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线上

  • <tr id='aCJk6L'><strong id='aCJk6L'></strong><small id='aCJk6L'></small><button id='aCJk6L'></button><li id='aCJk6L'><noscript id='aCJk6L'><big id='aCJk6L'></big><dt id='aCJk6L'></dt></noscript></li></tr><ol id='aCJk6L'><option id='aCJk6L'><table id='aCJk6L'><blockquote id='aCJk6L'><tbody id='aCJk6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CJk6L'></u><kbd id='aCJk6L'><kbd id='aCJk6L'></kbd></kbd>

    <code id='aCJk6L'><strong id='aCJk6L'></strong></code>

    <fieldset id='aCJk6L'></fieldset>
          <span id='aCJk6L'></span>

              <ins id='aCJk6L'></ins>
              <acronym id='aCJk6L'><em id='aCJk6L'></em><td id='aCJk6L'><div id='aCJk6L'></div></td></acronym><address id='aCJk6L'><big id='aCJk6L'><big id='aCJk6L'></big><legend id='aCJk6L'></legend></big></address>

              <i id='aCJk6L'><div id='aCJk6L'><ins id='aCJk6L'></ins></div></i>
              <i id='aCJk6L'></i>
            1. <dl id='aCJk6L'></dl>
              1. <blockquote id='aCJk6L'><q id='aCJk6L'><noscript id='aCJk6L'></noscript><dt id='aCJk6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CJk6L'><i id='aCJk6L'></i>

                相關詞條

                淺析李滄東悲劇作品的敘事特點

                1954年出生的李滄東,43歲時才開始拍片,迄今僅執導了五部電影,可這並不阻礙他成為韓國影▓壇罕見的具有大師風格...

                查看詳細譯文>>
                李滄東:人生中的痛苦都是有意義的

                我喜歡去卡拉OK廳,因為去那裏能排遣緊張情緒,人在那裏邊很有趣很好玩。我與演員、工作人員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往往...

                查看詳細譯文>>
                綠調詩人——李滄東

                李滄東的作品凝聚著這幾位導演的品質--侯孝賢營造的氛圍、布列松對人物鋒利的描繪、伯格曼對人生命題的深深思索以及...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澳门皇冠 / 正文

                李滄東:人生中的痛苦都是有意義的

                By 1905電影網2014 . 12 . 16 李滄東韓國電影

                李滄東:人生中的痛苦都是有意義█的

                我喜歡去卡拉OK廳,因為去那裏能排遣緊張情緒,人在那裏邊很有趣很好玩。我與演員、工作人員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往往會說去卡拉OK吧,所以大家就以為我喜歡唱卡拉OK。但我其實一般不唱。因為我不會唱歌。侯孝賢導演很會唱歌,我不如他。


                        他1994年第一次來北京的時候,匆匆路過了北京電影學院,但是那會,那所知名的電影學校裏人們都在談論安東尼奧尼伯格曼戈達爾,甚至張藝謀陳凱歌,沒有誰聽說過“李滄東”這三個字。他來北京的理由如今說起來多麽的令人不可置信:只不█過打算在不遠的學院路上開一家飯館,只因他喜歡透過飯館這個蕓蕓眾生不斷來去的窗口去觀察生活、體驗人生。那會,他還只是韓國一個默默無聞的老師,一個只在本土知名的作家。


                        2007年冬天,他再次來到北京。他來華的消息早已在圈內不脛而走,作為中韓建交十五周年暨中韓交流年活▓動的重要嘉賓之一,他的旁邊有韓國駐華文化院院長等顯赫人士的陪同;他的影展在人頭攢動、座無虛席中一再舉辦;他走進北京電影學院的大講堂侃侃而談;中國現在和未來的電影人都熱切地跟他見面,為他獻上了▓鮮花和掌聲。這時候,他已經是一個導演。一個聲名遐邇的電影人。


                李滄東李滄東

                        在老師、作家、導演之外,他還有一個身份:韓國文化觀光部部長。那是他在拍完第三部電影《綠洲》之後,受文藝界的盛情邀請而擔任的職務。盡管這個職務只在他身上停駐了16個月,但無疑為他增添了一層神秘而傳奇的光環。


