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官网365zg.com

  • <tr id='mKpWlG'><strong id='mKpWlG'></strong><small id='mKpWlG'></small><button id='mKpWlG'></button><li id='mKpWlG'><noscript id='mKpWlG'><big id='mKpWlG'></big><dt id='mKpWlG'></dt></noscript></li></tr><ol id='mKpWlG'><option id='mKpWlG'><table id='mKpWlG'><blockquote id='mKpWlG'><tbody id='mKpWlG'></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KpWlG'></u><kbd id='mKpWlG'><kbd id='mKpWlG'></kbd></kbd>

    <code id='mKpWlG'><strong id='mKpWlG'></strong></code>

    <fieldset id='mKpWlG'></fieldset>
          <span id='mKpWlG'></span>

              <ins id='mKpWlG'></ins>
              <acronym id='mKpWlG'><em id='mKpWlG'></em><td id='mKpWlG'><div id='mKpWlG'></div></td></acronym><address id='mKpWlG'><big id='mKpWlG'><big id='mKpWlG'></big><legend id='mKpWlG'></legend></big></address>

              <i id='mKpWlG'><div id='mKpWlG'><ins id='mKpWlG'></ins></div></i>
              <i id='mKpWlG'></i>
            1. <dl id='mKpWlG'></dl>
              1. <blockquote id='mKpWlG'><q id='mKpWlG'><noscript id='mKpWlG'></noscript><dt id='mKpWlG'></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KpWlG'><i id='mKpWlG'></i>

                相關詞條

                好萊塢怎樣談生意?

                在大多數情況下,買家會要求編劇寫作費用依照版權購買費的一定比例計算。盡管這是可以商榷的,但在實踐中大多會被接受...

                查看詳細譯文>>
                【試讀】莫裏康內:50年一瞬的魔幻時刻

                有一部電影因為陰錯陽差最後沒能合作,那部電影是《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導...

                查看詳細譯文>>
                構建謀殺:插入鏡頭▓與特寫鏡頭

                特寫鏡頭中的面孔是模糊的、可交流的、富有表現力的,它呈現了另一種緊張關系:愛普斯坦將面孔視為肌肉與軟骨的集合,...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布魯諾·杜蒙:性和暴力都是人性的一部分

                By 1905電影網2015 . 01 . 05 布魯諾·杜蒙法國電影

                布魯諾·杜蒙:性和暴力都是人性的一▓部分

                觀眾看影片的1個半小時,很可能不知道影片到底在談論什麽,我沒有一個東西要說。觀眾是被電影催趕的,影片會讓他們的思路開始奔跑,而不是一直處於麻痹的狀態。我不想控制觀眾,但我想給觀眾提供一種東西,一種他們很熟悉的人類本性,比如戰鬥、性愛,這就像哲學。


                        布魯諾·杜蒙是今年(2009年,編者註)戛納電影節金█攝影機獎項的評審團主席。在戛納電影宮內,身材修長、長相英俊的杜蒙接受了記者的專訪。他好奇地追問來自中國的記者,能否在中國的電影院內看到自己的電影,“你們難道沒有電檢制度嗎”?得知盜版DVD和網絡下載培養了一批自己的影迷時,他還是非常開心地笑了。他的助理告訴記者,當天他正在倒時差,整個人本來很累,狀態極差。


                        杜蒙不用英文回答問題,堅持說法語。他有著淡藍色的眼睛和優雅的外表,骨子裏還固執地保持著法國人特有的矜持和高傲。這位向來低產、低調的法國導演,非常專註地回答每一個問題,眼神銳利。但站在頒獎禮的舞臺上時,他卻把雙手插在褲袋裏,一副遊離在外的樣子,顯得和舞臺上大多數人格格不入。


                布魯諾·杜蒙布魯諾·杜蒙

                        在影評人眼裏,杜蒙“無理、自負,大膽堅持使用非職業演員,又與眾不同”。哲學碩士出身的杜蒙,在80年代做過廣告片導演、電視編導,但他一直希望能拍攝電影,不斷地把自己創作的劇本四處遞送,1994年終於得到回音,拍了一些紀錄片和劇情短片。


                        處女作《人之初》在戛納一鳴驚人之後,1999年的《人性》(Humanity)一片顯示這位導演在迅速成熟,形成了一種冰冷疏離、極度內斂的禁欲主義風格,最終以黑馬之姿抱走戛納評審團大獎、最佳女演員及最佳男演員3項大獎。2003年,他的《29片棕櫚葉》(Twentynine Palms)又入圍了威尼斯競賽單元。這3部作品,因為題材大膽而備受爭議,也被稱為“情色三部曲”。三部曲拍完,杜蒙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即熟練地運用性和暴力,冷靜甚至殘忍地進行對道德信仰的審視。


