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游戏

  • <tr id='aAT9LJ'><strong id='aAT9LJ'></strong><small id='aAT9LJ'></small><button id='aAT9LJ'></button><li id='aAT9LJ'><noscript id='aAT9LJ'><big id='aAT9LJ'></big><dt id='aAT9LJ'></dt></noscript></li></tr><ol id='aAT9LJ'><option id='aAT9LJ'><table id='aAT9LJ'><blockquote id='aAT9LJ'><tbody id='aAT9L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AT9LJ'></u><kbd id='aAT9LJ'><kbd id='aAT9LJ'></kbd></kbd>

    <code id='aAT9LJ'><strong id='aAT9LJ'></strong></code>

    <fieldset id='aAT9LJ'></fieldset>
          <span id='aAT9LJ'></span>

              <ins id='aAT9LJ'></ins>
              <acronym id='aAT9LJ'><em id='aAT9LJ'></em><td id='aAT9LJ'><div id='aAT9LJ'></div></td></acronym><address id='aAT9LJ'><big id='aAT9LJ'><big id='aAT9LJ'></big><legend id='aAT9LJ'></legend></big></address>

              <i id='aAT9LJ'><div id='aAT9LJ'><ins id='aAT9LJ'></ins></div></i>
              <i id='aAT9LJ'></i>
            1. <dl id='aAT9LJ'></dl>
              1. <blockquote id='aAT9LJ'><q id='aAT9LJ'><noscript id='aAT9LJ'></noscript><dt id='aAT9L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AT9LJ'><i id='aAT9LJ'></i>

                相關詞條

                銀幕搭檔情史(八):戈達爾█與卡裏娜,無政府主義者的愛情挽歌

                《小兵》殺青後,戈達爾開車載著卡裏娜從日內瓦返回法國,抵達巴黎後,戈達爾問:“在▓哪兒下車?”卡裏娜回答:“別讓...

                查看詳細譯文>>
                雅克·朗西埃眼中的戈達爾

                朗西埃對戈達爾的讀解,正源於“電影之愛”和理論反思的結合。對戈達爾六七十年代的電影,朗西埃贊賞有加,認為戈達爾...

                查看詳細譯文>>
                眾人談戈達爾

                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戈達爾不斷地朝我們的臉上投擲現實,我真...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人物 / 正文

                銀幕搭檔情史(八):戈達爾與卡裏娜,無政府主義者的愛情挽歌

                By 1905電影網2014 . 10 . 21 戈達爾安娜·卡裏娜卡裏娜銀幕搭檔戈達爾情史

                銀幕搭檔情史(八):戈達爾與卡裏娜,無政府主義者的愛情挽歌

                《小兵》殺青後,戈達爾開車載著卡裏娜從日內瓦返回法國,抵達巴黎後,戈達爾問:“在哪兒下車?”卡裏娜回答:“別讓我下車。這個世界上我只有你了。”對於此刻的卡裏娜來說,戈達爾便是世界、便是一切,這輛車是劃過雪松林抵達時間盡頭的船。

                        昆汀·塔倫蒂諾《低俗小說》被一些人稱█為後現代史詩烏瑪·瑟曼約翰·特拉沃塔在汽車餐廳一起大跳扭扭舞成為影片的著名橋段。《低俗小說》曾在1994年榮獲第47屆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在今年的戛納電影節上,組委會特意為《低俗小說》舉辦獲獎二十周年紀念重映,昆汀帶著瑟曼、特拉沃塔在活動的紅毯跳起扭扭舞重現了影片的經典一幕。可能有的影迷並不知道,《低俗小說》的跳舞段落是向戈達爾致敬,準確地說是戈達爾《法外之徒》給了昆汀靈感。相較於《低俗小說》,《法外之徒》的跳舞段落更加的即興、荒誕、難以歸類,節奏、舞步與舞者的身姿合力散發出強烈的無政府主義氣味。如同瑟曼之於昆汀,《法外之徒》的舞蹈段落是由戈達爾的銀幕繆斯安娜·卡裏娜完成。卡裏娜是戈達爾的第一任妻子,這對銀幕搭檔的合作時段正是法國電影新浪潮席卷全球的黃金期,兩人的聲名與愛恨也在隨著這股浪潮漂流浮沈。


