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娱乐场网站

  • <tr id='WmWMY5'><strong id='WmWMY5'></strong><small id='WmWMY5'></small><button id='WmWMY5'></button><li id='WmWMY5'><noscript id='WmWMY5'><big id='WmWMY5'></big><dt id='WmWMY5'></dt></noscript></li></tr><ol id='WmWMY5'><option id='WmWMY5'><table id='WmWMY5'><blockquote id='WmWMY5'><tbody id='WmWMY5'></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mWMY5'></u><kbd id='WmWMY5'><kbd id='WmWMY5'></kbd></kbd>

    <code id='WmWMY5'><strong id='WmWMY5'></strong></code>

    <fieldset id='WmWMY5'></fieldset>
          <span id='WmWMY5'></span>

              <ins id='WmWMY5'></ins>
              <acronym id='WmWMY5'><em id='WmWMY5'></em><td id='WmWMY5'><div id='WmWMY5'></div></td></acronym><address id='WmWMY5'><big id='WmWMY5'><big id='WmWMY5'></big><legend id='WmWMY5'></legend></big></address>

              <i id='WmWMY5'><div id='WmWMY5'><ins id='WmWMY5'></ins></div></i>
              <i id='WmWMY5'></i>
            1. <dl id='WmWMY5'></dl>
              1. <blockquote id='WmWMY5'><q id='WmWMY5'><noscript id='WmWMY5'></noscript><dt id='WmWMY5'></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mWMY5'><i id='WmWMY5'></i>

                相關詞條

                好萊塢怎樣談生意?

                在大多數情況下,買家會要求編劇寫作費用依照版權購買費的一定比例計算。盡管這是可以商榷的,但在實踐中大多會被接受...

                查看詳細譯文>>
                【試讀】莫裏康內:50年一瞬的魔幻時刻

                有一部電影因為陰錯陽差最後沒能合作,那部電影是《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導...

                查看詳細譯文>>
                構建謀殺:插入鏡頭與特寫鏡頭

                特寫鏡頭中的面孔是模糊的、可交流的、富有表現力的,它呈現了另一種緊張關系:愛普斯坦將面孔視為肌肉▓與軟骨的集合,...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讓·維果:詩意與反叛

                By 1905電影網2014 . 10 . 22 讓·維果法國電影操行零分

                讓·維果:詩意與反叛

                “1946 年的一個星期六下午,通過安德烈·巴贊領導的電影俱樂部在西維爾—百代電影▓院(Sveres-Pathé)舉辦的一場電影放映活動,我有幸發現了維果的電影……我走進電影院時還不知道讓·維果的名字,但我馬上對他的作品產生了瘋狂的敬意,他全部影片的放映時間不足200分鐘。”


                        電影藝術家讓·維果的一生是短暫的(1905—1934)。他總共只拍過4部影片,總長度不足3小時。其中,《駁船阿塔蘭特號》《操行零分》兩部影片以詩意和反叛精神而引人註目。


                阿爾梅利達

                        說起維果,不得不提到他的父親米蓋爾·阿爾梅利達(Miguel Almeryda)。1917年,父親的戲劇性死亡給維果留下了深刻印象。阿爾梅利達生於1883年,15歲那年來到巴黎,以攝影為業。他經常混跡於無政府主義者中間,並因此很快被捕入獄。他之所以被判刑,起初是因為偷竊,後來是因為制造爆炸案以及各種報業不法行為。後來,他與塞巴斯田·福爾的絕對自由主義(Libertaire de S ébastienFaure)合作。他放棄了自己的真實姓名歐仁尼·鮑納旺杜爾·德·維果(Eugène Bonaventure de Vigo),改用筆名阿爾梅利達(Almereyda,意思是y a de la merde![有一堆廢物!])。


                讓·維果讓·維果

                        1903年,阿爾梅利達結識了女無政府主義積極分子愛米麗·克萊羅(Emily Cléo)。1905年,他們的兒子讓·維果(鬧鬧[Nono])出生。無政府主義者和新馬爾薩斯主義者讓娜·安貝爾(Jenne Humbert,1890—1986)在一本小冊子裏曾經提到維果童年時期的生活。維果的父母生活在極度貧困中,為了生存,他們甚至到了出售假幣的地步。讓娜初次看到維果是在一家旅館的末等房間裏,當時的維果被包裹在破衣服裏。讓娜成了維果的在俗教母,有時連續幾星期照看這個嬰兒。當維果無法被帶到酒吧之類的聚會場所時,常常好幾天被遺忘在朋友們家裏。這種艱難的生活條件大概影響了維果的健康。