                        杜蒙是戛納電影節的寵兒。2006年,他憑借與“情色三部曲”截然不同風格的影片《情戰弗蘭德》(Flanders)再度拿下戛納電影節評審團大獎。影片描述的是一場虛構的戰爭,這個略有末世色彩的故事似乎與他以往的創作大相徑庭,以樸實的鄉村生活對應了無處不在的暴力,在沒有配樂的平靜中,戰爭的殘酷更令人震撼。獲獎之後,杜蒙成了法國藝術電影院線的“救命稻草”,被譽為“羅伯特·布列松(Robert Bresson)的接班人”。


                        “我的電影是徹底哲學的,都是形而上的電影,關於善、惡、愛、恨”,布魯諾告訴記者。他的電影經常觸碰到法國當代社會問題的要害,又不斷地探究自我內在的世界,並用自己學院派的哲學背景加以深化。他喜歡在法國北部的家鄉Bailleul拍片,電影裏的非專業演員,經常要面對年輕時代的苦悶、種族主義的攻擊和尖銳的性別政治……


                        杜蒙告訴記者,他第一次去農村,是有一次陪當醫生的父親去鄉下做醫療拜訪:“當時我坐在汽車裏,看到農田、農舍,就能看到他們的生活、苦難、困境。”英國媒體評論說:“他的影片就如同在從汽車的車窗裏觀察法國當今社會,試圖去理解他們的痛苦、人性。”


                        杜蒙一直認為自己是在為“法國人民”拍電影,但是在市場方面,他始終都沒有和本國觀眾變得親近。《情戰弗蘭德》在戛納獲得了成功,但是在法國公映時,僅售出8萬張電影票。“現在的大眾並不想要看太有智商的電影,因為他們備受法國那些衰落的概念折磨。

                《人與子》海報《人與子》海報

                        大家看電影的時候,只是想要找樂子。法國現在正在遭遇危機,我拍《情戰弗蘭德》的時候,是在為法國人民拍電影,但是他們都不想要看。”他對此充滿遺憾,在他看來,“法國已經被全球化覆蓋了,真正愛電影的人群已經不存在了。現在是大眾消費時代,他們只是偶爾懷念那種已經消失了的舊的電影模式。”


                        對於各種批評的聲音和爭議,杜蒙從不理會。在法國,他的電影被批評有過多的宗教色彩,尤其是在描寫戰爭時。布魯諾告訴記者,今年下半年,他的新片《哈德維希》即將開機,故事依舊帶有濃厚的宗教色彩,講述一個女人對上帝的愛。作為導演的職業道德。


                        B:11年前,你拿著自己的處女作《人與子》來到戛納,拿下了金攝影機大獎。今年,你已經是這個鼓勵新人的競賽單元的評審團主席。這11年裏,你和戛納電影節都有了什麽變化?

                        D:其實是那些看電影的人在變化。現在,越來越少的人會喜歡敞開胸懷去接受一些開放、前衛的影片。在我看來,這11年裏,電影環境的變化遠遠比我個人內心的變化要大。


                        B:你自身有什麽變化呢?

                        D:我不想成為一個脾氣暴躁的人,我只想做自己。我仍然相信著別人也同樣堅信的東西,而且,導演就應該按照自己相信的東西去拍電影,而不是為了觀眾去拍。這些年,我拍電影的理念從來沒有變過,我不是為了觀眾而拍電影,不是為了賣弄性感,而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B:作為評審團主席,什麽樣的作品才能打動你的內心?

                        D:導演是通過作品和別人溝通的,也只有通過電影才能釋放自己的心靈。當然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現在這個競賽單元有20多部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的電影,有的人是在講述自己周圍發生了什麽變化,為什麽會這樣,有的作品則是在用文學的語言抒情……不管是用哪一種方式,他們都在表達自我。

                        能夠真正讓人感動的電影,一定會有強烈的沖擊力,而且是關於人性本身的。大多數時候,評委看一個導演拍的片子時,真正被觸動到的只有短短幾秒鐘時間,真的很短。我說不清為什麽被那些精彩的瞬間觸動,只知道這就是他們一直在等待的瞬間。


                《情戰弗蘭德》海報《情戰弗蘭德》海報

                        B:你一直是個低調的導演,而且非常低產。你喜歡這樣的節奏嗎?

                        D:拍電影是份很困難和痛苦的工作,對於我來說,必須要花很長的時間來做這個事情。首先,你必須要確立正確的拍攝題材,如果這個問題把握不好的話,那就非常危險。然後,要花很長時間來寫一個劇本,來思考如何把這個劇本完善,所有的場景都應該在你的腦海裏已經演練過多次。

                        準備開機前,還要涉及看景、服裝、道具、找演員、建立劇組……這又是個浩瀚、復雜的工程。所以,我要制定一個計劃就要花上很長時間,有時候今天想一個計劃,幾天後才有答案。我不知道為什麽別人做起來都會輕松,對於我來說,這些都很不容易。


                        B:你電影中的色情、暴力成分,一直都存在很多爭議。你怎麽看待這些不同的聲音?