                《法外之徒》的舞蹈段落,從左到右依次是克勞德·布萊塞、安娜·卡裏娜、薩米·弗雷《法外之徒》的舞蹈段落,從左到右依次是克勞德·布萊塞、安娜·卡裏娜、薩米·弗雷


                  讓·呂克·戈達爾,1930年12月3日生於法國巴黎,父親是一位醫生,在在法國和英國都很有名,擁有正統的法國胡格諾家族血緣;母親來自瑞士大銀行世家,同樣擁有優良的瑞士加爾文教派血統,外祖父是巴黎銀行和荷蘭銀行的創建人,並將其的龐大遺產留給了女兒。因為家庭關系,戈達爾長年往返於法國與瑞士之間,1歲時隨家人移居瑞士,3歲時返回巴黎,二戰爆發時從法國艱難逃至瑞士,在瑞士尼翁(Nyon)就讀小學、躲避戰亂。16歲再次回到巴黎,就讀於Lycée Buffon中學;兩年後,沒有通過畢業會考的戈達爾,再次回到瑞士洛桑(Lausanne)與父母共同生活,而其父母的婚姻業已破裂。1949年,成年後的戈達爾回到法國,註冊了巴黎大學索邦學院(la Sorbonne)人類學學位課程,但幾乎從來不去上課。日後還不無諷刺地說道,“大學是一個充斥病態人種的畸形場所,我決不去那種地方。”


                  顯赫的家世、殷實的經濟條件,並沒有讓戈達爾變成一個沈溺於物質的布爾喬亞,反倒促使他像20世紀初那些追求新思想的貴族革命者一樣,唾棄自己的出身,毅然與資產階級家庭決裂。在戈達爾未成年時,已經沾染了偷竊的惡習,不斷地去偷、不斷地█被抓。18歲時,因為偷盜被抓,讓他未能按時進入大學。在巴黎大學求學期間,戈達爾曾從舅父家裏偷錢,用來資助同學雅克·裏維特拍攝第一部短片。戈達爾22歲時又因偷了雇主——瑞士電視傳媒公司的東西,被直接投到了蘇黎世的監獄。他的父親在保釋戈達爾之後,又將自己的兒子送進了精神病院,或許正是這段治療經歷讓戈達爾決定不在接受家裏的經濟支援,與家族劃清了界限。


                在阿涅斯·瓦爾達《五至七時的奇奧》中,戈達爾和卡裏娜在銀幕上重現了兩人的愛情在阿涅斯·瓦爾達《五至七時的奇奧》中,戈達爾和卡裏娜在銀幕上重現了兩人的愛情


                  戈達爾的弟弟認為,哥哥的偷竊行為是一種對家庭的叛逆和對新教徒吝嗇的對抗,戈達爾卻表示:“那是一種對掌控自己世界的渴望”。正是這種渴望的驅使、以及對家庭的逃避,戈達爾離開瑞士開始了環球旅行。童年時代的顛沛、法國與瑞士之間的往返,帶給戈達爾動蕩、遊離的心臟,他鄉故鄉的輪換與誤認隔斷的正是對歸宿感的體認。法國存在主義思潮的侵染、卡爾·馬克思與社會主義運動的沖擊,以及自身深厚的歐洲藝術修養,造就了戈達爾——一個深具反抗精神的無政府主義知識分子。二戰後的長途旅行,更像是戈達爾無根心靈探尋停靠港口的修行,一路的見聞與思考,內化提升的是其性格的強度,反叛的、革命的無產階級立場亦在他腦海浮現出清晰的脈絡。回到瑞士後,戈達爾成為了一名無產階級工人,在迪克士水壩(Grade-Dixence)進行體力勞動,用賺來的錢買了一部三十五厘米攝影機,並在大壩上拍攝了自己的短片處女作《混凝土作業》(Opération 'Béton')。1954年4月25日,戈達爾的母親因車禍去世,他沒有出席葬禮。


                  1952年10月至1956年8月,在瑞士期間,戈達爾暫停了影評寫作。此後,戈達爾再度回到巴黎,進入《電影手冊》雜誌編輯部,重新開始影評活動。三年後,戈達爾帶著攝影機出現在了巴黎街頭——第一部長片《筋疲力盡》開拍。多部短片的拍攝經歷、大規模的觀影經驗和長期累積的理論知識,讓戈達爾得以在其處女作中厚積薄發、施展才華。就在《筋疲力盡》的拍攝期間,戈達爾從一則肥皂廣告上發現了丹麥女孩安娜·卡裏娜,決定邀請她出演影片的一個小角色。“你必須把█衣服脫了”,戈達爾誤以為肥皂廣告拍攝是真脫衣,對卡裏娜提出了裸露出境的要求,19歲的女孩兒並沒有被嚇得倉皇而逃。“只有在你的腦子裏我才是光著的”,卡裏娜用尖利的▓嘲諷回絕了戈達爾。三個月後,戈達爾再次給卡裏娜拍了一封電報,邀她主演政治電影《小兵》。答應出演的卡裏娜見到戈達爾後,又猶豫的問道:“我要脫衣服嗎?”“完全不用”,戈達爾回答到。《小兵》不僅開啟了兩人的電影合作生涯,也拉開了一段愛情故事的序幕。