                        但是,在廣大電影人的心裏,他還是習慣地▓被大家當作一位世界級的“作家導演”。這樣的聲譽當然絲毫不亞於文化部部長的光環。為他帶來這種世界性聲譽的,至今卻只有區區四部電影。從1997年他43歲時導演第一部作品《綠魚》開始,到2006年他52歲時導演第四部電影《密陽》,他不過歷經了短短10年的導演時光。


                        但是,10年的時光已足夠樹立一座豐碑。作為韓國最具人文精神和深度的“編導合一”的優秀導演,他的作品中不斷散發出來的現實質感和人性光芒,他反復揭示出的那種深刻而復雜的人性和社會性,他對生存價值和生命意義的不倦拷問和孜孜探尋,他自始至終表達出來的批判精神和哲理思考,無不讓人震驚。同時,他的那種大智若愚、渾然天成的導演技巧和控制演員的出色能力,也讓世界一再驚艷。


                        他1997年的█處女作《綠魚》,在第16屆溫哥華電影節上獲得龍虎獎,影片以寫實的手法塑造了一個成為夾雜在黑幫倫理和生存法則間的犧牲品的男青年。韓國權威電影周刊《Cine21》在評選90年代韓國十大電影事件中就有“三人三色的作家主義導演洪尚秀、李滄東、李光模嶄露頭角”這一標誌性█事件。


                        2000年他的第二部作品《薄荷糖》獲邀參加戛納電影節“導演雙周”單元,其後便被選定參加了數個影展,並多次獲獎贏得了較高的國內國際聲譽。《薄荷糖》由1999年倒敘回1979年,用韓國20年間政治、經濟、歷史巨變的7個段落,講述了主人公在無情歲月中逐漸麻木直至崩潰的故事,影片回顧了光州事件、學生運動、金融風暴等韓國人生命中的磨難。堪稱韓國電影史上的史詩之作。


                        2002的第三部作品《綠洲》,描寫了一位被社會和家庭拋█棄的問題青年出獄後和一位女腦麻痹患者的驚世駭俗的愛情,在冷絕的悲涼中滲透著難得的溫暖。文素利在片中飾演女腦麻痹患者的精彩表演以及該片現實和非現實夾雜一起的高超導演技巧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影片因此獲得了威尼斯電影節的最佳新人演員獎(文素利)和最佳導演獎。威尼斯電影節評委會對《綠洲》的評價是“避開電影表面的技巧,更接近電影本質”、“通過愛情故事更深刻地刻畫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此外,影片還獲邀參加了大大小小30多個電影節,同█時還贏得了2002年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國際影評人獎、未來電影獎以及詮釋人道與博愛的全基督教教會獎等多個獎項。李滄東由此達到了藝術上的巔峰。


                《密陽》海報《密陽》海報

                        2006年,他在毅然辭去文化部部長一職後再次回歸作家導演身份,拍攝了第四部作品《密陽》。這一次,他再次呈現了巨大的勇氣和魄力,借助一個命運多舛的女人,以一種異常冷靜而清醒的姿態,直接剖析了人和上帝的關系,借此來探討生存的價值和生命的意義。某種意義上說,此時的李滄東不但是一個作家,一個電影導演,同時也是一位思想家和哲學家。至少這部電影可以為他完成這樣的加冕。全度妍也憑借《密陽》中的精彩表演勇奪戛納電影節影後桂冠。韓國本土也一再為《密陽》喝彩。在剛剛落幕的2007年韓國電影大賞中,它就將“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演員”、“最佳男演員”等重要獎項一舉納入囊中。


                        在韓國繁榮昌盛的電影產業化的大背景下,他無疑又是一個異類,他固執地堅守著自己的藝術情操和個人風格,他的電影▓在澳门皇冠的各個層面,都與那些我們慣見的韓國商業電影迥然不同。某種程度上,倒與侯孝賢布列松、伯格曼等世界級的“作者電影”導演,有著廣泛的共鳴和呼應。他在回答中國電影人的提問的時候,甚至毫不諱忌地明確忠告:不要向韓國電影學習!


                        這樣的一個李滄東,與其說是韓國的,不如說是世界的。


                訪談地點:北京電影學院

                訪談時間:2007年12月6日


                我不是單純地談上帝,我關心的是人和人生

                        問:您的電影中都有很濃重的宗教氛圍,能看出您對宗教的態度是復雜的、深刻的,請您談談您電影中的宗教以及您對宗教的觀念▓和態度?