                        1906年,阿爾梅利達在參加了阿姆斯特丹反帝國主義代表大會之後,與革命的社會主義者古斯塔夫·埃爾韋一起創辦了《社會戰鬥報》。他還創立了革命青年衛隊,與保皇主義者和《無政府報》的個人主義者進行巷戰。後來,他逐漸遠離了絕對自由主義觀念,從和平主義者變成了革命的軍國主義者甚至軍國主義者。1913年,他創辦了《紅帽子報》,1914 年曾經支持法國參加戰爭。他是激進派部長路易·馬爾維的朋友,從他那裏得到了無法使用的B類支票。戰爭爆發之後,所有的革命主義者都被捕入獄。在那裏,他們發現自己處在同一戰壕裏。


                        《社會戰鬥報》和後來的《紅帽子報》獲得了很大成功▓。阿爾梅利達的生命列車也徹底發生了變化:汽車、住所、情人……1917年,他在目睹戰爭的害處之後掉轉船頭,重新站到和平主義的立場上,並支持俄國革命。右派和極右派欲置他於死地。由於他的緣故,激進派部長卡約和馬爾維成為了攻擊目標。一樁由外國支票引█起的事件成為了阿爾梅利達被捕的借口。1917年8月13日,他被發現死在單人牢房裏。人們始終無法知道他是由於犯罪還是由於意外而死亡(阿爾梅利達當時病得很厲害,需要服用麻醉劑)。


                        塞巴斯田·福爾曾經就阿爾梅利達發表過非常嚴正的聲明:“他宣稱自己是無政府主義者,相信自己是無政府主義者,被看作無政府█主義者。然而,他真的是無政府主義者嗎?對此我難以置信,因為在我看來,一個曾經如此誠實、嚴肅、深刻的無政府主義者,怎麽可能不再是無政府主義者了呢?”無論如何,維果終生保持著對父親的愛慕和崇拜之情,不幸的是,他沒有等到為父親平反昭雪的那一天。


                        維果12歲那年,阿爾梅利達的嶽父加布裏埃爾·奧貝收養了維果。由於《紅帽子報》事件引發的巨大醜聞,他不得不隱瞞維果的身份,那幾年維果的日子非常艱難。他得了肺結核,又被奪去父親,遠離對他漠不關心的母親,他被送到一所令人難以忍受的寄宿學校。1918年到1922年,維果在米洛(Millau)中學就讀,這段經歷引發了他創作《操行零分》的靈感。1922年到1925年,他就讀於夏爾特(Chartres)中學,並且通過了中學畢業會考。他在封-羅莫(Font-Romeu)接受治療期間結識了波蘭工業家的女兒麗杜(Lydou,即伊麗莎白·羅金斯卡)。隨後,他們來到尼斯定居。


                《操行零分》海報《操行零分》海報

                《尼斯景象》

                        維果知道自己能夠成為電影藝術家。多虧麗杜的父親,維果買了一架攝影機。他還結識了鮑利斯·考夫曼(Boris Kaufman),據說此人是蘇聯電影導演、紀錄電影先鋒、真理電影創始人吉加·維爾托夫(Dziga Vertov,1895—1954)的胞弟。1929年底到1930年3月,維果和考夫曼走遍尼斯的大街小巷,為的是拍攝他們的第一部影片《尼斯景象》(A Propos de Nice)。


                        維果將《尼斯景象》稱為“紀錄的觀點”(point de vue documenté),而不是紀錄片。受維爾托夫理論的影響,這部影片對幸運的避暑者們采取了諷刺的關註態度。尼斯是以賭博為生的城市。維果向我們呈現了大飯店、外國人、輪盤賭,一個與貧民窟形成對比的世界。這個世界的人們遊手好閑,等待死亡。影片涉及激烈的社會批評,很多場面都有隱喻意義:一個打蠟的人給裸露的腳上蠟,一個女人突然發現她的安樂椅上有一朵雲彩,一個避暑者好像得了麻痹癥……


