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亚洲手机版

  • <tr id='HHaTHi'><strong id='HHaTHi'></strong><small id='HHaTHi'></small><button id='HHaTHi'></button><li id='HHaTHi'><noscript id='HHaTHi'><big id='HHaTHi'></big><dt id='HHaTHi'></dt></noscript></li></tr><ol id='HHaTHi'><option id='HHaTHi'><table id='HHaTHi'><blockquote id='HHaTHi'><tbody id='HHaTH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HaTHi'></u><kbd id='HHaTHi'><kbd id='HHaTHi'></kbd></kbd>

    <code id='HHaTHi'><strong id='HHaTHi'></strong></code>

    <fieldset id='HHaTHi'></fieldset>
          <span id='HHaTHi'></span>

              <ins id='HHaTHi'></ins>
              <acronym id='HHaTHi'><em id='HHaTHi'></em><td id='HHaTHi'><div id='HHaTHi'></div></td></acronym><address id='HHaTHi'><big id='HHaTHi'><big id='HHaTHi'></big><legend id='HHaTHi'></legend></big></address>

              <i id='HHaTHi'><div id='HHaTHi'><ins id='HHaTHi'></ins></div></i>
              <i id='HHaTHi'></i>
            1. <dl id='HHaTHi'></dl>
              1. <blockquote id='HHaTHi'><q id='HHaTHi'><noscript id='HHaTHi'></noscript><dt id='HHaTH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HHaTHi'><i id='HHaTHi'></i>

                相關詞條

                法國詩意現實主義電影

                影片《母狗》的命運也是以失敗告終的。自有▓聲電影開始以來,一直賦閑的讓·雷諾阿在不得已中把費杜的短篇通俗笑劇《墮...

                查看詳細譯文>>
                法國新浪潮導演路易·馬勒訪談(二)

                一九五六年秋天冬天,我寫了一部自傳性的劇本——一個發生在Sorbonne的愛情故事。修飾過了以後,我到處拿給制...

                查看詳細譯文>>
                夜深如海:梅爾維爾談《影子部隊》

                為了拍攝這個或許是法國電影史上最昂貴的鏡頭--它花費了2500萬舊法郎。我最初獲準在伊埃納大街排練這場戲。淩晨...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率性而活——朱麗葉·比諾什訪談

                By 1905電影網2015 . 01 . 06 法國電影朱麗葉·比諾什

                率性而活——朱麗葉·比諾什訪談

                我只能運用我的觸角去翻譯我認為他想要的。因為表演不是“詮釋”。我不喜歡這詞。表演是創作。你的內心必須產生點兒什麽,是化學變化。表演不是憑理智,也不是憑感覺。

                文:(美)瓊杜邦
                譯:羅嬌(譯自美國 《電影評論》第47卷,第2期,2011年)


                        朱麗葉·比諾什首度亮相戛納電影節是在安德列·泰西內《約會》(Rendez-vous,1985)。片中,她飾演為了巴█黎的舞臺事業而勇敢面對羞辱的外鄉女孩妮娜。這位率性美麗、愛笑愛臉紅的女演員成為了當屆電影節的小寵兒。是年人人都在咂嘴談論“比諾什”,仿佛她是一塊可口的松餅 。她一路前行甚至比妮娜更加堅決,要在巴黎以及更廣闊的天地獲得成功。去年的戛納電影節,當比諾什憑借在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合法副本 》一片中的演出而獲得最佳女演員獎時,外界毀譽參半,因為她也是當年戛納官方海報的主角。厚此薄彼的電影節和備享榮寵的比諾什或許親密過頭了。


                朱麗葉·比諾什朱麗葉·比諾什

                        其實朝氣蓬勃、敢作敢為的她早在此之前就俘獲了許多人的心,並憑借在安東尼·明格拉《英國病人》(1996)中與拉爾夫·費因斯演對手戲,飾演心地善良的年輕護士一角榮膺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這位女演員亦善畫:在2008年的《眼中的肖█像》一書中,她將目光投向以往合作過的導演,從泰西內、雅克·杜瓦隆讓-呂克·戈達爾雷奧斯·卡拉克斯路易·馬勒開始,到法國之外的明格拉、菲利浦·考夫曼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邁克爾·哈內克。她的職業生涯信守承諾,常獲二度合作約請,也曾幾度“爽約”。她曾為了出演卡拉克斯的《新橋戀人》(1991)而謝絕伊利亞·卡贊,為了基耶█斯洛夫斯基的《藍》(1993)而婉拒史蒂夫·斯皮爾伯格。與此同時,她也曾因為對角色提出強烈的個人見解而被剝奪了在克勞德·貝裏1997年的影片《烽火一世情》中飾演抵抗運動女英雄露西·奧布拉克的機會。