                        答:不光《密陽》,我的《綠魚》、《薄荷糖》、《綠洲》中也有關於基督教的表現。其實這反應了韓國現代社會的一個側面。前三部作品對宗教只是有所涉▓及,但是到了《密陽》就不一樣了。我想要說明的是,在《密陽》中我並不是要單純地談宗教信仰,或者上帝,我要講的是人,是人的生命以及人生。對於宗教,我的態度是,我並不是基督教徒,也不會去教堂禮拜禱告,如果問我有宗教嗎,我的回答是沒有。但是呢,美國有個機構進行過有關宗教的一項調查,他的問題並不是直接問你有沒有宗教,而是問你覺得人生中經歷的痛苦有意義嗎,如果回答有的話,那就是被認為是有宗教性的人。如果拿這個問題問我的話,我也會回答有。這麽說來,我也是個有宗教性的人。因為我覺得人生中經歷過的痛苦是有意義的。我想通過我的電影給觀眾一個答案,就是對人生經歷的痛苦的一個答案。


                《密陽》劇照《密陽》劇照

                        問:你拍完《密陽》不久,就發生了阿富汗人質事件。三十幾位韓國信教青年,被宗教組織召喚到阿富汗去做義工,後來被劫持做了人質,導致了一場嚴重的人質危機。我想知道,您拍完這部電影後知道這個消息,有什麽感想?

                        答:我說我作為導演我的立場吧。《密陽》中表現出的基督教傳教的方式一點都不誇張,描寫的也並不是一個特殊的群體,而是韓國信基督教的人群的一種非常普通的生活方式。這種方式用電影的方式表現出來後,不信基督教的人看了電影後覺得這部電影是反基督教的。信基督教的人看了以後覺得這部電影看起來很不舒服。一點都沒有歪曲的事實,為什麽讓信基督教的人感到不舒服呢?因為韓國信教的人他們自己不會意識到,他們那種傳教的方式用一般人的眼睛來看是多麽奇怪。阿富汗的人質事件對信教的人來說,覺得他們去那裏是源於內心的信仰,但不信教的人,無論是韓國人還是中國人,還是全世界的人,都會覺得這樣的行為是不太正確的。我覺得,這個電影裏表現出來的信基督教的人的狀況,和阿富汗的人質事件是有一定的關系的。


                《綠魚》( 1997年)

                        問:您在拍攝您的第三部電影和第四部電影中間,做了16個月的文化部長,我覺得您做了文化部長後,雖然並沒有離開電影人這個▓軌跡,但您表現在第四部電影中的思考比前三部要深刻和寬廣多了。您怎麽認為這點?

                        答:做文化部長讓我有更豐富的經歷,也讓我有機會考慮更多的問題,但並沒有讓我的視野變得更寬。關於剛才談及的這個宗教的問題,坦白來說,在這樣的場合我要坦率地說出我的看法是有難度的。因為我做官的時候,今天隨便說一句話可能明天就會被刊登在報紙上█,而且會被很多人解釋為一種政治意圖。所以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我說話的時候就會變得小心翼翼。


                        我拍《密陽》的時候,我最認真考慮的一個問題是,電影怎麽才能將看不見的東西表現出來,現實中好多東西是看得見的,比如說物質類的東西,但也有很多東西是看不見的,比如說信仰啊上帝啊等等。生活中█是看不見的,但它確實存在。我們應該怎麽將這些看不見卻實際存在的東西表現出來呢?這正是我拍《密陽》的時候最關註的問題。當時我的選擇就是,將看得見的東西真實、樸實地表現出來,讓觀眾自己去感覺和判斷。我不願意將我看不見的東西用電影描寫出來。我願意讓觀眾自己感覺出來。

                        在宗教和信仰這個問題上,我不願意將我看不見的、不信的東西假裝成我了解的、相信的。我想讓觀眾跟著女主人公申愛以及《密陽》中其他的人物自己的生活,去感覺他們▓是怎麽回事。


                《綠魚》海報,李滄東導演處子作《綠魚》海報,李滄東導演處子作

                從熟視無睹的事物中發現意義

                        問:您之前是一個作家,怎麽實現從作家到導演的轉變的?有沒有特別的感受和經歷?

