了一個最佳票房獎。

                  PT: 是啊,這就很諷刺。現在的電影節的獎項有一些好像公關的行為,像一場聯歡會,各個地方都要平衡,這就很沒意思。


                《唐山大地震》劇照《唐山大地震》劇照

                  4cats:像《大地震》這樣的電影,一方面獲得極大市場的回報,但在藝術口碑上卻差強人意,這說明了什麽問題?

                  PT:《大地震》很煽情,普通老百姓的倫理觀很簡單,不會想太多,他們只要哭過就以為被感動了,所以很容易被騙。是就好象為什麽陳水扁貪汙那麽多,在臺灣南部仍然有那麽多green營的支持,這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


                  從另一方面來講,觀眾和電影的關系是非常個人化的,戈達爾也說過,電影的生命只存在於作品和觀眾之間的那個空間裏。評判一部電影沒有一▓個公認的標準。所以《大地震》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們只要哭了,便不再理會電影其他的context。


                  我沒有被打動,因為我不單單看電影內容,還會看這部電影是在怎樣的文化空間裏產生的,這個導演之前的一系列作品如何等等,“作者論”不論如何都有它的參考價值。打個簡單的比方,評價一個人的好壞,不單要看這個人對你如何,還要看他對其他人如何。

                  如果僅從票房來衡量一部電影的成就,那是很可悲的。

                 

                  4cats:《讓子彈飛》你看了麽,如何評價姜文?

                  PT:我挺喜歡《讓子彈飛》姜文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不過我覺得也有些聰明過了頭(笑)。如果我是周潤發或者劉嘉玲就不會接演那兩個角色,那是兩個很不討好的角色,我有一種陰謀論,姜文把最好的角色都給自己啦(笑)。葛優演得非常好,那個角色很難表現。周潤發則不知道在幹什麽,表演很假。這部片子有一定的message,但我不認為導演的動機就是埋藏各種隱晦的含義讓觀眾解讀,網絡上那些“馬拉火車”之類的解讀有些過頭了。我喜歡這部片子因為它夠“放得開”,相比內地其他一些“循規蹈矩”的片子顯得很難得。這部片子“玩”得很開心,而且從頭到尾都在導演的控制之中。比上一部電影《太陽照常升起》成熟很多,《太陽》裏他在效仿一些風格但是成品不夠完整。但是如果要說到導演的“心”,我覺得姜文的“心”應該在第一部《陽光燦爛的日子》裏。


                  4cats:這部片子是近年來難得一部不但獲得市場肯定,同時又極具導演個人風格的片子。不過有評論詬病這部片子的剪輯很混亂,我想聽聽你的專業意見。

                《春風沈醉的夜晚》日版海報《春風沈醉的夜晚》日版海報
                  PT:沒錯,導演的整個視野都在這部片子裏很好呈現了,各方面都很成功,所以理應是一部拿獎的片子。不過電影都拍到這個地步了,應該不在乎那些獎項了吧(笑)。剪輯方面我覺得還可以啊,我只看了一遍,基本沒什麽問題。電影是講結構的,所有的元素都要在它最恰當的位置,所以《子彈》的剪輯和故事風格是符合的。

                 

                  但要說到近年最喜歡的大陸片,我個人還是最喜歡《頤和園》,婁燁的新片《春風沈醉的夜晚》就沒有那麽好。比如陳思成那個角色的設置就有些牽強,他變成同誌的過程不夠令人信服,探討的不夠深入。整部片子不論從攝影還是剪輯都顯得有些刻意,有一些跳接甚至很隨便,導演的姿態太明顯了,對情感的沈澱不如《頤和園》。不過秦昊是一個很好的演員,我後來才發現,原來他在我的電影《父子》裏演過一個小巴司機。(笑)


                  4cats:你覺得現在香港電影面臨的最大困境究竟是什麽,是創作能力還是資本限制?

                  PT:對於他們來說資本可能是一個問題。但是我覺得一部真正的好電影,作者的力量是最重要的,資本不應該占據決定性位置。聽說劉傑拍《碧羅雪山》用了三百萬,這在電影圈來說是很小的制作成本,但這部片子美學上肯定比《夜宴》好看,意識形態上比《狄仁傑》好看。

                 

                  4cats:王家衛的新片《一代宗師》你有關註麽?

                  PT:海報做的很不錯,希望電影可以和海報一樣好看。王家衛是一個可以講故事的人,只是後來他發展的風格比較自由(記者註:王家衛最初接觸電影圈時曾是譚家明電影《最後的勝利》編劇)。我個人認為王家衛迄今最好的片子是《阿飛正傳》,很好地抓住了香港60年代的精神,後來從《花樣年華》開始到《2046》,則顯得空洞了。

                 

                  4cats:有沒有發現很多大導演都開始投拍武俠劇,賈樟柯,侯孝賢,王家衛,陳可辛等█在2011都會有武俠作品問世。你覺得這裏面有什麽內在聯系麽?

                  PT:可能是他們想尋求改變。比如侯孝賢,我猜想可能是他關於當代臺灣社會的故事已經講完了,想嘗試新的挑▓戰。王家衛想拍武俠已經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拍出來而已。他的個人風格結合葉問這個題材可能會有不一樣化學效果。

                 

                  4cats:你對他們的改變會有期待麽?

                《藍莓之夜》海報《藍莓之夜》海報
                  PT:我現在對已經成熟的電影人很少有期待,比如王家衛,即使他去國外用不一樣的演員拍攝一部《藍莓之夜》,我也可以想象他的標簽是什麽。就好像戈達爾去年也有新作,我也不會有期待,他已經是大師級的人物,水平和風格都趨向穩定,即使是新作也可以看到過往作品的蛛絲馬跡。所以,我只對年輕人比較期待。另外,今年電影節裏,我最期待的電影是波蘭導演 Jerzy Skolimowski《必要的殺戮》,他是我最喜歡的導演。我之所以期待是因為距離他上一部片子《與安娜的四個夜晚》的拍攝已經好幾年。我很想知道他這幾年有沒有什麽變化。就好像我拍《父子》,之所以後來引起一定的反響,也和一部分人對我的“期待”有關系,因為我17年不拍電影,就變成了一個懸疑,他們想看看會拍成什麽樣子。

                 

                  4cats:拍《父子》時會不會對自己也有期待?

                  PT:更多的是好奇。但我一直明白自己要做什麽,即使沒有拍電影,我也一直沒有離開電影圈。

                 

                  4cats:今年韓國導演樸贊郁用iPhone拍攝的電影在柏林得了短片獎。科技的發展會給電影帶了什麽新的轉機麽?

                  PT:電影重要的是創造力,使用的工具和傳播的媒介都不重要。

                 

                  4cats:你覺得現在是電影最好的時代還是最壞的時代?

                  PT:不單單是電影方面,日常的生活,政治經濟,社會的各個方面我們都處於一個最壞的時代。我認為60年代是最好的年代。從電影角度來看,全球電影的黃金時期已經結束,大師一個接一個去世。

                 

                  4cats:所以《父子》之後你不準備再拍電影了麽?

                  PT:沒有,我不會放棄電影創作,我正在準備新片,和學生一起合作劇本,電影以香港會背景,講述年輕人的故事。我不能透露太多,我想會是很有趣的電影,會嘗試一些風格的改變。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