                        她為了《心靈夢土》(In My Country,2004)與約翰·布爾曼同赴南非,為了《瑪麗》(2005)與阿貝爾·費拉拉前往耶路撒冷,拍攝《分離》(2007)時與阿莫斯·吉泰奔赴加沙,在巴黎與侯孝賢做了一次《紅氣球之旅》(2007)。她曾在巴黎的舞臺上演繹契訶夫,在倫敦的舞臺上演繹皮蘭德婁,在紐約演出品特的作品。在拍攝《合法副本》前,她舉行了與阿克拉姆·坎合作的舞蹈巡演。


                        她和基亞羅斯塔米在1997年《櫻桃的滋味》奪得金棕櫚獎之後就討論過合作事宜。在他邀請比諾什到德黑蘭———請她在《希林》(2008)一片中出演其中一張面孔時,他給她講述了一個故事,亦即後來的《合法副本》,故事集中在兩個人物身上:首登大銀幕的英國男中音威廉·希梅爾飾演的 “他 ”和經驗老到的比諾什飾演的“她”。


                        瓊杜邦(以下簡稱 問):第一次看合法副本的時候你感覺怎麽樣?

                        朱麗葉比諾什(以下簡稱 答):我在戛納第一次看到影片時,感到很驚訝,阿巴斯剪掉了一條咖啡館裏的戲。威廉轉身對我說,“我不知道該說什麽”,我回答,“想說什麽就說什麽”。就在這時,我突然放聲大笑,轉而流淚,就是忍不住。對我來說,那一刻那組鏡頭是很特別的。阿巴斯突然起身,說他需要時間考慮。之後,他說,“你,還有你的本能,真不可思議。你把我們大家都難倒了。今晚我要剪輯一下,看能否保留這條”。 第二天,他說 “我們留下它█”。 但是我看到的電影成片裏並不是他之前選擇的那條!他說 “那條太過了,難以令人相信,另一條沒那麽激烈,但是我們覺得真實 ”“你怎麽可以不選那條戲呢!”我說 “這是你的電影,但是我發現了一點,你講的是男人的道理。現在的情況正是你在影片中闡述的那兩個詞的最佳寫照”。


                《向瑪麗致敬》海報,比諾什初出茅廬就與大師戈達爾合作《向瑪麗致敬》海報,比諾什初出茅廬就與大師戈達爾合作

                        問:你本來有把握他會保留那條戲?

                        答:是的。但是我和布魯諾杜蒙——我即將與他合作——討論過剪輯,他說,最難的是確定結構和場景調度的路線,不那麽有沖擊力的場景或許能起到平衡作用。繪畫也一樣,你可能選擇一個較不搶眼的色調去襯托另一個色調。


                        問:或許阿巴斯對你有其他的想法,想帶你擺脫之前飾演的角色。

                        答:我不這麽覺得,我認為是他自己想有大的突破,這就是為什麽他要冒險和我拍攝這部影片。他希望擺脫自己受全世界尊敬、被國人崇拜——也遭辱罵——的大師角色。他想讓自己驚訝,這就是他為什麽要拍攝這部影片——突破自己的形象。他每天做剪輯,像面包師一樣,想看看今天的當日面包會是什麽樣子,而他常常會感到驚訝。


                        問:在片場你█們兩個一直在討論。

                        答:並且我的女子氣和他的男子氣頂了牛。女人是男人的顯影劑,因為我們從本質上講是樂於接納的只要有接受性元素——土元素,男人身上的藝術家角色就會活躍起來:創造性行為也就有所建樹。


                        問:你常和澳门皇冠者們做很多討論!你會不會嚇到他們?

                        答:我將和奧立維耶·阿薩亞斯再度合作一部影片,因為我感覺在《夏日時光》一片中某些地方有問題——這一次我不會輕易放過他。


                        問:說不定他也想將你一軍?

                        答:作為一名演員,你必須自己將自己的軍,自投險境;不是只有導演給壓力,昨晚我讀了斯特林堡寫的《朱麗小姐》前言(比諾什主演的這部戲劇將拉開今夏阿維尼翁戲劇節的序幕)。他說道,透過殘酷,透過痛苦,他感受到了快樂。悲劇讓我接觸到深處的自己。


                        問:你認為《合法副本》是悲劇嗎?那個女人迷失在托斯卡納小鎮,追尋虛幻的愛情?