                        維果的第一部影片獲得了非凡的成功,他也因此可以樂觀地考慮自己作為電影藝術家的生涯了。1930年,他在尼斯創立了名為“電影之友”的影迷俱樂部。在這裏,會員們可以相互放映蘇聯影片。1931年,維果拍攝了為法國遊泳冠軍讓·達裏斯量身定做的12分鐘紀錄片。這部影片的突出特征是展現了水中美景,後來維果在拍攝《駁船阿塔蘭特號》時再次使用了相同手法。同年,維果和麗杜的女兒露絲出生。隨後,維果得到了拍攝一部關於法國網球運動員亨利·科謝的短片的委托,但是這項計劃流▓產了。1932年,他在巴黎遇到了雅克-路易·努內(Jacques-LouisNounez),這位喜歡電影的商人覺得和維果投緣,願意成為他的電影制片人。


                《操行零分》

                        1932年12月和1933年1月期間,維果拍攝了《操行零分》(Zéro de Conduite)。此片█的攝影指導是鮑利斯·考夫曼,作曲是莫裏斯·若貝爾(Maurice Jaubert)。這是一部自傳性的影片,因為它講述了一所寄宿中學的孩子們的生活。由於學校的紀律過分嚴厲,孩子們共同策劃了罷課活動。一個名叫達巴爾的學生,沖著一個撫摩他的手的令人膩味的教授說“廢物”。這名學生被召到校長辦公室,並被要求說明原因,他的回答依然是:“老師先生,我說您是廢物!”這個說法來自《社會█戰鬥報》的大標題,阿爾梅利達曾對政府說:“我說你█們是廢物!”隨後,反叛活動在宿舍裏展開,被撕碎的枕頭裏的羽毛四處飛舞。第二天剛好是校慶日,被邀請來的官員們(當地的行政長官、神甫、軍人)受到了爬到屋頂上的孩子們發動的各種各樣的攻擊。到處是混亂,孩子們甚至在屋頂升起了骷髏旗,從房頂上逃跑,跑到鄉下去了。


                《尼斯景象》劇照《尼斯景象》劇照


                        《操行零分》遭到了官方的批評以及來自多方的抗議,特別是“學生家長會”的有組織的抗議。他們認為,這部影片頌揚了違反紀律的行為,損害了教育界的聲譽。因此,這部影片只放過一場就被審查機構禁映了,直到1945年才再次與電影愛好者們見面。維果讓這些█孩子們逃跑,表現了他對抗成人、偽君子和壞人們的想象和創新。然而,這部影片並沒有傳達出善惡二元論的觀點,因為這些孩子絕對不是聖人:他們既陰險又邪惡。《操行零分》具有濃郁的絕對自由主義色彩。在自由和幸福遭到牽絆的情況下,反叛是必要的。維果表現了權力機構的支持者們的形象,如國家、教徒和傀儡式的軍人,這些人應該在大屠殺中被打倒。


                逃離苦役

                        盡管《操行零分》遭到禁映,雅克-路易·努內依然對維果充滿信心,準備請他制作一部新片。當時,維果有好幾個拍片計劃,其中關於越獄的計劃尤其令我們感興趣。這個計劃取材自歐仁·迪約多內(Eugène Dieudonné)的真實生活,此人當時是跟“波諾派”成員有聯系的非法的無政府主義者。1911年末,波諾及其同伴在巴黎襲擊了一家公司總部的收賬員,為他偷竊了2萬法郎的▓現金和5千法郎的黃金。無政府主義者遭到了大搜捕。27歲的細木工、《無政府報》的親信迪約多內被捕;收賬員確信自己認識他,而他卻保證說案發之時自己正在南錫。盡管臨死前的朱爾·波諾、加爾尼埃的一封信和雷蒙·拉·西昂斯的法庭訴訟都證明迪約多內無罪,然而他還是被判處死刑。後來,他雖然得到特赦,卻被送到了圭亞那的苦役犯監獄。


                《駁船阿塔蘭特號》DVD封套《駁船阿塔蘭特號》DVD封套

                        歐仁·迪厄多內曾經兩次越獄,但是每次都被抓回。第三次,他企圖裝扮成女仆,經過幾次與死亡擦肩而過之後來到巴西,卻受到被引渡的威脅。著名記者阿爾貝·隆德爾(Albert Londres)為他辯護,使他獲得特赦。迪約多內回到法國後,重新成為細木工。在1912年的訴訟中,阿爾梅利達曾經支持過他。維果當時和迪約多內很熟,因為他給維果的公寓做過家具。維果委托迪約多內根據阿爾貝·隆德爾的文本起草了一個電影腳本,迪約多內也答應在影片中扮演自己,維果還打算到圭亞那去拍攝。盡管準備工作十分充分,這個計劃還是被放棄了,因為審查的風險太大,資金的風險也太大。1933年8月,努內交給了維果一個不太引人註目的劇本,審查機構不會幹涉,雖然題材一般,但是維果可以將之拍成一部個人化的影片。這部影片▓就是《駁船阿塔蘭特號》,它是維果最傑出的影片,也是他的最後一部影片。