                        D:我的電影關註人的精神、本能以及與人性相關的一切。當然,性和暴力都是人性的一部分。但除此之外,我的影片還涉及愛和誘惑。我的影片的確飽受爭議,對於一個導演來說,這的確是一個考驗。其實在拍攝的時候,我嘗試著去留意別人的反響,這能幫我把握這個“度”。事實上,我很想通過性與暴力來闡述我的思想。


                        B:你對中國電影了解多少?

                        D:這些年的亞洲電影發展非常快。2006年,我曾去釜山電影節擔任過新浪潮競賽單元的評委。我還記得那一年我們把獎頒給了一位中國導演,他叫楊恒,執導了《檳榔》,我覺得那部電影就非常不錯。我記得,他曾經和我一起探討作為導演的職業道德問題,這個年輕的導演身上有一種可貴的品質,我被他的電影打動了。其實中國還有很多很多好電影,給我的觸動很深。


                        B:為什麽你一直都堅持選用非職業演員來演自己的影片?

                        D:我挑選他們,是因為他們和角色中的人物生活個性非常靠近。我沒有讓他們去看電影劇本,我只需要他們的內心生活世界。只有這樣,他們在演戲的時候,才能夠真的表達他們自己。他們是這部電影的中心,電影完全依靠他們的給予。我寫完劇本,經常還會在演員人選確定後再做些調整。


                布魯諾·杜蒙布魯諾·杜蒙

                        B:這樣是不是也比較有利於你拍攝小成本的電影?

                        D:小制作的電影對於我來說非常好。如果真的有更多錢,我都不知道怎麽去拍電影了。


                        B:你的教育背景,會讓你的電影拍得非常“哲學”,對你來說,電影真的可以用來思考哲學問題嗎?

                        D:觀眾看影片的1個半小時,很可能不知道影片到底在談論什麽,我沒有一個東西要說。觀眾是被電影催趕的,影片會讓他們的思路開始奔跑,而不是一直處於麻痹的狀態。我不想控制觀眾,但我想給觀眾提供一種東西,一種他們很熟悉的人類本性,比如戰鬥、性愛,這就像哲學。

                        我拍的電影就像哲學,它們都是關於人類本性的,觀眾完全能理解這些本性。當然我不能保證自己能把所有觀眾都聚集到電影院裏去看、去喜歡我的電影,我不願意去說教。觀眾坐在那兒,這才是我的興趣。電影中有性愛,有各種情緒,我在等待觀眾做總結,等待他們通過電影來質問人們建構的文化。在內心深處,我對這種文化是懷疑的。我不知道你們怎麽想,但對於我,電影可以用來提一些問題,比如“我們是什麽?我們來自哪裏?要做什麽”。


                        B:很多人認為,你影片中的女性形象非常模糊、甚至呆板,為什麽會這樣?

                        D:女性只存在於我的想象中,她們只是一種必要的提煉。很多女性觀眾都批評我這個觀點,但是我只能對她們解釋說,這是你們的期待,畢竟我是個男人,我只能做到這些。


                        B:你一直在歐洲拍電影,曾經想過離開這裏,去美國或者其他地方拍電影嗎?

                        D:在歐洲拍電影費用比較低。2000年,我的制作人第一次帶我到美國西海岸的時候,我特別想拍一部叫《The End》的電影。這是對好萊塢電影的一個反思,它具有好萊塢電影的特征,同時內在又是自我破壞性質的。作為一個電影項目,它看上去有點天真,但我很喜歡這個想法,用好萊塢的方式來挑戰它自己。不過,我很快意識到,只有到了一定的年齡才能拍得出《The End》這樣的電影,但是我很想立即就能拍。


                        B:你覺得要過多少年,你才會拍這█部《The End》?會選擇去好萊塢拍█攝嗎?

                        D:我曾經有一個電影項目會和美國的影星合作,並在美國拍攝。但問題是,我並不能接受他們的工作模式。照搬美國電影的所有元素:明星、制景、劇本……在不斷的修改、返工的過程中,我起初的想法只能存在於精神維度中。美國電影不是要講述簡單的情感、善惡,而是要創造一個神奇的神話,這個神話就是觀眾自己。現在美國電影已經很成熟,他們有固定的道德模式,已經被定型了,但是我的《The End》並沒有定型。

                        湯姆·克魯斯布拉德·皮特並不是我喜歡的那種演員,但是他們和大眾保持著親密的關系。為了取得大眾對影片的強烈興趣,我就要爭取和布拉德·皮特、湯姆·克魯斯這樣的大明星合作。事實上,這就是美國電影的氛圍。


                        B:你個人下一部要拍攝的新片進展如何?

                        D:我現在正在籌備一部關於上帝之愛的新片,探討一個人怎樣去愛上帝,叫《哈德維希》,主角是一個中年墨西哥人,今年下半年就會開機。



                本文原載於《看電影》

                作者:骨先生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