                        答(笑):完全不是。看到片子,我不能不發笑。這個女人那麽努力,那麽渴望,想方設法讓那個男人充當自己的丈夫。還有她戴上那對大耳環,試圖顯得性感的樣子。


                《夏日時光》CC版海報《夏日時光》CC版海報

                        問:可是她不是很痛苦嗎,一路穿著高跟鞋旅行?

                        答:啊,是的!她必須讓自己冒險才能達到那種狀態。你看到的瑪麗蓮·夢露總是處於痛苦之中,處境飄搖。即使在喜劇片裏——這是最觸動我的地方她也是行將崩潰,她的笑與淚相距不遠。阿巴斯稱之█為“她”的這個角色就像另一位偶像和靈感女神安娜馬尼亞尼。她說道“告訴我我的存在!跟我說話!愛我!和我做愛!”她總是處於被羞辱被拋棄的危險,面臨被嘲弄的境地看到她——我們——竟能如此荒唐可笑,我忍不住笑。


                        問:去年秋天影片在紐約電影節參展的時候,評論家都肯定你和希梅爾會結為“夫婦”,但是我們並不那麽肯定,對嗎?

                        答:評論家必須肯定,他們必須“知道”。第一次看到劇本,我想,我該怎麽去演這個瘋狂的女人呢?但是阿巴斯說:“這個角色就是你,你要演你自己。”我不理解,但是一經開拍,就不再有什麽難題了。


                        問:你在戛納獲獎後,外界反應復雜。除了海報的問題,有沒有可能也是對那個角色的意見?德帕迪約那些無禮的評論是什麽意思?

                        答:有些人說影片全然是即興創作,那個角色根本就是我。但是並非如此,影片都是按劇本拍攝的。或許德帕迪約不喜歡該角色,因為他認為我就是那個女人,也因為“他”——那個男人沒有做出反應。阿巴斯想要一個看上去弱勢的非解決問題型的男人。還有,因為我已經拿遍了所有獎項——愷撒、金獅、金熊、英國學院獎、金球、奧斯卡。


                        問:德帕迪約不是也拿了很多獎嗎?

                        答:沒有奧斯卡。


                        問:從一開始你就和大導演合作——杜瓦隆、泰西內、戈達爾。你有沒有感到膽怯?

                        答:三部不同的影片,三個性格迥異的導演。算上戈達爾,沒錯。他看到法比奧——我的初戀男友——給我拍的一張照片。那時我剛從戲劇學校畢業,覺得澳门皇冠者會是和藹可親、有創造性、的藝術型的。當我在拍攝《向瑪麗致敬》時見到戈達爾,我看到的是一個滿腹牢騷、復雜、迷茫的人,今天說這樣,明天說那樣!我什麽也不懂。我期待一位母親般的父親——情況卻根本不是那麽回事。我必須去適▓應,接受混亂,自己解決問題——不要尋求幫助。我們在日內瓦和羅爾拍攝了六個月。我住在一家酒店裏,靠日支的津貼生活。我已經辭去了在B.H.V(巴黎一家百貨公司)的工作,老板說“你辭掉這份工作是一個錯誤,你不知道自己將面對什麽”。戈達爾的片子實際上拍攝於泰西內的片子之前。杜瓦隆的《家庭生活》也是在那年拍攝的,它很重要,因為我覺得雅克把我當一個藝術家來賞識。我們在對方眼中看到了自己。影片講述一個面臨破碎的家庭,一切都是我在孩童時代親眼目睹過的。我將演戲視為忘記那一切的一種方式,就像去度假。但是我知道自己必須謀生,必須獨立。我學會了生存,知道在鏡頭前什麽決定你的生死。戈達爾讓我意識到自己必須放棄有人幫扶工作的夢想,獨自面對攝影機。就這樣,接下來我開始拍泰西內的戲,我有點兒迷茫,不知道怎麽和導演相處。但是如果你只有20歲……我在尋找▓一位父親,他人很好……只是,他這個父親要我脫光衣服!


                《壞血》海報《壞血》海

                        問:還讓你受羞█辱?

