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电子网站

  • <tr id='IOp1sJ'><strong id='IOp1sJ'></strong><small id='IOp1sJ'></small><button id='IOp1sJ'></button><li id='IOp1sJ'><noscript id='IOp1sJ'><big id='IOp1sJ'></big><dt id='IOp1sJ'></dt></noscript></li></tr><ol id='IOp1sJ'><option id='IOp1sJ'><table id='IOp1sJ'><blockquote id='IOp1sJ'><tbody id='IOp1s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Op1sJ'></u><kbd id='IOp1sJ'><kbd id='IOp1sJ'></kbd></kbd>

    <code id='IOp1sJ'><strong id='IOp1sJ'></strong></code>

    <fieldset id='IOp1sJ'></fieldset>
          <span id='IOp1sJ'></span>

              <ins id='IOp1sJ'></ins>
              <acronym id='IOp1sJ'><em id='IOp1sJ'></em><td id='IOp1sJ'><div id='IOp1sJ'></div></td></acronym><address id='IOp1sJ'><big id='IOp1sJ'><big id='IOp1sJ'></big><legend id='IOp1sJ'></legend></big></address>

              <i id='IOp1sJ'><div id='IOp1sJ'><ins id='IOp1sJ'></ins></div></i>
              <i id='IOp1sJ'></i>
            1. <dl id='IOp1sJ'></dl>
              1. <blockquote id='IOp1sJ'><q id='IOp1sJ'><noscript id='IOp1sJ'></noscript><dt id='IOp1s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Op1sJ'><i id='IOp1sJ'></i>

                相關詞條

                北影教授、博士生導師蘇牧解讀《陽光燦爛的日子》

                電影中的幼年時空、少年時空屬於影片的故事層面。幼年時空、少年時空采用彩色膠片拍攝。中年時空屬於影片的象征層面。...

                查看詳細譯文>>
                焦雄屏評《陽光燦爛的日子》—青春烏托邦

                改編自王朔《動物兇猛》的《陽光燦爛的日子》,少了一分原作的文縐縐儒筆調,多了姜文自己的經驗,和完全無法用文字表...

                查看詳細譯文>>
                關於演員的選擇——《陽光燦爛的日▓子》的啟示

                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的演員的選擇和表演是成功的。我這裏談到的成功不是一句客套話,《陽光》中的演員表演一反中國...

                查看詳細譯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澳门皇冠 / 正文

                關於演員的選擇——《陽光燦爛的日子》的啟示

                By 1905電影網2014 . 07 . 01 陽光燦爛的日子選角姜文

                關於演員的選擇——《陽光燦爛的日子》的啟示

                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的演員的選擇和表演是成功的。我這裏談到的成功不是一句客套話,《陽光》中的演員表演一反中國電影普遍存在的演員表演上的做作和裝腔作勢。在這部影片中, 幾乎每個人物皆真實可信, 每個角色都放射光芒。

                  關於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有許多問題可以討論, 這對我們認識電影、對中國電影的發展,意義重大。

                  演員在電影中的作用至關重要。應該說, 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的演員的選擇和表演是成功的。我這裏談到的成功不是一句客套話,《陽光》中的演員表演一反中國電影普遍存在的演員表演上的做作和裝腔作勢。在這部影片中, 幾乎每個人物皆真實可信, 每個角色都放射光芒。


                《陽光燦爛的日子》劇照《陽光燦爛的日子》劇照


                  香港電影節的一位選片人這樣談看電影《陽光》的感受:“姜文執導的處女作完全體現了60 年代中國的精神風貌。自信得近乎狂妄, 攝影機活動大膽流利, 色彩明艷奪目, 欲望的投射理直氣壯,少男少女的身體更是目中無人地散發著青春。”

                  這裏的“少男少女的身體更是目中無人地散發著青春”不僅是對電影《陽光》的感受, 也是對《陽光》演員表演風格的準確概括, 是對《陽光》演員表演的高度贊揚。


                  我個人對電影《陽光》的演員選擇和表演的主要評價如下:

                  根據我們對藝術的理解, 藝術首先是個生命體, 它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就像塑料花、絹花和仙人球、“死不了”的本質不同的道理一樣。仙人球、“死不了”再不好看, 也是有生命的。相反,塑料花、絹花再美, 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花”。