                讓-呂克·戈達爾與安娜·卡裏娜讓-呂克·戈達爾與安娜·卡裏娜

                  安娜·卡裏娜,原名Hanne Karin Blarke Bayer ,1940年9月22日出生於丹麥,小戈達爾10歲。不同於戈達爾,卡裏娜出身微寒,一歲時父母離異,四歲之前一直由外祖父母撫養,後來又由別的家庭代養,八歲時才回到母親身邊。14歲的時候,開始學習跳舞和繪畫,曾一度以出售自己的畫作為生。從童年時代開始,卡裏娜就多次試圖離家出走。1958年,在與母親的一次爭吵之後,不滿18歲的卡裏娜離開家,搭車來到了巴黎。初到巴黎的卡裏娜身無分文,並且不會講法語,經常流落街頭。一天,當她坐在雙叟咖啡館(Les Deux Magots)休息的時候,被一位廣告代理發現,走上了模特之路。不久,受到了皮爾·卡丹與可可·香奈兒的賞識、前途大好,她的藝名Anna Karina(安娜·卡裏娜)便是由香奈兒設計的。直到遇到戈達爾,安娜的生命再一次被改寫,她的名字開始被新的標簽填滿。


                  在《筋疲力盡》未上映之前,戈達爾擔心這部影片失敗後再無片可拍,緊急啟動了《小兵》的制作。開機前,《法蘭西晚報》爆出了“戈達爾已找到下部電影的朋友”的八卦新聞,向來傲嬌的戈達爾為了向卡裏娜解釋,竟手捧50朵玫瑰出現在了卡裏娜的門前。《小兵》在瑞士日內瓦開機,可是拍攝進行的很慢,戈達爾盡力的摒棄現有的拍攝手法,反叛的法蘭西人並不太清楚自己要什麽,卻明確的知道自己不要什麽。有時候,劇組人員已經布好了景,戈達爾發現不是自己想要的,撂下一句“我不拍了”就開始了自己的思索。待他找到感覺時,攝制組已經在一片茫然中等了十個小時。戈達爾喜歡在片場觀察演員,根據演員現實生活中的狀態確定拍攝角度、制作對白。但在對卡裏娜的註視中,戈達爾的目光在丹麥女孩的一瞥一笑間變得柔軟、迷離,卡裏娜的顧盼回應讓兩個人漸漸被情愛俘虜。


                  在瑞士洛桑的一家餐廳、攝制組的一次聚餐上,被情愛誘惑的戈達爾做出了大膽的行為,他從桌子底下敲打安娜的腿,安娜的接過了他的紙條,而卡裏娜當時的男友就在現場。“我愛您,午夜我在日內瓦的和平咖啡館等您。”簡單、直接的言辭近乎粗魯,與冒失、略帶匪氣的遞紙條的行為如出一轍。卡列娜的男友一把奪過紙條,大罵戈達爾,並對女友說:“你不會去的,你不了解他!”卡列娜說:“可我愛他!”表面果敢的卡裏娜,內裏尋覓的也許是從出生開始就缺位的父愛,渴望的是一個威嚴男人的呵護。安娜背叛了男友,奔赴日內瓦咖啡館的約會,投入了戈達爾的懷抱。安娜說,那時空氣裏都是愛情的味道。


                  《小兵》殺青後,戈達爾開車載著卡裏娜從日內瓦返回法國,抵達巴黎後,戈達爾問:“在哪兒下車?”卡裏娜回答:“別讓我下車。這個世界上我只有你了。”對於此刻的卡裏娜來說,戈達爾便是世界、便是一切,這輛車是劃過雪松林抵達時間盡頭的船。兩人住進了一家旅館,白天卻見不到戈達爾的蹤影,在等待日落的時間裏,卡裏娜蜷縮回童年被遺棄的恐慌中,但她還是選擇相信。終於有一天戈達爾以十分堅定的口吻說:“對,應該找一處單元房。”安娜沒讓他說第二遍,他們總算安了個家。


                戈達爾和卡裏娜拍攝《女人就是女人》的工作照戈達爾和卡裏娜拍攝《女人就是女人》的工作照


                  《小兵》之後,兩人合作的第二部作品《女人就是女人》誕生,這部糖果色的電影像是戈達爾寫給卡裏娜的情書,有了卡裏娜的生活也許也像這部電影一樣明快。米色風衣、藍色長裙、紅色毛衣、白色的內衣和水手服,在卡裏娜玲瓏有致的身體上變換、跳躍,戈達爾的愛意從膠片上流了出來,甜膩到惡心人的地步。就在影片的拍攝期間,卡裏娜懷孕了,戈達爾卻陷入到“是否要孩子”的矛盾之中,並將這種困境投射到影片裏。戈達爾最終選擇迎娶卡裏娜,婚後不久安娜卻意外流產了。當戈達爾邁步向前時,命運卻像是跟當初遊移不定的他開了個玩笑,惡意的玩笑。生活還得繼續。