                        答:我很快發現,我必須明白自己和角色之間的區別,這就是為什麽我能走到極端。你在進入另一個世界,創造一個世界。我將之視為一份饋贈,而不是犧牲。因此,當蘭伯特·威爾森沖我吐唾沫(在《約會》一片中)的時候我並不放在心上。羞辱是必要的,它能壓制你所受的教養。表演就是卸除外衣。這就是我仍然對自己從事的工作充滿激情的原因。我的表演欲很早就產生了。


                        問:不久前泰西內告訴我說,你在做《約會》那個項目的時候工作起來如饑似渴。他說“朱麗葉有孩子氣、純真的一面,但是也有著這樣饑渴的欲望”。還說當你們後來合作《愛麗絲和馬丁》(1998)的時候你已經掌握了或許過多的技巧,你是一位技巧大師。

                        答:啊,他這麽說嗎?也許他才是技巧大師。我不反對別人的看法。我面對不同的現實情況……有不同的處理方式,還有我超乎尋常的耐力和意誌——我能走到最後,即使我很想停下來。


                        問:緊隨《約會》之後你和米歇爾·皮寇利丹尼斯·拉旺合作拍攝了《壞血》當時是怎麽回事?

                        答:雷奧斯·卡拉克斯看見我穿著一件黑色仿麂皮長裙走在格勒諾▓布爾的街頭,為了《壞血》一片他想見見我。我們相互吸引,但也有一種感覺,就是我永遠也無法令他滿意:我太胖,他不喜歡我的頭發……我付出了極大努力,去看很多電影。和雷奧斯在一起,我了解了瑪麗蓮·夢露。拍攝進展順利,因為我想取悅他。


                        問:那之後你去拍了《布拉格之戀》

                        答:對。雷奧斯在為《壞血》做剪輯,於是我去哥倫比亞找我很小就沒再生活在一起的父親。但是他很忙。我在那兒呆了26天,讀了21部小說!回來時,雷奧斯在機場等著我。幾天後,我開始《布拉格之戀》的拍攝。我們是從結尾開始拍的,拍攝在巴黎和裏昂進行,因為我們不能去捷克斯洛伐克。


                《布拉格之戀》海報《布拉格之戀》海報

                        問:那是昆德拉的偉大傑作,而影片也感動人心你覺得呢?

                        答:我當時處於一種混亂的狀態,但是我明白這是一部很重要的影片,它讓我得到完全釋放。菲利普·考夫曼和萊塞·霍爾斯道姆《濃情巧克力》,2000)一樣,總是對我提出的建議表示肯定。他信任我,我每天在片場讀原著小說,考夫曼會過來看看,但是我從不覺得他█對此感興趣。


                        問:接著就是《新橋戀人》的漫長拍攝?

                        答:《新橋戀人》讓我懂得生活比藝術更重要:那一次我被迫達到了極限。不論在身體上還是情感上都很難,我不得不說,我有選擇權。我可以付出——在某種程度上——但是生活更加重要。拍攝花了兩年半時間,我們都有點兒崩潰了,但是我們知道自己堅持下來了。或許我們本可以少受點兒苦。不過不管怎樣影片是電影史上的一塊裏程碑,它對許多人來說意義重大。


                        問:之後你拍攝了兩部迥異的影片,馬勒《烈火情人》(1992),改編自約瑟芬·哈特的小說,你扮演一個同時引誘一對父子的女人;基耶斯洛夫斯基的《藍》,講述一個失去丈夫和孩子的女人。你看上去更有女人味了。你有沒有覺得?

                        答(笑):克日什托夫認為對於那個角色來說我太年輕了,路易也覺得我太年輕,不適合《烈火情人》。我給他們兩個看了同一張照片,照片上的我看起來很成熟,這一招對他們兩個都管用!


                        問:你相信這個同時引誘一對父子的女人的故事嗎?

                        答:原著很打動我,而且我覺得路易也很入迷,但是每次我想要跟他談一談影片,他總是叫我去問約瑟芬。我覺得他不想和自己的演員太親近。僅有一次,我察覺到他一個神情,看得出他被打動了——我永遠也不會忘。最近一次看這部影片的時候,我覺得傑瑞米艾恩斯演得很棒,但我不是很喜歡自己的表現。


                        問:《藍》的過程也很痛苦嗎?

                        答:不,不痛苦。你可以說角色頗有深度,但演起來並不痛苦。拍這部影片的時候我們很快樂。我有時拍一部喜劇片卻覺得很沈重,我也演過一些很費勁的影片,結果卻相反,片子很輕松愉快。


                《藍》海報《藍》海報

                        問:《藍》裏面的車禍和喪子是不是讓你感到很熟悉,因為你的朋友韋爾尼切克利爾教練也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答:對,影片與喪親之痛有關,但卻是一部講述重生和轉變的影片。我不怕悲劇因素,可以說我需要它。悲劇因素有助我觸及深處的自己。我們需要悲劇——希臘人深諳這點——來幫助我們感受生活的意義。喜劇給我莫大壓力。看完一部喜劇,我就感覺浪費了自己的時間。除非是我愛看的——《歡迎來北方》簡直讓我捧腹大笑!