                  我們經常看到的中國電影中的演員表演, 就像五顏六色、鮮艷奪目的塑料花、絹花, 他們外表( 臉蛋、身材、服裝) 雖然“漂亮”, 卻沒有“生命”。而電影《陽光》中的演員, 則是一個個熱血奔湧的鮮活的生命。

                  另外, 電影《陽光》演員的選擇和使用, 為電影工作者提供了許多重要經驗。


                  首先, 確定一個角色, 重要的不是演員的相貌長相, 而是導演要在演員身上找到“感覺”, 要覺得他、她( 演員) 就是“他、她( 角色)”。

                  “我見到我第一個選定的演員以前, 我覺得我以前的工作都是死的, 都是紙上談兵。當我見到第一個我選定的演員, 那還不是夏雨, 是演夏雨小時候的那個, 他叫韓冬, 十歲左右。我見他時, 一下子有了無限的想像力, 而且像是吸了氧一樣, 覺得整個攝制組的血液開始流動, 讓我特別興奮。” ?


                《陽光燦爛的日子》劇組導演姜文與主要演員合影《陽光燦爛的日子》劇組導演姜文與主要演員合影


                  “演米蘭的演員換了幾次, 後來已經定下來了, 我仍然心裏猶豫。突然有一天寧靜來了, 她從前來過一次,我覺得她太甜蜜, 個子又不夠高, 當時就算了。後來,有一天我在飯廳裏吃飯, 我是近視, 沒太看清, 我感覺那個女孩子挺好的, 那是誰呢, 她為什麽在█我們這個飯廳裏吃飯呢, 過去一看, 這不是寧靜嘛。這樣,演米蘭的演員又換成了寧靜, 當時已經開拍了。”

                  其次, 要讓演員真正溶入電影, 融入角色。這就是說, 要讓演員深入了解體會自己扮演的角色,要讓演員找到角色的感覺。這需要嚴肅認真的態度和艱苦細致的工作。


                  “我覺得演員不論演過戲沒演過戲, 必須把這些蘿蔔白菜擱在一個壇子裏腌, 像做泡菜似的, 泡出味兒來。然後拿出來切成絲兒啊, 切成丁兒啊, 炒還是涼拌, 都對味兒。以前我是個演員, 我沒辦法決定大家都得這樣做, 這次我能決定這樣做, 我就把這些演員集中起來。而且確實, 我發現必須有這樣一個‘腌制’過程。

                  那些演員一開始很反感穿軍服, 覺得不好看。耿樂還跟副導演吵了起來。我就跟他做工作, 我說這件衣服比現在你喜歡的所有的名牌都名牌, 這是一個身份的象征, 而且也是你作為一個男孩的勇氣的象征。人家為了這件衣服可以打架, 可以出人命的, 我們現在什麽名牌可以出人命呢。


                  在汽車團, 我們切斷了一切的對外聯系, 要求他▓們天天聽那個時代的歌曲, 看那個時代的報紙。那裏有個遊泳池, 讓他們鍛煉, 還請來雜技團的老師教騎自行車。現在很多孩子習慣‘打的’, 對自行車沒有感覺, 而他們在自行車上可以做各種動作。等他們回來以後; 我發現味兒有了。他們甚至開始下意識地哼那個時代的曲子了。”


                        姜文這種對待演員的工作態度和風格, 在他第二部電影《鬼子來了》中表現得同樣明顯。姜文在一段采訪中這樣談到:“‘腌制’其實就是下生活, 你比如說演一群唐山農民, 那下生活就兩個目的: 一個是熟悉當地的生活習慣, 二是學當地語言。我給每個演員配個語言顧問, 教他們說唐山話,大概有了4 個月時間, 我就把他們扔那兒, 讓他們住老鄉家, 我對演員馬大三相好的姜宏波說,你住這兒, 就給我學餵豬、做飯, 收拾農活, 什麽點█兒起, 什麽點兒睡, 完全按唐山人的意思來。把這些人先扔這兒了, 我就到別地兒拍日本人的戲, 鬼子這組戲拍完了, 剛想松口氣, 人家提醒我了, 哎那山溝裏還一撥人呢! 我這才想, 可不是, 那還一撥人等我起鍋呢。”


                《鬼子來了》劇照《鬼子來了》劇照


                  記者:“對日本人是怎麽個腌法?”