                        答:我第一次參加電影工作是因為被樸光洙導演邀請為其電影《Starry Island》擔任編劇,並且作為副導演。但這個時候,我一點都沒受過有關電影的教育,也沒有一點片場經驗。副導演應該是在拍攝現場最了解電影的人之一。我不知道樸導演為什麽信任我,要讓我做副導演。當時有兩個副導演,一個是真正的,一個是名義上的,就是我。但在拍攝前幾天真正的副導演被解雇了。我就成了唯一的副導演。但因為我一點都不懂電影,也沒有經驗。所以我有時候看劇本,劇本裏寫的什麽什麽(術語),我根本不知道是什麽意思,但礙於副導演的身份,我又不好意思問其他人。只好在片場含糊了事。經過這樣的磨練,我逐漸學習了怎麽拍電影,到了我拍第一部作品《綠魚》的時候,應該說,我對電影已經有所了解了。


                        問:看您的電影,發現您運用象征或者隱喻的能力是非常突出的。無論是《綠魚》,《薄荷糖》,還是《綠洲》,《密陽》,從片名上看它們都是一個象征或隱喻,也是傳達電影精神的內核。換句話說,是打開您電影密碼箱、讀解您的理念的一把關鍵的鑰匙。我想問,您的電影是先有一個意念或者理念存在然後再去找到一個具體的情節故事來傳達它呢,還是相反,先有一個故事,再去提煉您的意念?您為什麽這麽重視和善於運用象征?

                        答:我認為先有意念再尋找故事並不是很好的想法。所有的情節故事都並不是為了主題而存在的。每個故事本身就有意義,本身就是一個獨立的作品。所以不管是編劇還是導演,都應該最看重故事情節。一個故事之所以吸引我,之所以具有魅力,首先是因為情節,故事情節吸引我打動我之後,我才會去提煉一個主題。


                        因為我的電影中經常有象征和隱喻,所以老有人說我的電影不像電影而更像文學。但什麽樣的電影才像電影,我覺得這是個需要探討的問題。我認為,那種認為電影不需要象征或隱喻的觀點會導致電影失去應有的力量。須知象征並不是█文學獨有的特點。電影跟文學不一樣,將觀念的東西視覺化,或者加以說明。但如同我們人生的每個部分有著我們認識不到的意義一樣,電影也是如此,因此也需要象征或隱喻。


                        問:我非常喜▓歡《綠洲》中那幅掛毯中的大象和人走到現實中來跳舞的那個段落,請問它的原始靈感來自哪,有什麽特殊含義?

                        答:我也不知道這個靈感到底來自哪裏?不知不覺就出現在我的腦海了,後來就用了它。它並沒有限定的含義,每個觀眾可以有自己不同的體會。我們知道,“綠洲”代表沙漠中的一個希望,它在韓國是很常用的一個詞。我不知道在中國的情況怎樣。反正在韓國非常非常常用。比如說,我們經常會看到有卡拉OK廳或者飯店、旅館取名為“綠洲”。在流行歌曲中也會經常出現“綠洲”這個詞匯。“綠洲”本來象征著人生或者愛情中的一種希望和拯救,是彌足珍貴的東西。但是因為太常見了,就在人們的心目中逐漸失去了它真正的意義。我覺得,愛情是這樣。電影也是這樣。它本來也是能慰藉人類心靈的東西。但是因為太常見了太多了,就會逐漸失去它本來的力量。就跟電影中那幅掛畫一樣,第一次掛上去的時候,我們會很重視它,但因為掛的時間長了,看的次數多了,我們就會慢慢地忽視它,好像它並不存在了一樣。但是,當我們大部分的人都對這種被遮蔽的意義表現得很漠然的時候,肯定還是會有某些人能從這些其他人熟視無睹的東西中找出它的本來意義,從而發現人生和生命的真諦。我的電影《綠洲》,講述的就是這個意思。


                《薄荷糖》海報《薄荷糖》海報

                《薄荷糖》 (2000年)

                        問:《綠洲》中那些現實和非現實夾雜在一起的段落非常有震撼力,您是怎麽設計的?