                        問:繼路易之後,你又失去了《英國病人》和《藍》兩片的導演?

                        答:安東尼和克日什托夫,是啊,我們的友誼感情一直不曾改變,但卻要承受分離的痛苦……我最後一次和克日什托夫說話是在電話裏,就在他做心臟手術之前。他決定在波蘭做手術。和安東尼在一起拍《英國病人》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拍攝在意大利進行很輕松,我們所有人關系融洽。我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即使我們從未有過這方面的討論。我有一種自己每走一步都要倒下去的感覺。我不知道為什麽。仿佛我們屬於同一個家庭。安東尼和我有一種心靈感應。


                        問:之前在《呼嘯山莊》(1992)中你扮演凱蒂,和扮演希斯克利夫的拉爾夫·費因斯演對手戲在《英國病人》裏,你飾演照顧他的護士。第一次的配戲對此有影響嗎?

                        答:是的,我們已經有過交流。因此當我們再次相會,拉爾夫對我說“你是這部影片的中心,因為漢娜在照顧那位病人,但他也關心她他是她僅余的一切”。他拍那部影片時有點拘謹,但和我在一起不會。


                        問:接下來你的一部重要影片是邁克爾·哈內克《未知密碼》(2000)?

                        答:你漏掉了幾部古裝片!拉佩紐《屋頂上的騎兵》(1995),戴安娜·庫裏斯關於喬治桑的影片《世紀兒女》(又譯《史詩情人》,1999),帕特裏斯·勒孔特《聖皮埃爾的寡婦》(2000)。拉佩紐之前的《大鼻子情聖》一片剛剛取得巨大成功,這給他帶來很大壓力,不過我很喜歡根據讓·季奧諾小說改編的這部《屋頂上的騎兵》。我也很崇拜喬治·桑,她是我們的偉大先輩!(比諾什在片中扮演喬治·桑,扮演阿爾弗雷德·德·繆塞的則是伯努瓦·馬吉梅,馬吉梅後來成為了她女兒的父親。)


                《屋頂上的輕騎兵》海報《屋頂上的輕騎兵》海報

                        問:你和丹尼爾·奧特伊在《聖皮埃爾的寡婦》中演對手戲,又合作了哈內克的《隱藏攝影機》(2005)但是看起來你們在《隱藏攝影機》中的合作似乎並不輕松?

                        答:在邁克爾到法國工作之前我就看過他的電影,感覺印象深刻。我們在巴黎談到要合作一部影片,我在倫敦演皮蘭德婁的《赤裸》時他來看我。邁克爾思維清晰——他清楚演員處於什麽狀況。大多數導演並不清楚,我們必須根據他們的所見進行調整。拍《未知密碼》的時候我看得出他很明白。但在拍《隱藏攝影機》的時候,他又似乎並不理解我內心的變化,仿佛“看不清”我。拍攝中他很焦慮:這事關一些對他而言至關重要的東西。所以才會產生痛苦以及懊悔——在他的想象和實際所能做到的之間。我只能運用我的觸角去翻譯我認為他想要的。因為表演不是“詮釋”。我不喜歡這詞。表演是創作。你的內心必須產生點兒什麽,是化學變化。表演不是憑理智,也不是憑感覺。


                        問:你現在的生活如何?你享受和孩子們在一起的時光嗎?

                        答:是的,這對我很重要。我很少看電影。我不是場景的一部分。當我閱讀的時候,書的內容會完完全全進入我的內心深處,看電影的時候,它也同樣直達我內心。不管影片是好是壞,我怎麽也不能徹底擺脫出來。所以,我得保護自己,我現在意識到了這一點。


                        問:回顧自己的職業生涯,什麽讓你感受良多?

                        答:我沒有懷舊情緒。我懷念那些逝去的人,但不留戀經歷的過往,因為我充分投入了過往的生活。我只希望工作中受的苦能少一點兒就好了。不知道這是不是不夠理智?


                        問:或許是不夠成熟?

                        答:但是活在過去不是我的性格。我不會對什麽戀戀不舍,或者糾結不清。我不是懷舊的人,那不符合我的個性。我犯的錯,我受的苦,或許讓我更加珍視現在。我是真的活在當下,熱愛當下。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