                  姜文:“那我就更不客氣了。這些日本人其實不知道抗戰時他們祖宗那股操蛋勁兒。人來之前,我就跟制片主任說, 咱改改以前的臭毛病, 別又是外賓、外籍演員什麽的, 不是。來了就是幹活的,尤其是日本人。我說我去日本的時候, 提前半個月就給我發個日程表。我就特別納悶, 這半個月能按個來嗎? 結果我到那兒, 從開始到結束, 全按表上的計劃來, 分秒都不差。所以我也算計好了, 等日本人一來, 下了飛機,連問好都免了, 一人發張紙, 半個月日程表, 然後上車、吃飯, 吃完了直接拉劇組去, 跟所有人一樣, 一塊吃, 吃完了睡。第二天早起, 剃頭, 剃完頭都運到兵營去, 上那兒軍訓, 稍息、立正、扛槍什麽的, 什麽都學。我每人發套衣服, 連兜擋布都發給他們, 全照日本鬼子那會兒做的。


                  我得說這日本人是好較勁, 開始軍訓, 教官說, 今兒你們站半個小時,這小隊長──也是我出發前任命的, 二十多日本兵都歸他管──就站出來了, 說我們站1 個小時。就這股勁兒, 你讓他站1 小時, 他就站倆小時。旁邊咱們武警一塊訓練, 喊號子, 他們自個就合計, 咱們得比他們聲大。好,我去看他們, 一聽嗓子全他媽喊破了。還有好幾個瘸了, 一問才知道, 練扛槍上肩, 槍往下放的時候, 槍托往地上一砸, 跺到小腳趾頭上了, 就這麽還練。”?


                  在《陽光燦爛的日子》演員的具體評價上, 夏雨之外, 我認為表演最好的是寧靜, 此外是劉憶苦的扮演者耿樂和於北蓓的扮演者陶虹。或者說: 他們的表演不僅是準確, 而是有光芒。特別是寧靜。

                  有一點毋庸置疑: 無論是夏雨、寧靜、耿樂還是陶虹,《陽光燦爛的日子》是他們表演生涯中最優秀的作品。一個有趣的現象是, 這些演員之後的表演, 與《陽光燦爛的日子》相距甚大。我們不禁感慨: 同樣一個演員, 在不同導演的作品中會有如此大的反差。這裏有導演的原因, 也有演員自己的原因。


                導演姜文(左)與夏雨(右)導演姜文(左)與夏雨(右)


                  不知該怎樣表述我的心情: 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成就了夏雨、寧靜、耿樂和陶虹。同時, 《陽光燦爛的日子》也是他們在表演藝術上終生不可超越的作品。

                  最後關於演員的問題是, 要有嚴肅公平的態度, 一切必須從影片大局出發, 必要的時候要能夠忍痛割愛。

                 

                  《陽光》劇本中有三個馬小軍。幼年馬小軍, 少年馬小軍, 中年馬小軍。其中, 中年馬小軍角色的分量不輕。而中年馬小軍的扮演者恰恰是主宰著演員生殺大權的影片導演──姜文本人。

                  但是, 在影片後期剪輯的時候, 當姜文覺得自己扮演的中年馬小軍的表演有問題的時候, 他毅然決然地砍掉了自己絕大部分的戲。


                  原劇本很長, 就是說有了三個馬小軍, 最後影片剪出來有4 個多小時。我覺得我演得並不好,一拍到現實, 90 年代, 感覺就不好, 拍哪兒哪兒不對, 所以最後我的戲差不多都剪掉了。?

                  這裏我們且不評論作為公認的中國電影影帝的姜文在片中“中年馬小軍”的表演是否“有問題”。值得我們註意的是, 姜文對待電影嚴肅認真、一絲不茍的態度。我們很難想像在中國或者世界的其他地方, 還有一位導演( 演員) 會這樣殘酷、公正地對待自己。


                  文/蘇牧

                對本文章有疑問,或者想提出意見。請聯系我們
                相關詞條
                收起