                        答: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綠洲》這部電影講述的是什麽的話,那就是“溝通”。溝通有很多種,有個人與個人的溝通,團體與團體的溝通,殘疾人與非殘疾人的溝通。大家都知道,跟自己█喜歡的、面容姣好英俊的人或者跟自己很相投的人溝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如果相反,跟自己討厭的、不好看的、有拒絕感的人溝通,就會成為問題。而在非殘疾與殘疾人的溝通當中,最嚴重的是非殘疾人與腦癱患者的溝通,而尤其以跟腦癱患者中的女性溝通更加有難度。因為她看起來會更加醜陋,女性腦癱瘓患者自己會這麽想,別人也都會這麽想。所以,在所有的殘疾人中間,我覺得女性腦癱患者是最具有悲劇性的。我們理智上都知道,我們要多理解,多關懷她們,一定不能歧視她們,但實際上是做不到的。因為本能上對她們就有一種拒絕的感覺。所以,我覺得,所有的溝通中,最難的就是跟這種醜陋溝通。這是我要講的第一種溝通。


                        我要講的第二種溝通,就是電影跟現實的溝通。我試圖在我的電影中去講述,電影這個東西究竟多大程度能跟觀眾實現真正的溝通。《綠洲》這部電影,我不願意觀眾很投入地去看這個電影。我希望,觀眾看電影的時候,有可能覺得這好像是電影,又是現實。或者覺得,這好像是現實,又是電影。也有可能覺得,女主人公好像是殘疾,又好像不是殘疾。那電影和現實、殘疾和非殘疾的界限在哪裏呢。我想談的就是這個。


                        問:作為一位男性導演,您如何能夠在《密陽》中做到那麽細致入微地表現一位女人的心理和情感?

                        答:我在寫作劇本的時候,希望通過這個故事來表達人類共有的痛苦。而女人對痛苦的體驗與反應往往會比男人表現的▓更為強烈,所以從一開始就將主人公設定為女人。但我在寫作的時候對女人的心理其實也不是很有把握,也擔心如果找不到一些具體的細節來表現女人的心理怎麽辦?但寫著寫著,就找到了解決的辦法從而消除了這個擔心。


                        問:在前兩部電影中,你的鏡頭是固定鏡頭為主,到了後兩部變成了以手持和移動鏡頭為主,你怎麽看這種變化,這變化背後你有什麽樣的思考?

                        答:確實有這個變化。因為《綠洲》當中,我想尋找的是現實與電影的界限,這點剛才我已經說了。為了尋找這種界限,如果用固定鏡頭就沒法表現出來。電影裏的畫框給人▓的感覺是,畫框之外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就像一個墻上的掛畫一樣,掛畫外邊的世界是不存在的。電影也是如此。從美術到電影都是如此,這反應了一種審美態度。鏡頭一直晃動,是為了讓觀眾感覺這種境界。在《密陽》中運用手持晃動鏡頭,就是為了讓觀眾感受到一種現實感。而且最好讓觀眾感覺到,這種現實感不是設計出來的,而是完完全全的現實。


                文素利文素利

                我盡量不讓我的演員去“表演”

                        問:看您的電影,我們發現您塑造演員的能力是非常高超的,無論是韓石圭薛景求,文素利,還是宋康昊,全度妍,都在您的電影中有著非常精彩的表演,也許甚至可以說,他們在您的電影中的表演是他們至今最好▓的表演,和他們在別的電影——尤其是那些韓國商業片中的表演截然不同。那麽,我想請問,您是怎麽做到讓您的演員煥發出脫胎換骨的表演魅力的?您能給我們具體談談您對表演的要求與控制嗎?

                        答:那些演員在我的電影中的表演真的都是最高峰嗎?這個我表示懷疑。他們的表演精彩並不是我的能力,我只是給他們一個表演動機和表▓演要求而已。不過,我覺得,如果我的電影中的表演能成為好的表演,至少要具備以下幾個因素:一是好的表演要有好的劇本做支撐。好的劇本能給角色提供一個具備好的層次感、有起伏有厚度的表演空間,這樣的角色演員演起來才相對容易。而不是那種大而空的角色,只能讓演員無所適從。二是我在拍攝中盡量不讓演員去“表演”,不讓他們表現出他們的演技。而只問他█們,有感覺嗎?有,那就夠了。不過也有演員會對我的做法感到很奇怪,說我是一個演員,為什麽不讓我表演?而好的表演往往不是演出來的,而是感覺出來的。


                《綠洲》 (2002年)

                        問:文素利在《綠洲》中的精彩表演是您教的還是她自己演的?