                  1962年,拍完《隨心所欲》後卡裏娜非常生氣,她認為自己被拍得很醜,並責怪戈達爾不該讓她這部片子。兩人的感情出現了裂痕。戈達爾經常不告而別,去買一包煙就可能失蹤三天。也許是在亞平寧半島的海灘,半截煙頭灼痛了知識分子的太陽穴,潮水的回光加劇著戈達爾的無力與暈眩;又或是紐約的街頭,落日點燃了林立的樓宇,映襯在他大理石片般的臉上,深陷孤獨漩渦中的戈達爾才會想起安娜打個電話。而電話那頭的安娜,只能呆坐在窗前看秋天吃掉樹葉、霜花爬滿玻璃。越疏離越清晰,越親近反倒盲目。


                戈達爾和卡裏娜拍攝《隨心所欲》的工作照戈達爾和卡裏娜拍攝《隨心所欲》的工作照


                  戈達爾在日後回憶起這段時光時說道,我跟自己明星妻子的關系,就如同是嫖客和妓女,既如癡如醉,又懷有羞辱感。關於愛情,最大的誤解也許是它能化解孤獨;關於婚姻則是,拆掉界墻彼此信任才會幸福。可孤獨就是孤獨,容不下一個形容詞的偏頗。婚姻更像是從道德上,強制兩人成為抵禦對方孤獨的衛士。“誰此時沒有房子,就不必建造/誰此時孤獨,就永遠孤獨”(裏爾克《秋日》),孤獨才是人的原罪。


                  1964年,卡裏娜接演了法國男演員莫裏斯·榮內特(Maurice Ronet)執導的影片,並與之有了一段戀情。同年的12月,與戈達爾簽下了離婚協議,結束了三年的▓婚姻。接下來的兩年中,戈達爾依舊將一些影片女主角的位置留給了卡裏娜。1966年羅伯特·布列松《驢子巴特薩》上映,戈達爾註意到飾演女主角的安妮·維亞澤姆斯基,維亞澤姆斯基也被戈達爾的才華所吸引,隨後成為他的學生,然後變成妻子。維亞澤姆斯基還出演了戈達爾的《中國姑娘》《周末》,在生活和電影兩條線上取代了卡裏娜。戈達爾與卡裏娜再無交集。


                讓-呂克·戈達爾與安娜·卡裏娜讓-呂克·戈達爾與安娜·卡裏娜


                  離開戈達爾的卡裏娜陸續出現在盧奇諾·維斯康蒂沃爾克·施隆多夫等大導演的作品中,去好萊塢拍了一些電影後,又回巴黎,結婚4次離婚3次。戈達爾在1968年的五月風暴之後,徹底轉入對左派思想的研究,拍攝了大量政治電影,直到1980年才重又回法國拍攝故事片。21年後,在《愛情研究院》的記者會上,當蒼老的戈達爾本想說安娜·卡列尼娜時,“Anna Karina”(安娜·卡裏娜)卻脫口而出。消逝的愛情溶進身體,熟悉如同呼吸又在行走中忘記,時光讓戈達爾的防備與山字形的發際線一起失守,曾經千萬次呼喚過的名字,又在不經意間引起了身體的震顫。


                  上世紀70年代,由於政治上和藝術上的分歧,戈達爾與電影手冊派的導演交惡,雙方陷入到長久的批評、漫罵與攻擊中,但從未聽聞卡裏娜說過戈達爾一句壞話。當有人提及這個問題時,安娜說:“我沒法說他壞話,他是我的老師,我的愛人,我的丈夫,我的皮格馬利翁(塞浦路斯國王),對我來說他是一切,他教給了我一切”。


                  讓-呂克·戈達爾執導,安娜·卡裏娜出演作品:

                  《小兵》

                  《女人就是女人》

                  《隨心所欲》

                  《法外之徒》

                        《阿爾法城》

                        《狂人皮埃羅》

                        《美國制造》


                  作者:W

                  1905電影學院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查看更多】

                《銀幕搭檔情史(一):小津安二郎與原節子似有還無的情愫》

                《銀幕搭檔情史(二):安東尼奧尼與莫妮卡·維蒂,一場無痕情事》

                《銀幕搭檔情史(三):昆汀與瑟曼的曖昧關系》

                《銀幕搭檔情史(四):費裏尼與瑪西娜,命中註定的靈魂伴侶》

                《銀幕搭檔情史(五):波蘭斯基與莎朗·塔特致命的愛情》

                《銀幕搭檔情史(六):伯格曼與麗芙·烏曼,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銀幕搭檔情史(七):田中絹代和溝▓口健二,愛恨糾葛二十載》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