                《駁船阿塔蘭特號》

                        影片《駁船▓阿塔蘭特號》(L’Atalante)拍攝於1933年11月至1934年1月。劇本由讓·吉內原創,由讓·維果和阿爾貝·裏伊拉改寫。鮑利斯·考夫曼依然擔任影片的攝影指導。布景由阿爾梅利達的生前好友弗朗西斯·儒爾丹擔任。影片的剪輯是敢於發表自由主義言論的路易·沙凡斯。這部影片更多地得益於維果以前的方法,以及幾位大牌明星的加盟:米歇爾·西蒙狄塔·巴爾羅讓·達斯特……


                        影片的故事如下:一個水手娶了一個年輕的鄉下姑娘,這個姑娘不是很適應駁船上的生活,這艘船由一個非常有個性的老人掌舵(米歇爾·西蒙飾)。駁船到達巴黎郊區時,妻子離開了丈夫。兩人都很絕望,最終他們重新回到了彼此身邊並且再次相愛。維果把一個非常平庸的劇本改編成了不乏社會批判意識的誠摯的愛情詩篇。影片開始,婚禮上的水手顯得█非常高興,其他人則顯得非常可笑,而且與水手們保持著距離甚至敵對情緒。維果涉及了他所處的時代的社會問題:工業化進程中的鄉村(高壓電線塔,空曠的土地),失業的人群,水手和老板之間的沖突,遭到眾人毆打的公認的小偷。米歇爾·西蒙的船倉堆滿了名副其實的各種各樣的超現實主義物品,其中人們可以看到被切割下來的幾只放在短頸大口瓶裏的手,一些木頭人,一個令新娘驚訝的留聲機。維果對於這對夫妻的關註不是道學家的關註,這對夫妻之間是有誤解的,新婚妻子之所以逃跑,是因為她想逃避索然無味的日常生活。水手應該潛入水底以找回自己心愛的人的面孔。


                        評論界是歡迎《駁船阿塔蘭特號》的。不幸的是,由於高蒙公司擔心遭到審查,並且覺得影片缺乏足夠的商業性,在發行時對影片進行了刪改。有些場面(如米歇爾·西蒙在新婚妻子的肚子上紋身)消失了,陳詞濫調的歌曲(《駁船駛過》)代替了若貝爾的音樂。直到幾年前人們才看到更符合維果原作版本的影片。維果的電影生涯因此結束,因為他於1934年10月去世,5年之後他的妻子麗杜隨他而去。


                《駁船阿特蘭特號》橫版海報《駁船阿特蘭特號》橫版海報


                        維果深受不幸的童年的影響,腦海裏始終縈繞著被謀殺的父親的影子。他要反抗壓制人的社會制度。他繼續接觸父親的朋友們:弗朗西斯·於爾丹,費爾南·德普雷,維克多·梅利克,讓娜·安貝爾。這當中的好幾個人,由於受到俄國革命的感染,參加到了共產黨的行列中。維果沒有參加,因為他是所有左派政黨的支持者。他與無政府主義報紙保持著聯系,並且送請柬給他們,讓他們來觀看自己的影片。他參加了在尼斯舉辦的關於讓娜·安貝爾的會議,並認真閱讀了她的日記《偉大的改革》。1932年,他參加了革命作家與藝術家協會(Association des érivains et artistes r évolutionnaires,簡稱l’AEAR)的活動。在1934年2月6日發生法西斯主義暴亂之後,他在向包括無政府主義者聯合會在內的組織發出的呼籲所有工人力量聯合起來的號召書上簽了名。


                        每年的維果獎(Prix Jean Vigo)頒發給一部“具有獨立精神和導演質量的影片”的作者。維果的影片影響了許多法國電影藝術家。讓我們以弗朗索瓦·特呂弗的一段話作為本文的結束:“1946 年的一個星期六下午,通過安德烈·巴贊領導的電影俱樂部在西維爾—百代電影院(Sveres-Pathé)舉辦的一場電影放映活動,我有幸發現了維果的電影……我走進電影院時還不知道讓·維果的名字,但我馬上對他的作品產生了瘋狂的敬意,他全部影片的放映時間不足200分鐘。”



                本文轉載自網絡

                文/菲利普·艾古

                譯/徐溧遙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