                        答:我在寫《綠洲》的劇本的時候很苦惱,因為我不能確定是否有人能演這個腦癱患者的女主人公。我懷疑在電影史上是不是有人演過這種腦癱患者。我為此還特意去做過調查,發現在澳洲或者新西蘭的某個地方有人拍過關於腦癱患者的電影。但是,出演腦癱患者的人就是故事的原型本人,那個劇本就是寫的他的,也就是說,演員本人就是一個腦癱患者,他只不過表現了自己本來的樣子。除了這部電影,我還發現另一部電影叫《我的左腳》,看起來好像表現的也是腦癱的殘疾患者,但那部電影只是主人公的左腳有問題,況且還是一個男人。不像我的電影,其中的主人公的癥狀是全身的,深度的。加之又是一▓位女性。所以,我還是很苦惱,對韓國到底有沒有女演員願意演這個角色充滿憂慮。因為分析起來,女演員對演這樣的角色有著顧慮或排斥的態度有兩點原因:一是這樣的角色太醜陋,擔心接演後會有損自己的形象;這點是心理上的原因。二是表演起來身體上太痛苦。因為一直要表現出口鼻歪斜,手腳抽搐這樣的動作,也確實會給人帶來身體上的不適。


                        文素利當初看了劇本後也比較猶豫。她雖然是一個很優秀的演員,有很好的心理承受力,能夠忍受身體上的痛苦,但也還是不可避免地擔心自己會演得太醜陋,會給別人產生不良的印象。尤其擔心,萬一出演不成功的話被人取笑怎麽辦。所以本能上對這個角色還是有一定的排斥和擔心。甚至一度要放棄出演這個角色。後來,她答應出演這個角色以後,我們為她找來一個真正的腦癱患者做朋友,兩人經常相處在一起,文素利不但向她模仿學習肉體的動作形態,還向她學習她的心理狀況和感情方式。文素利還將自己的模仿用16mm攝像機拍攝下來,一邊看一邊改進—–這個時候,她的這些模仿片段她都是不願意給別人看的,因為還是怕太醜陋而被笑話。這樣一來,通過長達6個月的認真的學習,文素利演到後來就非常“像”了。你們看電影就會知道,她演的那個腦癱患者不但手腳歪曲,而且眼神都是歪斜的。並且,還有一點很重要,這個角色不但要動作逼真,而且還要表現一種非常微妙的感情。有人因此責問我是不是太殘忍了,竟然逼著演員去完成這麽高難度的表演。後來的事實證明,這樣的表演是一個奇跡,只有好的演員才能實現。在拍攝中,我其實只給了文素利一個表演動機和要求,所有的功勞全在她自己。


                《詩》海報《詩》海報

                不喜歡電影有完整的結局

                        問:在《密陽》的結尾,女主人公默默地自己剪掉了自己的頭發,然後一陣風將發絲吹到地面上,有一束陽光打在上面。感覺這樣一個結尾的鏡頭非常有含義,您能談談嗎?

                        答:關於這個結尾,有人喜歡,也有人不喜歡,我在韓國的時候,就在一個影院的廁所裏聽到有人在談論很不喜歡這個結尾。這部電影的第一個鏡頭,是隔著車窗仰拍天空,最後一個鏡頭恰恰相反,是俯拍地面。中間沒有隔離物。為什麽這樣設計呢?我們知道女主人公是一直要尋找生命意義的人,痛苦對於她來說也是有意義的。她來到丈夫的老家“密陽”,就是要尋找生命的意義。一直尋找生命和人生█的意義,是所有人的目的。誰都不希望自己的生命毫無意義地過去。人生最大的意義的存在,一般人認為是在宗教裏。不管上帝存在不存在,我覺得人生的意義不在▓天上,而在我們的現實裏。我們的現實生活雖然比較█醜陋粗糙,但畢竟是我們生活的基礎。所以我覺得應該從我們的現實生活去發現意義。但我不願意讓觀眾很強烈地知道這個意思,我不想強加給觀眾某種概念,我希望觀眾能從我的鏡頭中自己感覺出來。


                        我做電影的時候,不希望我的電影有一個很明確很完滿的結局,或者很幸福,或者很悲慘,我都不喜歡。如果一部電影,電影本身就有完美無缺的結局的話,那麽這個結局只能是電影的結局,而不是觀眾的結局。如果你看了一個結局很幸福的電影,你的人生就一定會很幸福嗎?這是不確定的。很有可能你看了一個很幸福的結局的電影,在電影院的時候你興奮鼓掌,非常幸福,但你一走出電影院,你就回到了現實中,電影的結局跟你的人生是無關的。所以我覺得,電影的結局應該跟觀眾的心理和現實生活連接起來。它的結局是不完整的,跟著不同觀眾的變化而有▓不同的發展和結果。我就追求這樣的電影。


                        問:基耶斯洛█夫斯基《藍》也描寫了一個喪父失子的女人的心理過程?那麽請問您的《密陽》跟它有什麽關系,參考了它沒有?

                        答:我的《密陽》跟《藍》沒有關系。我沒有參考任何其他電影。我在寫劇本、拍電影的時候盡量不去看別的電影,就怕受到幹擾。因為如果我看到的是一部好電影還好,我會受到激勵,覺得自己也能做得那麽好。但是要是我看到的是一部爛電影,就會受到打擊,變得很沮喪,會想如果我也跟他一樣拍的那麽糟糕怎麽辦,從而失去拍電影的力量。而現實中好電影很少爛電影又太多,所以為了避免不良影響,我盡量不看電影。


                《密陽》 (2006年)

                        問:我在一篇關於您的訪談的文章看到您說過這樣一句話:看了侯孝賢的電影後我很奇怪他怎麽知曉了我的秘密,於是從此就決定了去拍電影。那麽請問,您所說的這個“秘密”是什麽,能跟我們分享您這個秘密嗎?

                        答:其實我所說的這個秘密並沒有具體所指,只是█因為侯孝賢導演在某些方面跟我有著共鳴才這麽說的。我非常喜歡侯孝賢,幾乎看過他的所有的電影,非常喜歡。尤其是他早期的電影,《童年往事》《悲情城市》《風櫃來的人》,都很好。其中最喜歡他的《風櫃來的人》,雖然它並不是一個完美無缺的東西,但電影中的那種空間感和人物情感,非常迷人。我在看的時候很受打動,那種年輕人的生活、心理與感受,我覺得非常熟悉,非常親切。我看的時候甚至以為這就是我自己拍的電影。


                《詩》劇照《詩》劇照


                        問:侯孝賢的電影裏老出現唱卡拉OK的場景,是因為他非常喜歡唱卡拉,用他自己的話說老去K歌。那麽,我們在您的電影裏也常看到卡拉OK的場面,請問您也喜歡唱卡拉OK嗎?

                        答:我喜歡去卡拉OK廳,因為去那裏能排遣緊張情緒,人在那裏邊很有趣很好玩。我與演員、工作人員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往往會說去卡拉OK吧,所以大家就以為我喜歡唱卡拉OK。但我其實一般不唱。因為我不會唱歌。侯孝賢導演很會唱歌,我不如他。


                        問:您是否受到其他導演的影響?能談談您喜歡的導演嗎?

                        答:從宏觀上說,我受到很多導演的影響。就像我的家裏擺放著很多的書,每本書都會給作為作家的我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同理,每部電影也會一定程度影響作為導演的我。我喜歡和影響過我的導演有很多,不便一一列舉,但如果非得要說幾個我喜歡的導演不可,那麽我說,首先有剛才提及過的侯孝賢,他心理上跟我有許多相通之處。此外,還有法國的布列松,他的風格跟我相似,還有英格瑪·伯格曼,從他的電影裏能看出其他電影沒有的東西,就是我們一直通過文學藝術在追尋的東西。還有美國導演約翰·卡索維茨,他雖然是一個B級片導演,我卻認為他是美國導演中的天才。


                        問:近幾年韓國電影發展勢頭比較好,請問有什麽值得我們中國電影人借鑒和學習的地方嗎?

                        答:盡量不要去學習韓國電影,請相信這絕不是謙虛的話。



                (本訪談源自李滄東北京電影學院交流見面會,感謝提問的所有師生記錄整理:北太西)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